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大於法的法庭戲《翻供》推翻律師生涯對於「正義」的定義

繼去年《證人》自閉症患者擔任破案關鍵者的故事之後,今年又有一部相似主題、一樣是韓國電影的《翻供》上映,劇情說的是為失智症母親翻案的真實事件改編電影。

電影開場戲是一段長鏡頭(一鏡到底)的拍攝,鏡頭輪流帶到每個配角身上,並揭開了案件的序幕。拍攝手法十分有勇氣,雖然鏡頭軌跡並不俐落,有時大幅度的急搖鏡頭甚至會有視覺上的不適,對於劇情來說也沒有交代角色定位的作用,整段其實沒有拍的很優秀。

不過這一段不是很成功的嘗試倒是讓我開場就醒了腦,開始期待後面故事的發展是否也是如此有勇氣。

事實證明,是有的。

片名的原文是「清白」,但我覺得台灣的片名「翻供」特別好,兩個字就串起了所有重要角色在整部片中所經歷的過程,同時符合律師這個職業的形象用詞,以及主角對工作的信念轉變,並在觀眾心裡下了個定錨,帶點誤導作用,讓結局的安排遠比片名的表面意義來的深奧。

分享

(以下有雷)

主角貞仁在初登場時以打贏一場官司做為工作能力的證明,但當事務所正想引介下一個案子給他時,他重申了對律師這份工作的正義感是駕凌於金錢之上的,對於一個王牌律師來說,和錢過不去可是一個令人跌破眼鏡的宣誓。這時在電視上看到母親的案件,他馬上一頭栽進調查,除了是正義感使然,更是親情的召喚。

當他調查到最後發現事實之後,開場的宣誓變成了讓他掙扎許久的兩難:究竟何謂「正義」?而他的決定成了這部電影最重要的「翻供」,不僅推翻了案件的發展,也推翻自己的律師生涯中對於「正義」的定義。

而另一個「翻供」,是這部片對於情感面所設下的結。從小因為家暴以及受到不平等待遇的貞仁,憤而決定離開家,並且再也沒回去。

之後隨著母親的案件調查,與其說是回鄉尋找真相,更不如說是被迫沿著過去的足跡尋找救贖,這調查過程中不斷的試圖和母親對話,到最後母親的自白,以及一句遲來的道歉,才漸漸解開貞仁心中的結,讓他不止翻供了案件,也翻供了自己一直以來放不下的逃家過往,以及對於母親在殘忍的父權之下也沒有站在他這邊的不諒解。

分享

然而其他角色也是一樣,在案件中翻供了自己的人生。被片名誤導後,在觀眾心中原本是清白的母親,最後翻了供;原本以為是掏金潮受害者的繼父,最後卻是因為不清白而死;那張寫著「永遠的好朋友」的照片,市長成了裡頭的翻供者,最後也被翻了供。

所以才說這個片名取的真好,兩個字就涵蓋了整部電影的大意。

除了一開始提到的開場戲拍的不是很順之外,以一部打官司為主軸的電影來說,法庭戲一直都是負責電影高潮的重要角色,而《翻供》有點可惜的是法庭的部分總是太順利,通常激烈的法庭都要不斷的抗議和駁回,但這部片的法官存在感超低,一場法庭中也只是單邊在論證,沒有雙方的激辯,可能是因為在調查時就已經把真相都演完了,才導致法庭戲的張力不夠。

不過親情戲的強烈補足了法庭戲的薄弱,當你面對自己的親人因為失智而認不得你的時候,光是想像就是很悲傷的劇情,再加上申惠善和裴宗玉的演技加成,是很難不被感動到的。

《翻供》(2020) [7/10]

分享

原文>>>https://bit.ly/2D0PmWZ

IG>>>https://www.instagram.com/allenmovienote/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