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倒惡評《CATS貓》不需要討好人類這就是傑利可貓

《CATS貓》不知道是得罪了誰,在首映後各大評分網站一面倒的惡評,無論是影評或者是網友都用腦力激盪的來嘲笑這部音樂劇改編的電影,甚至有人提出應該要向導演追回奧斯卡,尤其預告那貓人們魔性造型比起音樂劇可以說更加的肉感,讓我對這部電影充滿了好奇,當我一早進入無人的電影院,我還不知道迎接我的是一顆毛茸茸的隕石。

分享

這顆毛茸茸的隕石裡頭包覆的並非熾熱的岩漿,而是邪魅勾魂的費洛蒙,藍夜的魔力充滿全片,《CATS貓》說的並不是貓的故事,也不是人的故事,而是貓人的故事,開場就相當清楚了,捨棄主角小白貓維多莉亞的人類是無臉的,然而在本片裡出現的貓人有著人的身體與人的臉,還有貓的絨毛與靈巧,因為似貓,所以他們不會如人一般抬頭挺胸直立行走,而是躡手躡腳搖晃著身體,跳來跳去,蹬來蹬去,輕巧地像貓,又表情豐富的像人,尤其尾巴更像有自己的生命,如著魔的魔術棒般,不斷蠕動著,時而高高翹起。他們生氣時會張牙舞爪,開心時會騷首弄姿,甚至發出尖銳的貓叫聲而非人類習慣的鼓掌或歡呼,他們是貓人,也是傑利可貓,漫漫長夜的擁有者。

湯姆霍伯並沒有去大改整個故事與宗旨,這個故事就是在這一個夜晚,各式各樣的傑利可貓要在舞會中以歌舞的方式介紹自己以求勝利,當他們被傑利可貓的長老選中後就可以擁有全新的人生,所以每隻貓人都使出渾身解數試圖稱霸舞林,同時初來乍到的流浪新貓人維多莉亞一邊認識其他貓人,一邊發現有一隻落魄的老母貓人葛莉茲貝拉。躲在角落偷窺大家,因為大家並不歡迎她。而在所有貓人之上,有一只綠眼的壞貓人麥卡維帝則打著自己的算盤要從這場比賽中勝出。

至於宗旨很簡單,就是只要能真誠面對,就算你有墮落的過去靈魂也能閃耀。

「貓」劇照。圖/UIP提供
「貓」劇照。圖/UIP提供
分享

《CATS貓》註定是一部留在影史的經典或邪典,首先,作為一齣歌舞俱全的音樂劇,數位科技將演員的體態展露的一攬無遺,於是貓人靈巧的肢體運動以及舞蹈,便能看的更加清楚,只有少數角色身披毛衣展現其地位或落魄,胖貓人與瘦貓人則是非常清楚的,進一步來看,所有的特寫都是一種自信的呈現,代表他們對於數位合成的結果都非常有信心,這是前所未有的裝容,一身合身的毛皮。

這是音樂劇所做不到的,而電影做的到的。

其次,看看胖艾咪(珍妮佛哈德森)飾演的珍妮點點那一段,簡直是大開眼界,將這只管廚房的胖家貓的工作能力表露無遺,人形化老鼠與蟑螂甚至如同人與貓人一般被等比例縮小,又是跳舞又是列隊,蟑螂大軍甚至在列隊行進中被珍妮點點隨意的抓起當零食吃掉,你甚至可以看到牠褐色的薄翼與聽到清脆的口感,就像蝦味先一樣,儘管景象怵目驚心,然而老鼠與蟑螂不正是貓最容易互動的兩種生物嗎?將其人化,同時保留貓與這兩種生物殘酷的上下關係,難道在2019也會傷到人或者某些族群嗎?如果觀眾連這一丁點小小的殘酷都無法忍受,就要跑出去嘔吐,就要跑上網抱怨,創作者還能創作出更令人印象深刻的風景嗎?

這是音樂劇所做不到的,而電影做的到的。

「貓」劇照。圖/UIP提供
「貓」劇照。圖/UIP提供
分享

電影以新貓維多莉亞的一夜冒險帶著觀眾一個又一個的認識各式各樣的傑利可貓,每一段的場景以及舞蹈可以說為那段要登場的貓人所設計,無論是眾貓人初登場的垃圾場與墓園、藏匿蟑螂與老鼠的廚房、仿如夜店的場景、冷清而寂寥的街道、林立的垃圾桶餐館、有錢人類的閨房(所以人類都去哪了?)與樓梯、破敗而月光能照進的埃及人戲院、陰森寒冷的港口……全都依照貓與人的相對比例去打造,於是我們可以看到一切都變得無比巨大也無比有趣,伴隨著幾乎沒有間斷的歌曲(不含歌曲的台詞只有一兩句)貓人們來來去去,跳上跳下,攝影機也來來去去,飛上飛下,不時拉近特寫小貓人人們的臉及其如著魔的身姿,因為不需要換幕,可以說是毫無冷場的瘋狂派對。

