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一部什麼屁都沒有解放的電影

他們總是說我們需要更多尊重,更多尊敬,但是他們有尊重自己,尊敬自己的身分嗎?這是哈莉奎茵的問題,也是猛禽小隊的問題,更是本片導演閻羽茜的問題,當然編劇克莉絲汀•哈德森也有問題,這部電影令人憤怒,從各種方面來說,這都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來自我證明,然後這部片被亂搞然後他們丟下一句「我不需要證明什麼。」

其中一任小丑,影帝傑克尼克遜主演的經典喜劇《愛在心裡口難開》裡,他所飾演的作家梅爾文與一個小迷妹柔伊有這樣一段對話:

柔伊:你是怎樣把女人寫的這麼好的?

梅爾文:我先想男人會怎樣,然後把邏輯跟負責任的部份去掉。

看完這段文字,你的感覺,就是我對猛禽小隊的感覺。

「猛禽小隊:小丑女的解放」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
「猛禽小隊:小丑女的解放」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
分享

如果你要看dc的猛禽小隊,你不如去看dc哈莉奎茵影集,到7前還算好笑,雖然也僅止於好笑,但裡頭那基於小聰明的諷刺也比猛禽小隊好多了,這是一部讓我第一次對身旁打呵欠的觀眾無以反駁的電影,我一直在等重要的東西出來,然後等久了之後,我決定不等重要的東西了,有些有趣的東西也行。

亂七八糟,而且沒有必要的跳躍敘事、以為是喜劇,但連搞笑都做不到的無能、沒有魅力也沒有幽默的反派、莫名堆砌的塑料姊妹情、毫無驚喜也毫無要旨的故事、讓演員失去魅力可能的爛劇本、完全失去魅力的瑪格羅比。

先從片名開始

這已經不是迪士尼那種「好喔,我們可以有解放,但因為有些保守派觀眾不喜歡或有些國家不喜歡,所以我要在這邊劃條線。」的次等解放了,這種「解放」是只存在於片名的「解放」,首先在這部電影裡,哈莉奎茵不是自願與小丑分手,而是被小丑踢出去。

片子從這裡開始就是一個問題,但我一開始覺得這只是我過度敏感,這絕不是什麼災厄的前兆。

但是第一天上映就買票進場的我,在天真什麼呢?

猛禽小隊具備了許多成為爛電影的條件,只是我不願意相信有了前次不那麼成功(說真的我是《自殺小隊》沒那麼糟派的)的經驗(比如低智商的反派,還有過度正派的罪犯們,講真的威爾史密斯表現的像童子軍死射非常讓人失望,但光開局那一場小丑與哈莉奎茵飆車蝙蝠俠爬在車頂那一場戲,就碾壓猛禽小隊所有的飛車戲,更別說傑瑞德雷托的小丑,其實也不算糟,至少比黑面具更有震懾感。),他們在本片還可以搞砸。

首先這是一部等著拍續集的電影,這高機率讓這部電影成為一部爛片,而猜猜看有哪部電影也在第一集後鬧雙胞?

台北物語。

預告片除了少數的片段讓我眼睛一亮之外,都極其無趣(而預告那些讓我眼睛為之一亮的片段,在片中還真的就是全部了),有很多漫畫角色登場,但說真的誰在乎?而且當我看完全片,我想的是那些真的在乎漫畫角色在本片登場的,只會更失望。

一個你不知道是誰的典型被怠惰上司給邊緣化的有正義感的中年女警,一個一直稱呼自己為獵手,但每個人都叫她十字弓殺手的,像布魯斯韋恩一樣父母被殺的富家千金,一個在俱樂部駐唱對自己的「能力」避之唯恐不及的黑金絲雀(他們還真的玩了黑金絲雀要拿黑人來演這個梗,但我已經無力吐嘈了)還有一個亞洲的小胖妹扒手,名字還很酷炫的結合希臘女先知跟聖經,但很明顯跟這個角色的性格一點關係也沒有,這傢伙只是個討人厭的小鬼而已。

撇開本來就是來插花,結果連插花都插不好的配角。

為什麼我還是會在首日買票進場?為了那一大堆認不出來,也沒有大銀幕臉的配角?還是為了DC的宇宙鋪陳而看?(別鬧了,DC你們不是早已經從水行俠就覺悟單飛比較厲害嗎?)

我是來看瑪格羅比演的哈莉奎茵,怎麼從小丑的迷戀走出自己的人生,找到作為超級反派的獨立自主性,讓我們們心自問,小丑可以沒有哈莉奎茵,哈利奎茵可以沒有小丑嗎?從以前到現在的電影的答案是「no!」,所以猛禽小隊有很多可以做的,但首要做的就是去反轉這個「no!」

「猛禽小隊:小丑女的解放」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
「猛禽小隊:小丑女的解放」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
分享

關於這個智勇雙全(哈莉奎茵是國家級體操選手加有博士學位的專業心理醫生,這部片記得了,但只是拿這些特質來點綴)又瘋瘋癲顛,同時保有孩童般純真的角色的未來,一個強大的反派(無論是道理上或是實力上與主角對立的反派)是需要的,這樣才有張力,喜劇不是搞笑,搞笑只是喜劇的副產品。

重點是喜劇是關於慾望的真實的,是一個不夠有能力的角色,認真的去達到一個目標一次卻又一次失敗的過程。

本片反派沒有給哈莉奎茵造成任何困境,無論是心理上或者是生命上,所以我們根本看不到哈莉的努力,我們只看到她耍廢,然後嘗試把自己從從捲入的麻煩脫身,而事實上那個麻煩也沒多大,說真的她幹嘛不離開高譚就好?她又不是被下要在時間內解的毒或者腦內被放炸彈,你還可以看到她與小女孩悠閒的逛商場看電視。

同樣是評價差的超級英雄電影,X戰警黑鳳凰很糟糕?至少那部片有很精采的超能力大戰,也確實補足了變種人系列女輕男重的問題(我現在已經不敢期待那部不斷回廠維修的變種人電影了,我只想看到時候會有多爛。)而猛禽小隊連空虛而華麗的泡泡都做不到。

這就是華裔女性來拍的女性超級反派喜劇?同樣是DC,前一年我們有入圍奧斯卡十一項,最多花七千萬美金的《小丑》,而這部電影花到快一億結果送來我們手中的是什麼?

