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就不是我們的時代,林黛嫚《推浪的人》永遠來不及趕上

今日在草根讀了林黛嫚的《推浪的人》,(台灣木蘭出版),頗有感觸。

作者在《中央日報》做了二十年藝文副刊編輯,所以書裡談的多都是副刊和編輯的事。我覺得這種書很好,做文化事業,應該要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就像我們從前在醫學院,常聽老醫生說些從前的事那樣。

我人生第一次在報章發表文章,是在台灣,那時還在唸小學,投了篇〈六十年後的新年〉,發表在《國語日報》。那個年代有文章見報好像是一件很光宗耀祖的事情,父母會去買報紙小心翼翼地收好保存。

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杜建重攝影
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杜建重攝影
分享

或許是因為那次偶然誤會了自己天生是個文豪之類的,有點像是《Money Ball》裡的 Billy Bean,好像每個人都和你說你能寫,就參加了文學獎,也編過刊物。結果就看著所謂的文壇秩序,隨著大時代的推進慢慢地剝落,只能追憶過去榮光,那從來就不是我們的時代,永遠來不及趕上。

從前主編是高高在上,現在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版面,到處是一堆小編,粉絲頁的流量往往比紙媒還高。

台灣大環境再差還有幾份副刊,幾本文學刊物,有文學獎,有文藝營,馬來西亞有重要歷史的《南洋商報》副刊收掉,政客和華團也不在意,一聲不吭,反倒是對鳳凰衛視在馬停播比較有感。

十多年前曾經坐在台大的階梯上和同輩聊文學,假裝自己是費茲傑羅,遇到海明威,聽他說寫了一本叫《老人與海》的書,很無聊,可以直接翻到最後一頁。年輕時見到某個知名作家還會難掩心中的興奮,年紀大了也就平常心了。

現在的年輕人,應該也很少會有看到作家本人會興奮的那種心情了吧,可能比較在意某 Youtuber 之類的。

所以每次遇到有年輕人像粉絲一樣拿書給我簽名和合照時,心裡都替社會感到開心,覺得還有一點希望。

延伸閱讀:林黛嫚《推浪的人》

可能很無聊,直接翻到最後一頁書單:海明威《老人與海》與好友 費茲傑羅《大亨小傳》

聽說很無聊不重要的參考「最好的朋友、最強的對手──午夜巴黎計畫」

林黛嫚的《推浪的人》
林黛嫚的《推浪的人》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