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背叛與欺騙出發《紅色情深》從論證「博愛」存在

波蘭電影大師奇士勞斯基的《藍白紅三部曲》在此次疫情衝擊下的新片荒而重新上映。

原本想依照藍、白、紅的順序來開啟這次三部曲的複習計畫,然而因為討厭假日時人多的戲院、也不喜歡在精神不濟的夜晚看電影,諸如此類的龜毛習性,讓第三部曲《紅色》成了這次先行進場複習的對象。

藍白紅,不管你從哪一個顏色開始看,都是一樣好看。因為每部電影各有各自不同的探討主題,像紅色,談的是人類的「博愛」精神。然而,當你把三個顏色放在一起看時,便可以清晰地看見,奇士勞斯基談得其實是一個更加宏大的、難以一眼窺視的「命運」。

大螢幕上看《紅色》的開場,會叫人驚訝。你將看見奇士勞斯基是怎麼利用短短的三場戲,建立起女主角瓦倫蒂娜的生命力。

你看她在電話裡對男友的情話綿綿、你看她在咖啡廳裡與店員的熱絡互動、你看她在舞蹈課裡的大汗淋漓、你再看她仰頭大口喝水時的飢渴張狂,那全是出自於她對於生命的「還不夠、還不夠」的癡迷狂愛。

電影《紅色情深》劇照|瓦倫蒂娜
電影《紅色情深》劇照|瓦倫蒂娜
分享

然而,當鏡頭帶領著瓦倫蒂娜,進入到靠著竊聽鄰居電話,來維持著自我存在價值的退休老法官約瑟夫的家門後,生命便迅速枯萎、轉眼黯淡。

瓦倫蒂娜這才意識到,原來這世界上也有如此絕望而卑劣的生命。看盡人性黑暗的老法官不要愛犬、不要錢財,甚至連「呼吸」也可以放棄。

電影《紅色情深》劇照|約瑟夫
電影《紅色情深》劇照|約瑟夫
分享

奇士勞斯基在《紅色》中,以「背叛」與「欺騙」出發,從反面去論證「博愛」的存在。

也許是因為《紅色》做為三部曲的壓卷之作,片尾最後一場用新聞報導來呈現的戲,讓人對「命運」的選擇與安排感到不寒而慄。

奇妙的是,電影殿堂裡的這些大師,都有著他們各自相當篤定的「信仰」。奇士勞斯基的電影,反覆呈現著「人類」總是被一種自己所看不見的力量給牽引著、給擺弄著,人們姑且稱之為「上帝」。

也許就是為了要呈現出這種更高層次的存在,創作者也必須使出渾身解術,把自己的視角、哲學思考、表現手法都上升到一個非常高維度的層次,去解釋命運的各種安排與巧合。

觀眾能在電影的每一處細節裡,看見奇士勞斯基如何巧妙地操作鏡頭運動與聲音設計、如何在對的時間製造光影與風雨、讓每次的錯過與相遇都成為劇中角色們沒有察覺之下的奇蹟。

奇士勞斯基|藍白紅三部曲|電影海報
奇士勞斯基|藍白紅三部曲|電影海報
分享

你可以說,奇士勞斯基就是他電影裡的上帝,全知全能,而且還是最High level的那種。我們這些平凡庸俗的觀眾是何其有幸,可以藉由他的眼睛,窺見上帝的風景。

《紅色情深》|法語|1994|克里斯多夫·奇士勞斯基

電影《紅色情深》海報
電影《紅色情深》海報
分享

∝追蹤臉書,筆記即時看:https://www.facebook.com/bruce.lin.7923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