羞辱觀眾的一沱色彩斑斕的狗屎。

其實我想說冰淇淋的,我也很想用「華而不實」來形容本片的,就是那種灑了很多色彩斑斕的巧克力,插了色彩斑斕的水果,如果它沒營養,但美味(說真的自殺小隊除了不夠限制級外,真的沒有糟到哪去,如果你覺得那很糟,你該看看猛禽小隊,看過猛禽小隊後,自殺小隊根本該拿奧斯卡。),但事實是這部電影連灑在上面的色彩斑斕都可以偷工減料,全片吵吵鬧鬧,因為跳躍敘事玩不好,導致解釋性對白,還有重複資訊過多,又由於一直想用配樂來彌補無張力的情節與無笑點的對話,導致觀眾感官麻木。

為了彌補對話的難笑,我看瑪格羅比的臉都快被這劇本折磨到變形的如庫伊拉了,她可是靠《華爾街之狼》、《老娘叫譚雅》還有一大堆電影得獎或入圍的優秀演員,拿《重磅腥聞》裡那種對事業的急切來講,你有看到哈莉有多急切對「自主性」的追求嗎?當她們被包圍,解決最大困境的是什麼?是哈莉聰明的頭腦或矯健的體能,或者異常的思路嗎?

不,是一個放在地上的武器箱(告訴我,為什麼哈莉會先找牆壁櫃子的武器櫃,而沒有看到地上的武器箱)

我再告訴你之後發生了什麼,明明大反派黑面具還沒打倒,這些人清理了一些小兵後,就好像一切沒事的走出去,然後中年女警察就中槍了,還真是出乎意料,接著經過一段飛車追逐(你們怎麼不乾脆讓瑪格羅比溜冰刀呢?)在煙霧瀰漫的港口,大反派怎麼被收掉的?

一顆從哈莉身上被扒走的手榴彈。(這是要說只要脫掉戒指就自由了嗎?)

「猛禽小隊:小丑女的解放」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
「猛禽小隊:小丑女的解放」劇照。圖/華納兄弟提供
分享

這部電影羞辱了瑪格羅比,羞辱了哈莉,羞辱了薩斯(我敢保證這位導演絕對不知道薩斯是何許人也,這樣一個角色變成了三流的小混混,她也完全沒有去想黑面具跟薩斯,作為某種布魯斯韋恩的微妙分身)羞辱了男性(片中所有男性都像弱智)羞辱了女性(當男性都像弱智的時候,女性擊倒男性究竟有什麼好驕傲的?不如去跟猩猩摔角),羞辱了「華裔」(一堆人還真覺得奧卡菲娜是個問題,我很好奇他們看到這部電影時,會有什麼反應,因為拍出這種作品才是真正的羞辱,一個台灣中國餐館老闆,一句彆腳的中文,就覺得可以討好觀眾,然後這個角色跟小丑女的連結極其薄弱,所以當他背叛的時候我還在莫名其妙的狀態。)

她想通了什麼?沒有!作為一個超級反派,自私自利的出賣他人本來就沒什麼問題,拿起武器打爆來犯的敵人的頭也沒有問題(看到這部片那可有可無的血腥場面了嗎?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嗎?因為他們已經準備好,如果市場不接受就把那些片段替換掉,這是一個沒膽的R級電影)有問題的是這部電影經營的如此漫不經心,好像在打發觀眾一樣。

這部片唯一解放的是,我原本可以拿來買更多口罩的新台幣。

我多麼希望這部電影成功,多麼希望電影製作團隊自己把自己當一回事,而不是像流水線上又一部與電視劇相差無幾的作品,事實上,在今天連電視劇都凌駕很多電影,而很多電影也都不一定要在電影院播,而是串流獨佔了,想想看小丑女代表的種種屬性,她是女性的,她是從屬的,她是充滿活力的,她是多才多藝的,她是爹不疼娘不愛的,一個遭受種種挫折,最後在一個犯罪狂人上才找到真愛的可悲角色,而這一群女人本來各有各的創傷,我期待的是她們彼此展開殘酷的戰爭,最終發現必須團結起來,然而糟透的敘事與故事,使得一切亟欲扭轉屬性以及自我證明的熱情通通變得荒唐可笑。

這部電影自證了配角無法挑大樑。

與其看這部令我失望透頂,傷心欲絕的電影,還不如把看這部電影的錢拿來買卡普蘭的《超棒喜劇這樣寫》,事實上我在本文提到的大部分概念都是從那本書拿來的(當然如同卡普蘭在該書強調的「該書不是寫作指導,而是你的寫作工具箱,用來測量與校定你喜劇為何『無效』的工具」),該書輕鬆有趣,清晰明瞭,毫無裝腔作勢,毫無大驚小怪,這些都是這部電影沒有的東西,而卡普蘭的《超棒喜劇這樣寫》有的。

分享

→ 影院好讀版 ←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