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故事》誰贏了不重要,兩方都失去太多太痛

一開始觀賞的時候並沒有感到悲傷,暖色調、平靜地移轉鏡頭,日常在查理(Charlie)與妮可(Nicole)的敘述下展開,愛意在小事中漫步,她自由奔放、直言不諱、是個很會玩的好母親、喜歡隨時泡茶,但永遠不會喝,他堅持理想、善於聆聽、擅長營造家的氛圍、井井有條且非常清楚自己要甚麼。

突然,音樂停了,婚姻調解師的聲音冷靜得響起,我們才知道,愛情永遠變了調。

「婚姻故事」台灣Netflix已上架。
「婚姻故事」台灣Netflix已上架。
分享

婚姻故事敘述一對佳侶因不合,而進行了漫長的離婚過程,故事雖然平凡,卻彷彿被導演諾亞·波拜克(Noah Baumbach)細膩動人的風格施了魔法一般,譜寫出一段感情的悲嘆。這部電影雖然訴說的是一段生變的感情,實則闡述愛的不同形式,查理與妮可的家庭看似完美,事業有成、一個可愛的孩子亨利(Henry)、感情和睦,但兩人因理想不同而漸行漸遠。

剛起頭的時候還沒那麼折騰,他們覺得雙方要的是相同的目的,一晚亨利在父親那裏,一晚睡在母親那裏,還是可以成為朋友,沒那麼難,對吧?

然而甚麼時候變調了呢?查理嘗試適應洛杉磯的生活,卻能明顯看到他的焦躁不安,工作上的掛念,進停車場時離索票機太遠了,而他的兒子不情願跟他過萬聖節,身上大包小包的不安全感。反觀妮可,曾為了婚姻放棄星途,如今則嶄露頭腳,在洛杉磯逐漸崛起,不再背負婚姻的枷鎖。

「婚姻故事」台灣Netflix已上架。 圖/摘自IMDb
「婚姻故事」台灣Netflix已上架。 圖/摘自IMDb
分享

從兩人的心境差異來看,導演告訴觀眾,妥協不是一個可行的方法。

直到律師來了,離婚這件事才變得真實,殘酷在啃食雙方的心,把私人放在所謂法律的天秤之上,血淋淋地被放大檢視,哪個比較重那個就可以拿來傷人,曾經最了解對方的人成了敵人,造成的傷害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承擔的。

法庭的那一幕,查理和妮可坐在同一線上,沒有多少台詞,說話的幾乎都是律師,他們旁觀著陌生人將日常拿來辯駁、被羞辱,卻無能為力,這一刻幾乎是永恆的,因為對查理和妮可來說,攤開來的是他們的人生,然而桌上喝到一半的咖啡以及瓶裝水,卻又諷刺地提醒我們,不過是幾個小時可以結束的民事訴訟。

拍攝的時候看不到法官以及法庭的格局,有時鏡頭只聚焦在查理身上,觀眾卻可以在模糊的背景中感受妮可的情感,顯得親密,這個空間只聚焦於律師們以及當事人,觀眾可以從背景的打噴嚏、法官的說話聲以及翻動紙張的窸窣,察覺到這是個公開場合,也因此感到陌生。

《婚姻故事》劇照。 圖/IMDb
《婚姻故事》劇照。 圖/IMDb
分享

那場在客廳吵架的戲彷彿濃縮了整部電影,正如同一開始的平靜,查理和妮可也想冷靜地溝通,話語在空間中漫飛,進出房間彷彿想要逃避問題,事情仍舊一發不可收拾,本片大部分以查理的視角出發,而在這場對話中,足以瞥見妮可的內心,也愕然發現,因為對於幸福的不同詮釋,扼殺了對方更多的未來可能性,惡意以及無以名狀的無奈,突破螢幕傳遞給觀眾。

誰贏了不重要,兩方都失去太多太痛。

愛有很多形式,而分離也是愛的體現,最後由查理親自演唱的〈活著〉(Being Alive),抱得太緊、太過了解你而停行,因為愛而傷得太深,唯有離開成能繼續活著。一切波動平靜後,查理單獨走在街頭,走進理髮廳、洗衣店,餐廳裡不再有人能夠對視而笑,家庭合照缺席的身影,以及翻開妮可的手信。

「I’ll never stop loving him, even though it doesn’t make sense anymore.」

「我永遠都不會停止愛他,儘管現在已經沒有意義了。」

妮可彎下腰幫查理綁鞋帶,一次低頭然後一起抬頭的影像堆疊,事過境遷的唏噓感,不是不愛,而是無法止步不前。

不得不稱讚亞當·崔佛(Adam Driver)在這部電影裡的演技,每個嘴角牽動、情緒崩潰的大喊,以及在口出惡言後的那種自責,演活了中年男人面對離婚的不安和無助,將悲傷以肢體語言呈現,他的靈魂融入了這個角色,被時代雜誌(Time Magazine)評選為2019年最佳表演第三名,真的是名符其實。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