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ZZ的奇幻之旅《海上鋼琴師》

能夠在20年後於大銀幕欣賞《海上鋼琴師》真的是太開心了,不得不感謝海鵬進了4K修復版,終於讓它於大銀幕重現。

已經在小螢幕上看過許多遍,原聲帶CD收了兩個版本,聽過無數回,但當大銀幕上傳出〈1900s Theme〉心中依然激盪不已。Danny Boodman T.D. Lemon 1900的故事,依舊是那麼的盪氣迴腸。雖然這次的修復版本並不是導演初剪的165分鐘Original cut,但能重溫125分鐘的國際版,亦是電影癡的幸福。

海上鋼琴師劇照
海上鋼琴師劇照
分享

本片原創是義大利名作家亞歷山卓巴利科的獨白劇《1900:獨白》,他畢業於義大利都靈大學,擁有哲學與鋼琴雙學位,1994年創立SCUOLA HOLDEN表演藝術學校,培養創作與表演人才,他得獎的暢銷小說曾受青睞改編成電影《異旅情絲》(Silk),自己也導過電影;寫過無數舞台劇本和小說創作。

這次重溫大銀幕,反倒品出《海上鋼琴師》有濃濃的舞台感,可能以前欣賞時專注於音樂與故事以及影像的表現,而忽略了。而且,也有濃厚的默片手法(這倒是以前就看出來),像是當MAX(普魯特泰勒文斯Pruitt Taylor Vince飾)問1900(提姆羅斯Tim Roth飾/2歲Roman Kuznietcov飾/4歲Easton Gage飾/8歲Cory Buck飾)他的音樂靈感都怎麼來?

鏡頭帶到議長、有錢的婦人,特別是從「通鋪」跑到「頭等艙」偷穿別人西裝上來的人,那個忽快忽慢的動作,還有無一句台詞的樂隊指揮,充滿戲劇性的表情,嗯,真的很「默片」啊,而且本來默片上映時,就會伴隨著鋼琴師,一邊彈著樂曲配合影像,想想早期的電影欣賞,配樂可都是現場演奏的呢!

「海上鋼琴師」劇照。圖/海鵬提供
「海上鋼琴師」劇照。圖/海鵬提供
分享

特別是當MAX初上船,風浪太大,船艙外的鞋亂「跑」,MAX東倒西歪吐到「無法無天」,好「卓別林」啊!而相較於1900的行走穩健優雅,成極大的對比,為協助MAX克服他的暈船症狀,1900將我們帶入他的「playground」(維吉尼亞號就是他的遊戲場,他的嗯熟悉的家),邀請MAX與我們一起進入,於是,在暴風雨間,我們跟著他的鋼琴與音樂共舞,猶如兒童樂園裡的咖啡杯、碰碰車,進入JAZZ的奇幻世界,然後什麼邏輯、物理慣運動性,完全拋諸腦外。

而本片最重要的故事發生地:「海上城市」巨型郵輪的「維吉尼亞號」,非常的壯觀。電影中她是由一艘165公尺長的俄國退役艦艇搭建而成,卻在歷史上確有其船(1904-1954),傳聞當年鐵達尼號沉船時,維吉尼亞號就在附近,還曾接收到其求救信號。而在甲板上望向到美國,看到自由女神那一聲「AMERICA!」也成了經典。(電影中的場景畫,出自於藝術指導法蘭西斯高費哲尼Francesco Frigeri之手)。

此外,耗資二千萬美金製作的《海上鋼琴師》,拍攝時曾在羅馬及奧德薩(烏克蘭)搭建了包括美國紐約、英國南安普敦、義大利那不勒斯等三大港口及30多處外景。

本片在爵士音樂主題下,它其實傳遞著移民的故事;一個義大利導演的第一部英語發音的電影;好萊塢很愛的義大利作曲家顏尼歐莫利克奈(Ennio Morricone);郵輪承載著從歐洲到美國尋找新生活的移民們;又爵士音樂起源於非裔美國人,也是思念遠方故事、流傳各個生命故事的音樂。

「海上鋼琴師」劇照。圖/海鵬提供
「海上鋼琴師」劇照。圖/海鵬提供
分享

導演朱賽佩托納多雷(Giuseppe Tornatore)用的演員真的非常用心,即使只是匆匆略過的樂器店裡的鋼琴調音師,都找來爵士鋼琴家Amedeo Tommasi飾演,他同時也與顏尼歐莫利克奈(Ennio Morricone)合作創作並演奏電影中的配樂。這時電影癡不禁想起導演的《新天堂星探》,他在尋找適合這些角色的演員,應該一如他電影中那般有耐心的慢慢尋覓吧。