只要看著他們的運動,我們就可以看到每個角色的個性,首先主角維多莉亞(這是一個湯姆霍伯為了電影版增進其重要性的角色)從怯生生的被所有人的舞姿震懾,到熟練的跳出自己的舞,甚至唱出自己的歌,都以最具體的方式呈現,所以當我們可以用唱的,何必用說的?可以用舞出的,何必用演出的?所謂跨藝術改編,最重要的任務首先是弄清楚兩種形式,再來是去蕪存菁,戲說不是胡說,改編不是亂編,每一只貓人的舞蹈在本片中都有其獨到之處,比如年輕的首領貓人盟哥史崔普跳的舞就很有侵略性,動不動就想撩懵憒無知的維多莉亞,而較有份量甘比貓珍妮點點與有錢貓貓巴斯特瓊斯則是透過其他貓人以及場景道具或演或跳,雌雄大盜盟哥傑利與羅普蘭帝瑟則帶著維多莉亞,如馬戲團把豪宅裡從珠寶飾品到桌上食物都翻天覆地,舞姿既曼妙且媚惑,充滿活力的鐵道貓精湛的踢踏舞,清脆的踏在鐵軌上,打出具有活力的節拍……而在跳不動的老貓人身上,則因應其年齡改以歌聲服人,光是聽伊恩‧麥克連飾演的戲院貓高斯以顫抖但有力的身體,以最小的動作唱出老驥伏櫪,老而不衰的心聲,便令人動容。

而在預告中特別搶眼,泰勒絲飾演的邦貝魯琳娜則高傲的從空中登場,坐在巨大月亮上,慵懶的灑著貓草,嫵媚且危險的氣質表露無遺,不愧是給本片大反派,會魔法且樂於誘人墮落的麥卡維帝鋪陳登場的二把手角色,就算是配角也存在感強烈。

至於與女主維多莉亞有所曖昧的魔術貓密斯托福里先生,除了在前半部有拯救女主的橋段,後來也擔任了重要的角色,他性格善良,只是對自己缺乏自信,所以總是習慣當配角,用魔術替別人增色,然而這一夜他的魔術即將變成能與大反派抗衡的「魔法」湯姆霍伯將這個在原音樂劇較邊緣的角色提升到男主角的角色或許也是要更加強調這一夜是傑利可貓們的「重生之夜」。

湯姆霍伯真的不懂用電影才能拍的方式來拍這部音樂劇嗎?很明顯的只要看鐵道貓人那一段的表演,直接跨度好幾個場景,由室內的鐵軌到室外鐵軌(這邊還把鏡頭拉遠來呈現如樹枝般舞動的貓人人們與這個被人類打造出來的世界一比有多麼渺小,然而即便如此,貓人人們依舊能在這之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比如此段的表演者就是火車站人員的最佳工作夥伴,沒牠一切都無法開始運作),再從室外鐵軌一躍到火車內部。

我們就知道他其實是知道的,只是不想一直使用而已,比如什麼閃回、淡入淡出、交叉敘事等等……因為他相信自己的演員的表演能夠提供視與聽的饗宴,他相信他們的表演能撐的起時間與空間的連續性,相信他們的表演能撐的起整部片的節奏,更重要的是,如同茱蒂•丹契所飾演的貓人長老在日出之際對觀眾所說:

「不要依賴翻譯,因為你已經看到我們的工作與娛樂。」

是的,即便故事如此簡單,情節也沒什麼巨大轉折,他們已經使出渾身解數來舞動他們的生命給我們看了,他們的表演裡已流露他們最真實的靈魂。

「貓」劇照。圖/UIP提供
「貓」劇照。圖/UIP提供
分享

如果你真的想看一些新鮮的東西,而不是一直陷在無限的懷舊裡,然後抱怨一切都好無聊(請注意今年的兩大ip復仇者聯盟與星際大戰都一定程度借助了懷舊來試圖達到好評,當然細說來看是有所不同)你該拿出點勇氣,該看看這樣一部獨特而怪異的電影,昂首快步的它只能透過電影實現而無法以音樂劇呈現。

當影評與影迷們紛紛指責今日電影缺乏創意與嘗試,他們是否有想過自己對於真的有創意與嘗試的電影又有多少寬容呢?

相信假以時日,歷史會還湯姆霍伯一個公道,如同在眾多舊歌曲的新詮釋之外,泰勒絲為本片作出的新歌,與本劇經典歌曲《memory》對應的《Beautiful Ghosts》必然會留在歷史之中,留在少數看過本片的觀眾的記憶之中:

I never knew I’d love this world they’ve let me into

我不曾想過,我會如此的愛著他們讓我認識的這個世界

And the memories were lost long ago

回憶,早已消逝

So I’ll dance with these beautiful ghosts

所以我會和這些美麗的靈魂們共舞

傑利可貓用舞蹈定義自己而非他人。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