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電影】兔嘲男孩。在沒有異議國度,除信奉與追隨,難道還有別的選擇?

你知道猶太人會讀心術嗎?

喬喬一心嚮往從軍,他信奉偉大元首的指示,德軍在歐陸雖然面臨眾多阻礙,終將一一化解,喬喬相信他那在義大利打仗的父親也在戰場上奮勇殺敵,戰場敵人百百種,最初是猶太人,之後還有法國人、英國人、蘇俄人甚至美國人,為了偉大的元首與德國,男生立志當納粹禁衛軍是從來都不用質疑的事情。

分享

在那個沒有異議的國度與時代,除了信奉與追隨元首,難道還有別的選擇?

分享

十歲的喬喬依稀曉得德軍目前在戰場遭遇泥淖,但情勢仍一片大好,他的生活周遭一直都是滿滿的納粹黨徽,擁有一把納粹少年軍小刀是每個孩童的夢想,無論男女,上了戰場就要能擊殺對手,只是喬喬連一隻兔子都不敢殺,被笑成是「兔嘲男孩」(Jojo Rabbit)只是剛好而已。

分享

兔子到底有什麼錯?為什麼要殺牠?

那猶太人呢?

喬喬知道猶太人有很多可怕的傳言,他雖沒親眼見過猶太人,但同齡或說德軍孩童們都曉得猶太人是妖魔鬼怪,既然不是人就不該擁有人的待遇,他對猶太人很好奇,卻沒想過會在自己家裡碰到,原來媽媽偷偷在家藏了一個猶太人,頓時,這變成喬喬與猶太女孩艾莎的祕密。

喬喬當然不知道,艾莎扎扎實實出現在家裡以後,他和媽媽的單純生活也將面臨巨大變化。

分享

戰爭是可怕的,雖然人類一再證明戰爭的可怕也一再印證戰爭的愚蠢,偏偏這個世界還是需要戰爭,因為戰爭才有彰顯人性的可能性、社會才有往前進步的動力、人們才能認清擁有什麼才最可貴、最後才能理解從古至今無數戰爭最初都源自個人的慾念,而信仰的人們就得為了看似無理卻又無法拒絕的價值觀付出生命,付出生命還是小的代價,更大的代價恐怕很多很多年都無法撫平。

分享

喬喬理解不了那麼多,但他漸漸知道,猶太人好像不如傳言裡的那麼可怕詭異,甚至,他還不小心喜歡上了艾莎,那是多麼不被允許的情愫?難道是艾莎用讀心術讀到他的心思,然後將計就計讓自己陷入回不了頭的境地?喬喬真的快要起肖了,到底是什麼情況?

元首能接受純種高貴的亞利安人跟惡魔貪婪的猶太人產生感情嗎?

是誰說亞利安人就高貴?

分享

納粹德國席捲歐陸時,以人種淨化為由對猶太人進行種族滅絕,在納粹定義裡的亞利安人是高貴非凡的民族,他們有著高挑身材、肌膚白裡透紅、金髮碧眼的外貌,相較於亞利安人,猶太人是骯髒汙穢的代表、是只懂得貪婪吸錢的傢伙,同樣身處在德意志地方,納粹不允許這種人共生在那塊土地上,那是殘酷的過往現實,可,真的能從外觀上辨別出誰是猶太人嗎?

關於金髮碧眼與猶太人的無法連結,K上尉最後賞了一記巴掌,喬喬這才赫然發覺自己與猶太人沒有不同,在戰爭的前提與理盲之下,猶太只是一個非我族類的反義詞,只要不合乎己方利益就能打成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而且毫無翻身機會,猶太人面對的苦悶,至今在世界各個角落與國家都還存在。

在台灣也都存在。

分享

該信任的到底是本來好朋友最後卻反目的元首、還是本來是敵人最後卻攜手的艾莎?不管怎樣,在喬喬內心直到最後都還認不清楚的媽媽與遙遠的爸爸,好像才是最後的依歸。

如果連家人都無法信任,這場戰,要打到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分享

相較於二十二年前、同樣以孩子視角揣摩戰爭現實的那段美麗人生,「兔嘲男孩」的歡樂與清新,著實給了觀眾很不同的感受,比起當年的淚水滿溢,或許現代比較能從不同立場去看待同一段腐臭了吧。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