音樂分量這麼重的電影,我們耳朵所聽到的音樂,當然都不是演員們親手彈奏的,鋼琴演奏主要就是出自於Amedeo Tommasi和Gilda Buttà,不過演員們也都在導演的要求下接受嚴格的樂器特訓,特別是TIM ROTH本來事前壓根兒是彈鋼琴外行。而飾演爵士大師傑利羅莫頓(Jelly Roll Morton)的,則是美國演員克拉倫斯威廉斯三世Clarence Williams III ,他本來更是出身爵士音樂世家,他祖父克拉倫斯·威廉斯Clarence Williams是優秀的爵士音樂家,他的名字更是承繼他祖父的名字。

(爵士大師傑利羅莫頓Jelly Roll Morton被認定為早期爵士樂的關鍵人物,是爵士樂第一位編曲家,他在即興創作時可以保留其基本精神和特徵。而且他真的曾說過自己在1902年發明爵士樂,引起了不滿。)

《海上鋼琴師》故事太美、音樂太美,電影太動人,以致觀影的我們完全不在乎這故事美得這麼的不真實,也完全不在乎它的真實與否,即便電影中的自由女神像是畫的、從郵輪看出去的紐約市,也是畫的,還有那曲最動人的主題音樂──1900錄唱片時,從窗口看著美少女彈的音樂〈Playing Love〉,那圓框的框景美女,就像照片裡的古典美人活了出來,電影癡拿《哈利波特》裡的「動」照片來比方,像不是就是照片中的美少女「生動了起來」,同時也是一種默片手法,那個從這個窗到那個窗。

其實,仔細看看,遠近比例、「活動」的樣子,都很默片(這手法跟《新天堂樂園》裡多多偷拍他心儀的少女如出一轍啊),也就是「很失真」,但音樂太美、影像太美,誰又會較真那麼許多呢!(攝影指導Lajos Koltai是導演的御用攝影師,《新天堂樂園》《真愛伴我行》同樣都是他們合作的作品。)

美少女由米蘭妮蒂莉Mélanie Thierry 飾演,原以為她是義大利人,結果是法國人,現在依然活躍於法國演藝圈,美麗如昔。演過的作品有:《巴比倫密碼 Babylon A.D.》、《公主和她的情人 The Princess Of Montpensier》、《莒哈絲的漫長等待 Memoir of War》、《天上再見 See You Up》……等片。

說到音樂,在鬥琴戲中,讓1900聽得美得落淚的音樂,即是爵士樂大師Jelly Roll Morton作的曲子〈the Crave〉,有心人不妨上網可以找到爵士大師的演奏版本。而當電影癡在電影院觀當到這場戲時,發現真的很用心,兩遍,用了不一樣的心情演奏,樂音的音色很明顯的不一樣,耳力好的影癡不妨仔細聆賞,這可是在原聲帶裡「聽」不出來的。(原聲帶中收錄的是Amedeo Tommasi演奏版本,不知兩首是不是同樣都出自他之手。)

「海上鋼琴師」劇照。圖/海鵬提供
「海上鋼琴師」劇照。圖/海鵬提供
分享

當1900把唱片母片奪下,說:「我的音樂和我的人不可分開。」徹底表達了爵士音樂的靈魂,爵士樂表現確實只存在演奏的那當下,不同時間不同空間,詮釋時的心情和時空背景都會影響樂音的表現,就像電影中一曲〈the Crave〉,也有不同版本。

當年亞歷山卓巴利科創作《1900:獨白》時,應想藉「1900」的故事向爵士音樂致敬,只是不知他原創時心中的1900是不是非裔美國人?但片中1900訴說著紐奧良之美的那段台詞,真的把那個爵士樂搖藍之鄉說得很美,有意思的是,顏尼歐莫利克奈(Ennio Morricone)創作的那盪氣迴腸的音樂,特別是大家最愛的〈1900s Theme〉和〈Playing Love〉(Gilda Buttà演奏)都很不「爵士」,但誰說爵士樂有一定什麼樣的音樂形式呢,電影癡也曾聽過一整張都很「古典樂」的爵士專輯。何必較真呢?

身為電影癡,對於4K復修版,唯一點點小小的不滿足是,這個版本並未收錄〈Lost boys calling〉片尾曲:

Roger Waters - "Lost Boys Calling" Lyrics:

Come hold me now

I am not gone

I would not leave you here alone

In this dead calm beneath the waves

I can still hear those lost boys calling

You could not speak

You were afraid

To take the risk of being left again

And so you tipped your hat and waved and then

You turned back up the gangway of that steel tomb again

And in Mott street in July

When I hear those seabirds cry

I hold the child

The child in the man

The child that we leave behind

And in Mott street in July

When I hear those seabirds cry

I hold the child

The child in the man

The child that we leave behind

The spotlight fades

The boys disband

The final notes lie mute upon the sand

And in the silence of the grave

I can still hear those lost boys calling

We left them there

When they were young

The men were gone until the west was won

And now theres nothing left but time to kill

You never took us fishin dad and now you never will

And in Mott street in July

When I hear those seabirds cry

I hold the child

The child in the man

The child that we leave behind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