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效傳奇:好萊塢之聲》李安等眾大導演齊聚談音效這件事

由血液的供給,胎兒約從六個月就能從觸覺感覺到母親的情緒,到七個月便甚至可以分辨高低音,而他的視覺要等到出生後約兩個月才會有不完全的功能,人便是這樣先聽見世界,再看見世界的,而在電影裡,聽覺是隨後發展的,卻比視覺更加引導觀眾的情緒,這是電影看不見卻又很重要的部分,如同電影幕後音效團隊。

或多或少,每個影迷都會被電影裡的聲音給攫獲過,比如r2d2那明明毫無意義、卻又好像富含情感的聲音,又或者太空漫遊裡凝視著人,從冷酷到求饒的超級電腦哈爾9000,又或者是黑武士那讓人為之驚悚,深不可測的呼吸聲,又或者是從雨天為戀情雀躍到強姦他人的《Singing in the rain》,他們是如此的自然而來,作為一部電影的部件呈現給我們,以致於我們時常將其榮譽歸給導演,並仰望他們。

「萬花嬉春」金凱利雨中歌舞畫面已成經典。圖/金馬奇幻影展提供
「萬花嬉春」金凱利雨中歌舞畫面已成經典。圖/金馬奇幻影展提供
分享

這是一部眾星雲集的電影,李安、喬治盧卡斯、大衛林區、克里斯多福諾蘭等電影大家,通通齊聚一堂來談音效這件事。

這些人拍了一部又一部經典電影,在影史裡閃耀不絕,然而在這些星星之後,還有撐起星星的夜空,他們是電影看不見的功臣,他們是沃特.莫奇(Walter Murch)、本柏特(Ben Burtt)、蓋瑞雷斯同(Gary Rydstrom)、理查德金(Richard King)還有你想像不到的「她們」,這些你在電影中看不見卻可能默默主導你對電影感受的幕後操盤手,例如近年以《樂來樂愛你》、《登樂先鋒》入圍最佳音效剪輯與混音的李愛玲,她們對工作台上每個旋轉鈕與調節器的支配,猶如蜘蛛般牢牢捕獲觀眾對電影的注意力,同時隱藏在黑暗之中。

這是一部飽滿的電影,九十四分鐘的片長塞的是飽滿的資訊,還有飽滿的熱情。

就像裡頭提到的,有時候音效剪輯師面對的可能是上萬條音軌的修剪,而這便不只需要憑著敏銳的直覺,還要有堅強的耐心來完成這類工程,是這些功臣讓電影的每個瞬間有了被重複體驗的意義,而讓他們支撐下去的,正是對電影的熱情,正因為他們不甘於被好萊塢的罐頭音效,或是反覆使用的配樂給支配,不甘只擔任電影生產流水線上的作業員,所以他們才能一再去創造新的事物,震懾觀眾的心靈,同時功成而不居,讓電影越走越遠,他們是看不見的影武者,導演藉由這些影武者之手,超越邏輯與理性,迅雷不及掩耳的突破觀眾的心防,讓觀眾對其作品留下不可抹滅的記憶。

這是一部談論細節的電影,你可以從中知道許多關於聲音的有趣秘聞,這些秘聞是一次又一次對電影熱情的展演。

例如第一部金剛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吼聲怎麼來的,又或者星際大戰作為一部時代經典,是如何在聲音上從當時還有之前的科幻作品脫穎而出,又或者是一代歌姬芭芭拉·史翠珊,如何為電影堅持呈現最好歌聲效果爭取現場收音,還有對應的配套,甚至為其掏出一百萬美金、風流巨星勞勃瑞福,如何在其作品《大河戀》裡寄託他童年的美好記憶、皮克斯那個可愛的小檯燈動畫聲音如何製成,同時從單聲道到立體聲,再到今日我們習以為常的杜比音響崛起的過程。

以先鋒派音樂大師約翰凱奇的觀點而言,所有聲音都可以是音樂,而在電影部門中,則如交響樂團般,為了要創造偉大的作品,如同庫柏力克所言:「好電影要像好音樂一樣。」音樂的分門別類成了必然,有的人負責擬音,有的人負責對嘴配音,有人負責微調,有人負責配樂、有人負責剪輯、有人負責混音,然而無論分多麼細膩最終目的仍然是一樣的。

創造偉大的電影。

這是一部分門別類清晰的紀錄片,我認為所有被電影魔力給蠱惑,而無法脫身的人都該好好看看,因為這些都是作為一門偉大幻覺藝術的電影的靈魂碎片,就像假面魔術師用吸引人的姿態來給魔術揭密一樣,我們即將看到更多,但這不代表我們會失去對其興趣,相反地因為我們看到了更多,下一次我們看電影時,會有更多的敬重以及注意,並連帶得到更多地樂趣。

以音樂的觀點,順著電影發展的進程,來一趟激動人心的旅程吧。

分享

→ 影院好讀版 ←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