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坂本龍一是首詩;細野晴臣就是篇散文

電影配樂大師坂本龍一,就現代人對於他的印象來說,怎麼樣也不會覺得他會組一支迷幻浩室與電子合成樂團YMO(Yellow Magic Orchestra),這支樂團在1980年晚期至1990年初期,屬於非常前衛的電子曲風,風靡了全世界,到處巡迴表演,在亞洲地區可算是電音樂團的鼻祖。

當時YMO樂團由三人組成,坂本龍一負責電子琴的部分、細野晴臣負責電貝斯和合成器、高橋幸宏負責爵士鼓和主唱。這段美好的YMO樂團回憶,不管是在坂本龍一的紀錄片《坂本龍一:終章》或是細野晴臣的紀錄片《搖滾師匠:細野晴臣》都曾提及過。

YMO多年後合體拍攝Pocky廣告@YMO Facebook封面
YMO多年後合體拍攝Pocky廣告@YMO Facebook封面
分享

坂本龍一大師早已是家喻戶曉的人物,他對於環境與生命的關注,總是用音樂作為媒介。

2011年311大地震後,為了撫慰當地的災民,辦了一場音樂會,當《俘虜》的主題曲響起時,不少災民黯然落淚,我們承受到大自然的反撲,我們都成為了地球的俘虜。接著2014年被確診罹患咽喉癌,他對於生命更加地珍惜對於創作更加渴望,患病的期間,仍與墨西哥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合作《神鬼獵人》的配樂。

《坂本龍一:終章》海報@Yahoo!電影
《坂本龍一:終章》海報@Yahoo!電影
分享

在《坂本龍一:終章》中,我們看見了坂本龍一,不管年輕的時候展現過人體力,一周譜下四十多首的曲目,或是在罹癌期間不顧病痛與知名導演的合作,都可以看見,大師對於創作的慾望。坂本龍一讓人景仰,就像是一首詩,為人所傳頌,在每一部電影裡,除了原本的樂器並收錄了許多大自然的聲音做混音,樂器本是從大自然的各種元素所組成。

他不疾不徐地找尋適合畫面的靈魂,與觀影的每個人做心靈上的溝通。

坂本龍一發掘各種聲音,對於音樂創作的渴望@Yahoo!電影
坂本龍一發掘各種聲音,對於音樂創作的渴望@Yahoo!電影
分享

而細野晴臣也是一位大師,被稱為民謠搖滾的大師,但是細野先生個性自由奔放,溫柔的性格,比較起坂本龍一相對的較為平易近人,在《搖滾師匠:細野晴臣》中,他描述自己的時候,總會談到一些奇葩外顯形象,例如自創了「火星漫步」的走路姿勢,或是上台前的彈跳熱身,細野先生總是有一股親和力,讓晚輩視他為活歷史,從他身上學習淡泊的做人處世與音樂上的能量,讓人一點距離感也沒有,如同一篇淺顯易讀的散文。

《搖滾師匠:細野晴臣》海報@Yahoo!電影
《搖滾師匠:細野晴臣》海報@Yahoo!電影
分享

細野晴臣出生在戰後的自由創作年代,所以在他人生中的每一段時期,都有著各式各樣的創作與曲風,年輕的時候留著小鬍子的細野先生,組了兩支樂團,Apryl Fool是有點迷幻曲風的樂團,發行一張專輯後就解散,後來組了民謠搖滾樂團Happy End,1978年與坂本龍一組了YMO才躍上國際,至今仍不時合體演出。

細野先生邀請迷妹水原希子(左)與水原佑果(右)一同表演@Yahoo!電影
細野先生邀請迷妹水原希子(左)與水原佑果(右)一同表演@Yahoo!電影
分享

《搖滾師匠:細野晴臣》與《坂本龍一:終章》的風格大不相同。

都稱為大師的兩人,在人生中曾經交集過,又再度解散彼此發展,我想起了我的高中時期,一群好朋友一起讀書、聊妹、打球、耍廢,總覺得這樣美好的日子不會結束,然而就在畢業的那天,我高中最好的朋友,給了我一個擁抱,我才驚覺到我們即將各奔東西,不會再在一起讀書與生活了。

人生很短暫,有那麼一段美好的時期,總是會讓人不斷地回想,坂本龍一與細野晴臣所帶給每個人的樂曲,如同我們青春的回憶,是一段最美好的禮物。

坂本龍一年輕時的一幅畫作@Yahoo!電影
坂本龍一年輕時的一幅畫作@Yahoo!電影
分享

★更多電影請訂閱:無關影評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