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久天長》那些說不出口的無奈與遺憾

八十年代的中國,正從文革的十年浩劫裡,逐漸走向現代化的經濟改革,耀軍(王景春 飾)和麗雲(詠梅 飾)與英明(徐程 飾)和海燕(艾麗婭 飾)這兩對感情深厚的夫妻,與一幫好友共同在機械工廠裡工作,患難與共地經歷許多人生難關,直到一場意外的發生,讓這段友誼萌生隔閡而漸行漸遠。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時間已經停止了,剩下的就是慢慢變老。」

承受不住內心的痛與苦,耀軍與麗雲決定離開北京這塊傷心地,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南方小漁村,過著隱姓埋名的低調生活,只是生活的種種磨難,依然不斷地試煉著他們,過往的傷痛回憶,就像癒合不了的傷口,在他們心中持續地淌血,活著彷彿只是為了變老,生命早已受困在意外發生時的悲苦情緒裡,始終不曾真正離開過。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都這樣了,我們還有什麼不可以面對的?」

轉眼間,三十年就這樣過去,瀕臨病危而來日不多的海燕,決定要勇敢地面對扛了多年的罪惡感,邀請多年不見的耀軍與麗雲回到老家,只是故鄉裡的人情依舊,但景物早已面目全非,面對這深埋在記憶裡,始終未曾說出口的秘密,這對夫妻是否能夠放下心中苦痛,釋懷糾結在彼此心中多年的心結??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地久天長》藉由六位好朋友之間的深厚友誼,再衍生到兩個家庭背後的傷心故事,刻劃出橫跨三十年的歷史背景,也間接批判近代中國一胎化、嚴打西化、下崗改革等爭議政策,訴說著小人物在時代悲劇裡,被無情碾壓的不勝唏噓。

雖然沒有人是故意的迫於無奈,但這兩家人的患難之情,也隨著命運的生離死別而分崩離析,只留下海燕與浩浩帶著滿身的罪惡,緊握著內疚與自責的苟活度日。

或許結局時,海燕終於放下重擔而說出口的那句「我們有錢了,可以生了」,以及耀軍夫婦盡釋前嫌的對著浩浩「說出來就好了」,代表著糾纏這兩家多年的贖罪與寬恕,只是那早已逝去的歲月與幸福,卻是說什麼也回不了頭的感慨萬千。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面對喪子之痛的椎心刺骨,讓我想起了《海邊的曼徹斯特》的心碎了無痕,在《地久天長》裡,同樣不見狂灑狗血的煽情橋段,只有貼近人生的真實情感,哀莫大於心死的傷心悲痛,都讓他們無法繼續默然承受的滿是遺憾,最終不得不選擇遠走他鄉的逃避一切。

儘管命運弄人的坎坷遭遇,不斷考驗著耀軍與麗雲這對夫妻,然而不管日子再難再苦,他們依然勇敢堅強的攜手度過,這挺著無力、壓抑傷感的真情演出,讓王景春和詠梅同時拿下2019年柏林影展的影帝影后,絕對是實至名歸的毫無懸念。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導演王小帥以打破時間軸的先後排序,過往回憶與現在時空的交替並行,來回跳躍式的敘事鋪陳,緩緩注入低調沉穩的內斂情感,透過充滿情緒的細膩鏡頭,多次將角色間的心境轉折,巧妙地赤裸呈現,像是耀軍要求茉莉(齊溪 飾)將小孩拿掉的那場戲,背對鏡頭的耀軍、面對鏡頭的茉莉,彷彿在呼應著男方的避而不見,以及女方的無所畏懼;亦或是做了錯事返家之後的耀軍,身處陰影的自知理虧,與麗雲在光線下的坦蕩磊落,形成強烈的對比。

儘管《地久天長》片長超過三個小時,但就在王小帥感性動人的說故事功力之下,讓人徹底沉浸在劇中情境的引人入勝,絲毫不覺枯燥乏味的沉悶冗長。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尤其是當耀軍抱著星星,在陰暗的隧道裡狂奔,轟然而過的呼嘯列車,那焦慮急促的呼吸聲,如同朝向生命的無常,發出痛徹心扉的無聲吶喊,原來,失去的痛與想念的愁,是放不下的地久;父母對於子女的愛,是道不盡的天長;然而比地久天長還長的,是那些說不出口的無奈與遺憾。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分享

《地久天長》觀影重點:

1.用鏡頭說故事的王小帥。

2.同時拿下柏林影展影帝后的王景春和詠梅。

3.哀莫大於心死的傷心悲痛,貼近人生的真實情感。

FaceBook粉絲專頁: No Movie No Life

instagram: Cheng_A_Shun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