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掉高譚市《小丑》竟然可能在真實世界發生

「I used to think that my life was a tragedy. But now I realize, it’s a comedy.」

「我原本以為人生是個悲劇,但是現在才發現,人生是部喜劇。」

瓦昆菲尼克斯以「小丑」獲金球獎影帝。圖/摘自imdb
瓦昆菲尼克斯以「小丑」獲金球獎影帝。圖/摘自imdb
分享

哥譚市一開始就崩壞了,因為垃圾車罷工而整個城市都瀰漫著腐臭,而那些高高在上的掌權者跟這個城市同流合汙,絲毫察覺不出自己也跟著腐爛。

亞瑟·佛萊克(Arthur Fleck)一開始登場時的那場大笑,就像是進行無聲的哭泣。笑聲嘔出情感似的,是亞瑟的求救信號,然而眼前自詡為心理諮商師的女人,連好好聆聽都不會,只是制式化地敷衍他。小丑明明是個帶給世界歡樂的職業,滑稽的步伐、不合腳的鞋子、惡作劇式的妝容,然而他卻淪為在街頭被惡意霸凌的對象,老闆不屑一顧,同事看似好心卻充滿惡意的動機,在亞瑟畸形的心劃下道道傷痕。

「Is it just me, or is it getting crazier out there?」

「是我想太多,還是這個世界變得更瘋狂?」

那位大名鼎鼎的小丑不是一出生就背負邪惡,亞瑟也曾充滿人性,擁有散播歡樂的夢想,關心歇斯底里又有幻想症的母親,公車上嘗試讓孩子發笑,無奈這世界太嚴苛,沒有空間讓人保留人性,當亞瑟發現自己走過的人生,其實是由謊言謊言編織而成,瘋狂像是地心引力,將他拖往虛幻,逐漸分不清真實與幻想的差別

「小丑」。圖/華納提供
「小丑」。圖/華納提供
分享

高譚市著名的脫口秀主持人莫瑞·法蘭克林(Murray Franklin)是亞瑟的偶像,他幻想著登上舞台,跟著莫瑞一起博得觀眾的笑聲,但這些歡樂究竟是建築在多少人的痛苦之上?在節目裡恣意訕笑的喜劇主持人,踩著亞瑟的反常製造出笑點,利刃般事實劃傷他的自尊,為日後的瘋狂埋下種子。

究竟是小丑讓這座城市陷入瘋狂,還是高譚毀滅了他的心智?亞瑟的第一次殺人,在昏暗的地鐵裡,菁英分子與陷入困境人們不搭的嘴臉,他們用盡欺凌的手段,終於把亞瑟潛伏在人皮中的野獸喚醒。完事後,他躲進空房的狂舞,用盡全力伸展的舞姿,苟且偷生且骯髒的城市表皮之下,他終於找到屬於自己的自由。

城市與小丑,兩者相輔相成,亞瑟想不到那晚的罪形竟成了抗爭的代表英雄,前去脫口秀現場的路途上,亞瑟與警察的追逐戰,以及他瀟灑地走出混亂,橘色西裝與警察藍灰色的制服形成強烈對比,那種不在乎與自信,此刻,高譚的犯罪王子從墮落誕生。

回首看看歷史上的小丑,希斯·萊傑(Heath Ledger)在《黑暗騎士》中飾演的小丑是桀傲不遜的瘋狂,不受控的地獄使者。

而馬克·漢米爾(Mark Hamill)為動畫電影《蝙蝠俠:致命玩笑》配音的小丑在引起災難後的燦笑,究竟誰將小丑詮釋得最好?演員們呈現出的小丑擁有多個面向,實在不能下定論,但是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的小丑是最為真實的一位,反派背後一定有動機,瓦昆的脆弱將小丑刻畫地活靈活現,更接近真實,若將電影背景(高譚市)抽掉,我們發現小丑竟然可能在真實世界發生,也警告了人類,給予社會邊緣人更多關心,是否可以降低這種悲劇的發生機率。

「小丑」。圖/Catchplay提供
「小丑」。圖/Catchplay提供
分享

亞瑟在犯下罪行後,似乎達成一種自我解放,他不再是那個畏畏縮縮、毫無存在感的魯蛇,畫上面具後的他充滿自信,成為引領抗爭的精神代表。電影的結局裡,不受控的城市到處聽見人們被受欺壓吶喊,在街上恣意砸毀店舖,投擲汽油彈燃燒車子,多種畫面編織成扭曲的美感,人們將被拘捕的小丑從警車中拯救出來,鮮血在臉上延展出笑容,令人深痛惡覺的反派,此時此刻竟被英雄式的膜拜。

說喜歡《小丑》這部電影實在太正向、太不符合這部電影的風格,不如說它是這十年間不可缺的經典作品,是漫改電影的巔峰之作。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