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婦人》不只有愛情及美貌才能證明女性的價值

南北戰爭末期,女性還無法在社會上穩住腳步,馬區(March)家四姊妹瑪格(Meg)、喬(Jo)、貝絲(Beth)以及艾美(Amy)各自做了不同選擇,在人生的道路上活出自己。《小婦人》(Little Women)已經第六度搬上銀幕,或許觀眾已經感到厭倦了,不過導演葛莉塔·潔薇(Greta Gerwig)用全新的角度去重塑這部文學鉅作,是繼1994年版本後的改編佳作。

瑟夏羅南、艾瑪華森《小婦人》11張劇照曝光!神還原四姊妹美翻
瑟夏羅南、艾瑪華森《小婦人》11張劇照曝光!神還原四姊妹美翻
分享

看完這部電影,第一個在腦海中浮現的是「褪色」這兩個字,童年有著溫暖、美得發光的色調,而成長後的她們彷彿褪去了一層夢的糖衣,呈現冰冷的成熟姿態,葛莉塔將現實穿插回憶,喬獨自一人提著行李蹣跚走在雪地對比昔日三姊妹送小妹去上學的手牽手,兩幕光景重疊,非線性時間軸的故事敘寫顛覆傳統的平鋪直敘。

凸顯出時代變遷的滄桑,正是這部電影的魅力所在。

馬區家四姊妹的個性天壤地別,瑪格嚮往上流社會,喜歡盛裝打扮參加舞會;古靈精怪的喬則喜歡寫作,崇尚自由;體弱多病的貝絲較安靜內向,是備受寵愛的一位;個性衝動的艾美總是跟喬作對,四姊妹的日常吵吵鬧鬧,可以看到她們團結一心,一起度過危機。四姊妹中的喬,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位,由瑟夏·羅南(Saoirse Ronan)飾演的她,彷彿超脫世俗的存在,不修邊幅如精靈般調皮,她用文字編織世界,並希望活得不平凡,無奈這個社會總是用冷水澆熄她對理想的熱情。

對女性作家的瞧不起以及性別刻板印象都成為了喬的桎梏,讓她寸步難行。

「她們」改編自經典名著「小婦人」。圖/索尼提供
「她們」改編自經典名著「小婦人」。圖/索尼提供
分享

"I have loved you ever since I’ve known you, Jo. I couldn’t help it. "

「我自從認識妳時就愛上了妳,喬。我無法自拔。」

喬與鄰居勞禮(Laurie)是電影中最美的關係,相遇的第一刻在晚會場外避人耳目地開懷跳舞,漫步於沙灘的嬉鬧,看一眼表情,就能知曉對方的想法,他們像清晨第一眼的微光、蜜蜂穿梭在花叢之間的嗡鳴,是如此自然和美好。喬與勞禮同樣對這個社會格格不入,彼此惺惺相惜是難得的知音。提摩西·夏勒梅(Timothée Chalamet)所飾演的他,雖然貴為富家公子卻少了有錢人的架子,在他的眼裡看見的是純真,延續著淑女鳥培養的化學效應,提摩西與瑟夏擦出火花,完美詮釋這對青梅竹馬的牽絆。

新版「小婦人」都做了哪些改變?
新版「小婦人」都做了哪些改變?
分享

勞禮的目光永遠追隨著喬,他們註定在一起,但為甚麼喬要拒絕他呢?

明明只要一聲我願意,就不會留下遺憾了,然而她卻認為答應會限縮可能性,一旦步入婚姻犧牲的可能是自由,她都還沒好好看過這個世界呢,不羈的喬搭上不受控的勞禮,是不是就無法煞車?或許勞禮選錯了時機表白,也或許喬錯了,畢竟勞禮甘願為她改變,誰知道呢?

兩人就這樣擦肩而過,留下淒美的缺憾。

這次改編電影的一大特點,就是一改原著中大部分聚焦於喬的成長,而淡出了其他角色的歷程,除了對瑪格以及貝絲的描寫,改變最大的是小妹艾美,不同於原著中驕縱、愛慕虛榮,由佛蘿倫絲·普伊(Florence Pugh)詮釋的艾美,是喬的反面,捨棄了所謂的做自己,寧可為了經濟結婚,一邊羨慕著喬,一邊走向截然不同的道路,最後她解開心結,不再執著於跟喬的比較,坦然接受勞禮心目中的第二位,並翩然走向一個堪稱滿意的結局。

新版「小婦人」都做了哪些改變?
新版「小婦人」都做了哪些改變?
分享

電影所要闡述的觀點:成長,少女情懷的童年淡去,轉身發覺現實緊逼,為靈魂定了型,但誰說童年不重要了?

回憶在血液中翻騰,深深影響未來。瑪格為了愛情放棄華服,喬起身追尋作家夢,艾美變得成熟穩重。而貝絲,當喬睜開眼,迎接她的不是溫暖的早晨以及安然無恙的三妹,是悲戚的痛哭,那張與過去重疊的晨間拍得實在太美,令人捨不得挪開視線,跟著角色一起流淚。

"Writing Doesn't Confer Importance, It Reflects It."

「寫作不會賦予重要性,只會反映其地位。」

“Writing Things, is what makes them important.”

「我不認同,寫出來會令其更重要。」

貝絲的結局點醒喬寫作的重要性,社會漠然使得她幾乎停筆,悲痛則意外成為動力,透過筆尖,貝絲與過去永遠存於文字中。

「她們」改編自經典名著「小婦人」。 圖/索尼提供
「她們」改編自經典名著「小婦人」。 圖/索尼提供
分享

少女經典文學《簡愛》(Jane Eyre)、《清秀佳人》(Anne of Green Gables)、《艾瑪》(Emma)、《小婦人》等等作品中,沒有一位女主角最後是未婚的,反映電影中出版商所認為女主角在結局中不是結婚就是死亡,而葛莉塔彷彿要反駁這席話一般,讓偷渡到那個時代的摩登女性喬有開放性結局。

"Women. They have minds, and they have souls, as well as just hearts. And they’ve got ambition. And they’ve got talent as well as just beauty. And I’m so sick of people saying that love is just all a woman is fit for. "「女性,她們有主見、有靈魂,不只得感情;她們有志向、有才華,不只空有美貌。我厭倦人們說女人只適合談情說愛。」

不只有愛情及美貌才能證明女性的價值,喬最後的心之所屬並不必要,重要的是她曾發光發熱,在這個世界留下不可泯滅的痕跡。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