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宴已散,我心依舊」校園文學獎的重要性

起床後我快速穿上西裝,騎車到中央大學,這天是國立中央大學金筆獎決審會議,邀請白靈、蕭蕭、徐珮芬、盧美杏、宇文正、徐國能、林黛嫚、王聰威、郝譽翔等九位作家蒞臨。自去年接下執行長後,近一年的期間需要籌備的事情不少,又因疫情影響,我得快速下決策:三十九屆第一次以直播形式代替。決策需要快速,不能猶豫不決,事前也都經過縝密的思考、沙盤推演。

中央大學金筆獎決審會議,邀請徐珮芬、蕭蕭、白靈等作家蒞校
中央大學金筆獎決審會議,邀請徐珮芬、蕭蕭、白靈等作家蒞校
分享

中央大學金筆獎歷史悠久,雖然中央大學理工科系居多,但在偌大校園中文學獎的建置,能開闢一個空間,讓有心創作的學生得以抒發己志,也是難得。歷年投稿件數不一,今年因應疫情少了實體宣傳,改以網路宣傳的方式代替,反而使這屆投稿件數增加不少,實為一大振奮。

坐在主持人的位置上,見到許多前輩作家精準的點評入圍的作品,身為一位創作者,在旁振筆疾書,只盼能汲取這些寶貴的養分。

身為執行長得瞻前顧後,也仰賴公關組、稿件組、美宣組三位組長以及團隊的副執行長,大家一起攜手打拚,領導大一的學弟妹發揮所長,為文學盡心力,在服務文學的過程中學習,格外有意義。傍晚結束所有場次的評審會議,一一送評審們離開學校,回到休息室已經有些精神渙散,回程時心中滿是感動,遲遲無法退去。

談及校園文學獎的重要性,近年來各大專院校都有校園文學獎的設置,立意良善,但校方是否有真心投入資源、心力去輔助文學獎,這就很難說。許多作家都是由校園文學獎先得獎、磨練創作的技巧、吸收評審老師的建議再加以辯證,而後產生自己的創作,這樣的校園文學獎投稿件數較之外頭有名的文學獎少了不少,卻偶有佳作出現。

站在鼓勵性質,給予微薄的獎金,獎項也是給我們這些學生持續創作的動力。

主持金筆獎決審會議

以中央大學金筆獎為例,還能邀請各組作家蒞臨校園,給予學生最直接的評析、回饋,這是非常難得的事情。我認為校園文學獎的傳承有其重要性,不光只是形式上的支持,而是投入資源、接納學生的創意觀點,讓團隊在過程中學習,這種實務經驗對學生而言是格外重要的。

我也認為,校園文學獎不一定能養育好的作者(太多因素),但也許能培育服務文學的推廣者,這對文學發展也是必要的。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石黑一雄曾說過「我們必須繼續努力,盡我所能,因為我仍然相信,文學是重要的,而且在眼前的困難時刻,尤其如此」我也確信,文學是重要的。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