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危險駕駛》重點不是對錯,而是怎麼處理好

《超危險駕駛》是一部方向蠻特別的電影,要說它真的有什麼故事嗎?其實比較像是一個事件,片中角色的故事更像是一些緣由的背景資訊,全片的重點就是惹毛了一個非常可怕的人而已。可是說它只是在追殺,又不只如此,看完電影之後會覺得能思考的東西還不少,或許表面看起來是追殺,可是造成追殺的背後有很多影響因子是可以探討的。

《超危險駕駛》開頭花了一些時間描述一個家庭,讓觀眾認識幾位成員,知道他們家庭在面臨的狀況,並提供一些後來都會用到的資訊,雖然步調是慢了一些,但內容都算是…有用途,所以就先耐心看著吧。

不用很久,就開始「惹到不該惹的人」然後進入騷擾階段了。前面給的資訊,在後面都是用來製造威脅感的元素,《超危險駕駛》並不只是一個很兇殘的人在路上開車追著你跑而已,這個傢伙也是有大腦,懂得用一些方式來逼迫你、打擊你的。

超危險駕駛」將於7月29日搶先全球在台上映。圖/車庫提供
超危險駕駛」將於7月29日搶先全球在台上映。圖/車庫提供
分享

整個過程算是壓力蠻大的,因為羅素克洛〔Russel Crowe〕超會演,又把自己增肥到大隻得嚇人,整個壓迫感很強,眼神帶著極度的不穩定和狠勁,內心很複雜的心情和火氣…這個抽象的東西他都能演出來,傳達給觀眾,所以他算是這部片子中的最大賣點。

不過真的要說娛樂片的話,《超危險駕駛》並不吃香,它並沒有一般娛樂片的故事,看驚悚的成份會高些,但要說真的嚇死人…也不至於,比它更血腥、更殘酷、更摒息的片子都還是有,所以單單看驚悚面是還好。

如果是會多思考一些的觀眾,反而能看到比較特別的特色在電影從許多小地方傳達的社會現象。很多人其實有不少壓抑在內心,稻草一根一根堆起來,開車又是常見的交通方式,道路上難免會遇到一些「不爽」(有在開車、騎車,甚至當行人的觀眾應該都會遇到一些別人擋路、亂開、不長眼睛等等影響到你的行為),很容易怒火就轉移爆發出來。不見得一定在開車上,但開車確實很容易動怒。但問題並不只是在交通,比如片中的角色,處在很低潮的狀態,離婚、失去工作、沒領到補助、被人看貶等等,承受很大的負能量,這樣的人並不少,當他們被壓到一個程度,會不會成為未爆彈?這真的很難說。

另外片中還從女主角的角度呈現出另一個常見的狀況,叫做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或許別人的確有錯,但我們自己是否也有能做得好一點的地方?通常我們不會去反省這個,而是先怪別人,很多小衝突就是這麼來的。(我前一天才遇到一個阿伯進電梯時被門夾了一下,一進去就大罵一個要去按電梯的女子,怪她要夾他,但她說她是要搶著去按開,沒有人要故意夾他的,可是被夾到不爽的阿伯立即的反應就是怪別人錯、罵別人。)

重點是,我們這麼做的時候或許也是發洩一下自己的情緒,但把情緒傳遞給別人真的是好方法嗎?一般人或許吵吵或忍忍就過了,哪天真的遇到難搞的人會如何?不要鐵齒,就是有可能遇到惹不起的人。說以和為貴或許太高難度了些,但我們是否能先試著緩一下情緒,考量一下自己的發洩方式是否有尊重到對方,就算對方錯得很明顯,也留個下台階,把對方貶到一文不值並不會讓事情變好,對方只會更不爽,更情緒,更不對事,「逼」通常不會有很好的結果。

《超危險駕駛》算是個很極端的例子,卻也可以讓我們藉機反思一下我們在生活中與人互動的方式,可以說我們運氣好,沒有遇到很邊緣的例子,對方都會讓或是就算了,可是那並不表示我們的行為就是對的,在沒發生大事之前,我們可能覺得無所謂,甚至覺得理所當然。跳開來想一下,真的是這樣嗎?

爭對錯是不是那麼重要?就算要爭一定得要硬碰硬嗎?有時先處理人的情緒再來處理事情反而會容易些。有堅持很好,但有時有彈性反而更能成事。我倒覺得可以把《超危險駕駛》當作一個很好的提醒,很激烈的震撼教育,提醒我們,別人不了解我們的狀況,相對的,我們亦不了解別人的狀況,磨擦常常是在不理解中產生,我們無法控制別人,至少自己是否能做些什麼,有沒有更好的處理方式,減少星星之火燎原的機會?別忘了,有時受反撲傷害的不只是你,你身邊的人可能也會因為你的行為而付出代價。

喜歡看驚悚壓迫的觀眾可以看《超危險駕駛》,應該算還可以(因為我個人不愛被壓迫所以很難評斷),不特別喜歡的觀眾,若喜歡思考待人處事的方式,這部片子倒是提供了一些討論空間。

《超危險駕駛》中文海報,7月29日上映。
《超危險駕駛》中文海報,7月29日上映。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