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重看《大隻佬》 再思考香港當今局面

《大隻佬》劇照
《大隻佬》劇照
分享

香港當下發生的事,很多人如夢初醒般問「為什麼搞成這樣?」,有人問香港人「前世做錯咗咩事?」「前世欠咗邊個?」,很想追究今日香港局面的「因」,為什麼會帶來這樣的「果」。

既然講到「因果論」,自然會想起一部老港片《大隻佬》,究竟現在的局面,是否身為香港人的「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雖然當年就已經很愛《大隻佬》,但此時此刻重溫,卻有另一番感受,更發現自己原來當年未真正看懂《大隻佬》。

《大隻佬》因果很公道

誕生於2003年SARS肆虐香港的《大隻佬》,巧合地就是講述「因果」的故事——

了因和尚(劉德華)的青梅竹馬好友小翠被逃犯孫果打死,上山追兇時因情緒激動打死了一隻鳥,瘋狂後冷靜下來的了因,在樹下靜坐七日七夜後看到「因果」,於是脫下僧袍還俗。後來了因偶遇女警李鳳儀(張柏芝),從她身上看到日本兵殺人而斷言她將會慘死,卻又被她的善良打動而出手救她兩次,可是他發現無論怎樣救,始終改變不了李難逃一死的命運,反而令李選擇在死前做了自己認為最有價值的事--尋找孫果的下落。最後因為李的死,讓了因真正地覺悟「因果」,並重新穿上僧袍。

電影中最重要的對白,不只是宣傳的「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而是很多人聽到不知所然的「李鳳儀唔係日本兵,但係日本兵殺咗人,李鳳儀就要死」!不少人將「因果」直接理解為「前世今生」,有特定對象行惡就會有惡報,可是這樣出現另一種詭辯:本來今生沒有帶前世的記憶,為什麼要今生背負前世的惡業?

《大隻佬》了因救了李鳳儀兩次,但並不是了因幫她,而是她的善良救了自己,這樣亦是因果法則。
《大隻佬》了因救了李鳳儀兩次,但並不是了因幫她,而是她的善良救了自己,這樣亦是因果法則。
分享

佛家的緣起法告訴我們,世間的一切現象都不是獨立存在,而是由種種按照一定關係的因緣和合而成,當中的關係就如一個錯綜複雜的網絡,跨越時空,把有情和無情交織在一起,彼此既相生相待又互相制約,形成一個統一而又多樣的世界。

所謂的昨日因、今日果;今日因、明日果,並非從個人角度出發,而是屬於整個大環境的一部份,不可能獨善其身。而佛家講求的,亦不是執著於「誰製造某個因」,追究「誰是誰非」「一人做事一人當」,而是著眼於「接受當下的果」。

《世紀之戰》唯有業隨身

當年看《大隻佬》對「因果」似懂非懂,後來看到有影評指出如果有看老港劇《世紀之戰》,就會明白當中的關係。今年終於有機會看到了,除了劉德華與鄭少秋一樣需要面對跟「心魔」的對戰之外,當中有關「因果」的論述果然是一脈相承。

《大隻佬》有一幕是主角盛怒下殺紅了眼的驚醒。
《大隻佬》有一幕是主角盛怒下殺紅了眼的驚醒。
分享
《世紀之戰》也有,連構圖都像,果然是前傳?
《世紀之戰》也有,連構圖都像,果然是前傳?
分享

2000年亞視的《世紀之戰》其實是1992年無綫《大時代》的「非官方續集」,身為幕後大腦的韋家輝,推翻經典的《大時代》不少設定,當中最受爭議,就是丁野(即丁蟹/鄭少秋)「由奸變忠」的人設,而當中竟然涉及「因果」?

《世紀之戰》的丁野經歷極為神化,但直到跟方新俠(即方展博/劉青雲)生死相搏的時候,才忽然覺醒眼前人原是他珍惜的孩童,這一剎那令他回望半生罪孽,飽受良心責備而每天活受罪,甚至企圖做「好事」而彌補過錯。然而「變好」之後的丁野並未得到「善報」——親孫被生葬、糾纏半生的「仇人」方新俠才是親兒,就算自挖雙目,到頭來還是被殺?

如果說《大時代》是「因」,《世紀之戰》是「果」,那麼再匪夷所思的情節都順利成章,畢竟丁野(蟹)當日迫死方家、淫人妻女是「因」,所以今日就算他覺悟「變成好人」亦不代表可以忘記「因」。而丁野覺悟後亦不是追問「我明明變好了,為什麼還是要這樣逼迫我?!」而是選擇種當下的「因」,例如阻止一樣想殺死自己義子義女的賽斯,最後才因而被殺,死之前帶著微笑,亦成功阻止幾十條生命喪生,這樣就是「活在當下」。

就如《大隻佬》了因最後在山上經歷心魔大戰後,選擇放生孫果,因為與其繼續執著「因」,不如好好地種當下的「果」。

最後了因能夠擁抱孫果,一方面他不想把仇恨延續下去,另一方面亦是為自己積福。
最後了因能夠擁抱孫果,一方面他不想把仇恨延續下去,另一方面亦是為自己積福。
分享

香港的因果業報

回到文首,質問香港人「前世做錯咗咩事?」「前世欠咗邊個?」,追究無限警暴濫捕、無數無名屍首,政府死不認錯道歉…這些現象究竟是「因」還是「果」?我們的確未必分得清,但趁機會審視當中某些吊詭的關係,或者能夠讓我們更願意接受這種「因果」。

現在我們起勁地討論「離地」高官「與民為敵」的行為,但沒有想過究竟是「誰」把他們拱上今時今日的地位?搞不好也是我們,因為這些「年年考第一」、「神童」的高官們,曾經是7、8、90後成功榜樣。試問讀書的時候誰沒有被要求過「年年考第一」、「智商越高越好」?

生活於「求學就是求分數」的價值觀底下,他們相信只要遵守遊戲規則就能夠成功,現有的成就全靠「自己」本身的努力得來,忽視香港獨特的制度及營商環境的成因,亦未必看得清世界各國的博弈攻防。因為只著重眼前自身利益,所以當世界各國關係一震動,破壞了他們的「收成期」,就會手足無措,外語能力再好,也掩飾不了他們驚惶失措的事實。

正如有人說,如果沒有「反送中」,透過各式各樣的軟性文化侵略(包括小米、抖音、喜茶、陸劇、電視節目、偶像等等),沉迷於大灣區一日生活圈的香港人,不可能有今時今日的覺醒,也許現在無名被捕或失蹤的「黑衣人」,有不少可能在半年前仍然沉迷於排隊買喜茶,以追看「XX好聲音」自豪呢?

我們不知道現在所受的苦,是自己何時何地所種的業?往日不可追,不如著力改變當下,專心去種自己的「因」,就算有生之年未必等到期待的果報,也要相信做過的一切,始終要由當事人承受。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