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故事》看曾經相愛過的神仙眷侶吵架才過癮

看完《婚姻故事》之後,我覺得本片用海底速報的篇幅來處理太可惜了,然而沒有辦法,沒有更多的時間與空間了,而且也錯過最好的時間與空間了。就像《婚姻故事》一樣,兩個有才華的人錯過最好的時間與空間,導致本來可以簡單解決的事情開始變得複雜且可怕。

至少他們是這樣認為的。

由於改編諾亞•波拜克的親身故事,所以視角明顯的是男方比較多,開頭是查理在描述,中間是查理在奔波,作為妮可作為的承受者,各種狀況突如其來,結尾是查理看到兒子在讀妮可寫查理的好,然後他的聲音取代了一開始只有我們聽見的妮可的聲音(妮可在一開始的諮商不想念)經過整部片,他總算站到妮可的位置來看待自己。

這部片是關於他如何在一種顛倒的情境下,(妮可順著查理的意在生活多年了)來站在妮可的位置體會一切,當然這種敘事角度有它的優勢,它可以讓我們不會覺得查理是個爛人,因為片中一直說查理是爛人的,是蘿拉鄧飾演的超嗆辣,從各種畫面上的提示都顯示出她驚人的律師能力,她第一次登場時就幾乎快頂到天花板,而她所坐位置的兩旁是天空,後面是結實的牆,作為一種立起來的大地。

奧斯卡/蘿拉鄧「婚姻故事」奪女配 公開謝Netflix
奧斯卡/蘿拉鄧「婚姻故事」奪女配 公開謝Netflix
分享

換言之,她可以駕馭女人也可駕馭男人,她可以輕鬆穿梭兩方,連查理的兩任律師聽到她,都知道女方律師是她會很麻煩,怪不得蘿拉鄧恩可以得獎,因為她是配角,但氣場卻壓過兩位主角,可剛可柔的姿態令人印象深刻。她隨時都可以卸除自己的衣服來與人親近,因為她真正的武裝是她的內在,而不是外表的衣服,所以她作為妮可的律師可以說隨時主導一切。

如果要說什麼讓《婚姻故事》成為令人銘記的經典的,你可以說兩位主演的演技再創高峰,但是我想更令我讚賞的是兩人的聲音演技,實在是太棒了。

我看完柏格曼的《婚姻場景》兩次,但是要我去記雙方主角的聲音很困難,然而《婚姻故事》兩位的聲音都是一時之選,早在《雲端情人》就證明自己可以用聲音演戲的史嘉蕾•喬韓森,當然是不用說,亞當•崔佛的聲音令人驚喜,他在一段吵架中可以由怒轉喜(嘲諷)再從喜轉為悲,這兩人在聲音上是絕配。

(頭)外媒Variety評出Netflix年度十佳 "愛爾蘭人""婚姻故事""美國工廠"均上榜
(頭)外媒Variety評出Netflix年度十佳 "愛爾蘭人""婚姻故事""美國工廠"均上榜
分享

作為性感尤物的史嘉蕾•喬韓森擁有的是渾厚的嗓音(而她在本片全程短髮是個極好的決定),而有著充滿磁性(換言之,是那種強大的共振性讓他的聲音與史嘉蕾區分開來)聲音的亞當崔佛,卻有一張多愁善感的文藝臉,而非硬漢臉,就像星戰七他第一次拿下頭盔時有媒體曾說,「我們以為面具下是另一個滿懷深沈黑暗的黑武士二世,結果卻是亞當‧崔佛」,所以如同片中許多對稱且互補的元素一樣,作為主要元素的聲音起了領導性作用,於是使得本片開頭如此的有力又令人心碎。

因為本來就不太愛彼此的平凡夫妻吵架沒什麼好看的,看曾經相愛過的神仙眷侶吵架才過癮。

魯迅曾說:「悲劇就是把美好的事物毀滅給人看」

思嘉莉約翰森被看好以「婚姻故事」問鼎奧斯卡影后。 圖/摘自IMDb
思嘉莉約翰森被看好以「婚姻故事」問鼎奧斯卡影后。 圖/摘自IMDb
分享

我要特別讚賞片中基於男方視角而產生的喜劇成分,你如果仔細回想片中過程,好笑的部分幾乎都在亞當崔佛這邊,而不在場的(換言之,女方在片中反而成為蘿拉鄧恩所言「不在場的上帝」)則是女性,在妮可視角,理查什麼都會,但妮可不知道的是,這是因為有她在後面支持他,而理查在妮可缺席的過程,不斷認真想把事情搞好,但總是出錯,從安全座椅到割傷自己的手,再到不斷展示的兒子愛媽媽更多些,他努力想方設法完美事業與家庭,卻發現自己無法。

婚姻是神聖的,婚姻也是偉大的,然而婚姻的神聖與偉大,是建立在長期互相傷害與長期各自癒合間,婚姻看似把兩個個體變成一體,其實個體還是存在,因為婚姻永遠存在「誰先走誰還在」的問題,不論是身體上或是精神上,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婚姻不是愛情的墳墓,而是愛情的馬桶。

雙方是一起卡在馬桶壁上沒錯,但恐怖的不是會不會一起掉下去離開馬桶,恐怖的是誰會先放手,讓你在對對方的失望中一起跌落馬桶,這就像是簽下德蘇互不侵犯條約(事實上,當時用來嘲諷德蘇的漫畫正是畫希特勒與史達林結婚),但當現實戳破美好泡泡,雙方失去信任後只好比賽誰先毀約,而這不再忍耐傷害的過程讓雙方更認識彼此。

電影最後,男方找到自己沒有的視角,女方找到自己沒有的生活。

分享

→ 影院好讀版 ←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