只用23分鐘就被洗腦?!到底用了什麼「話術」?重看日劇〈23分鐘的奇蹟〉

原本是美國短篇小說的〈23分鐘的奇蹟〉
原本是美國短篇小說的〈23分鐘的奇蹟〉
分享

「要操縱孩子們純真的心,是多麼的容易。不僅是小孩,不管什麼人到了某些情況下,也會很容易任人擺佈。如果遇到惡意操縱人心裡的人…那大家要小心了。」

——《世界奇妙物語》主持人Tamori(森田一義)

八年前,因為「國民教育」,令到1991年的短篇日劇〈23分鐘的奇蹟〉廣為香港人熟悉;八年過後,香港的情況變得更惡劣,此時回望〈23分鐘的奇蹟〉,卻發現被洗腦的對象可不一定是「孩子」。

〈23分鐘的奇蹟〉(23分間の奇跡)原著是美國James Clavell於1963年發表的短篇小說The Children’s story…(but not just for children),1991年《世界奇妙物語》劇組改編成單元故事,講述一個架空的時代,日本被一個剛上場的極權政體執政,國家撤換了原本的教師,換上一個青春可人,笑面盈盈的熱情女教師。她只用了 23 分鐘,就把一班原本相信「平等、自由、和平」的學生,變成一班撕掉舊教科書,穿制服的紅衛兵。

笑容可掬的女老師,利用語言話術改變學生的思想信仰。
笑容可掬的女老師,利用語言話術改變學生的思想信仰。
分享

要留意女教師使用了什麼「話術」——

用三日時間把學生的個人信息背熟,一副「很熟悉你」「你很重要」「為你好」的模樣,輕易地把普世價值重新定義,再加上似是而非的邏輯,恍神之間就把你支持的信念偷天換日。到最後,所謂「公平」與「自由」,原來是不用思考地穿上同一件制服,又或者不需要主見跟隨別人就好,大家興高采烈地撕掉舊課本、穿上新製服,這樣的變化原來只是電光火石之間。

當年曾經看過的人,自然覺得寒意從背後襲來,擔心我們的下一代被輕易洗腦,故此不少人企圖守著立場,反對「國民教育」;現在重看,卻發現了最大的荒謬:被洗腦的竟然不是小孩!由「反送中運動」展開的抗爭至今,能夠清晰地表達立場的,幾乎都是二十出頭的「孩子」!(不過「先戴頭盔」,就算到今時今日,仍然看到只享受吃喝玩樂「政治與我何干」的年輕人。)

反而口出狂言,「年輕人憑什麼摧毀我的收成」「香港人的母語並非廣東話而是普通話」「香港從來都沒有三權分立」…令人側目的言論,通通來自接受過高等(外國)教育的成年人!甚至還有老一輩指責年輕人「迷戀虛擬幻想的殖民時代」「當年根本沒有你們想像中美好」「你們應該要接受新時代祖國的強大」…

彷彿〈23分鐘的奇蹟〉當中被老師洗腦成功的,是需要「被再教育」的成年人,而不是眼前的那群「無知」小孩。是成年人太早接受新一套的價值觀,成為了既得利益者,深怕小孩沒有像自己一樣輕易被移形換影,故此想先下手為強嗎?相信「新時代新領導」的人,究竟是相信怎樣的一套價值觀?這八年來的香港人,究竟誰被洗腦成功,誰堅持反抗呢?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