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道狂人》終點線前,夢想和現實的對決

《賽道狂人》改編自1966年福特汽車在利曼24小時耐力賽打敗賽車界霸主法拉利的故事。

其中更聚焦在跑車設計師卡洛謝爾比和賽車手肯邁爾斯的真摯友情,以及兩人如何聯手「對抗」兩大車廠的歷程。近期賽車電影最為人知的大概就是朗霍華的《決戰終點線》,一樣由兩名在賽車場上視死如歸的賽車手,譜出一段鐵漢柔情的故事,這兩部電影都同樣精彩,也都獲得非常高的正面評價,只是不同於《決戰終點線》亦敵亦友的關係,《賽道狂人》的兄弟情誼成分更高,同時在男子漢硬派風格的敘事框架下,說了一個不只有男生才會有所共鳴、女生也可能感動落淚的故事。

(以下將提及劇情)

分享

英文片名《Ford v. Ferrari》從兩間公司(兩位老闆)的名字為出發點,同時也為電影定下了「對決」的基調。恩佐法拉利除了用假消息哄抬合作價碼,在和福特的合作破局後還大肆辱罵福特的團隊,讓亨利福特二世氣得砸錢組成專業團隊,誓言讓福特的車重返賽車界榮耀(福特的創辦人亨利福特就是名賽車手)。一個是粗俗霸道的義大利佬,一個是財大氣粗的美國大亨,兩人在電影一開始都給人不好的印象,而這場「人品」對決,在最後的利曼耐力賽見分曉。

亨利福特二世在比賽中段就帶著老婆搭直升機去吃大餐,直到比賽快結束才回來「撿尾刀」,最後更同意了一個荒謬且極不尊重運動家的決定,他雖然贏了這場比賽,但在觀眾眼前已經是個失敗的企業家。相對於亨利福特二世,恩佐法拉利與車隊生死與共,比賽過程中更因為賽況緊張而慷慨激昂,在知道失敗時的黯然退場,映照出他的運動家精神,以及在最後福特車隊通過終點線時的摸帽致意,更表達了他的紳士風度,而他致意的對象是謝爾比,而不是福特亨利二世,更顯現出慧眼識英雄的企業家天分。

雖然這兩位的對決在以福特為視角的劇本,看起來像是龜兔賽跑的故事,但其實這場比賽驕傲又討人厭的,是那隻自以為跑得快的烏龜。

分享

而另一場對決則發生在福特內部,是兩位賽車好手與企業高層的角力戰。雖然邁爾斯和謝爾比早就知道這次的合作,肯定會綁手綁腳,但他們都有相同的理由接下這工作:重回戰場,重拾夢想。一個因為心臟疾病而無法再參賽,另一個則是因為個性偏執難以被車隊找上,兩人都可以藉由和福特合作重返賽車場,難得的機會當然必須掌握。只是磨難遠超過他們的想像,要面對各種公關陪笑、挑戰利己的公司高層,最慘的是還有一個昏君管理者,這一路累積的怒氣看似會在最後的不合理安排爆發,但邁爾斯的自我成長卻撲滅了火苗,看似是值得讚許的喜悅(妻子的認同),但卻又有幾分無奈感傷(兒子的打抱不平)。

謝爾比在發表會上的演說中提到,這世界上有一部份的人很幸運的找到他們可以奮不顧身投入的興趣,但更多的人則是無法去做熱愛的事而抑鬱著,這段明顯是在形容他們兩個人,但巧妙地轉換成讚揚福特的公關說稿,也是個不得不低頭的委屈求全。當他們發現車子的引擎再強,但其他零件也無法配合的時候,就像兩人被放在綁手綁腳的環境,很難一展長才的狀況一樣,好險他們對於賽車的專業夠執著,想盡辦法踩著那條底線,就像踩著油門一樣不能隨意鬆開,直到突破那7000轉速,才讓我們看到如此精彩的車賽(和電影)。

「你不可能每一圈都完美。」「但我會試試看。」
「你不可能每一圈都完美。」「但我會試試看。」
分享

原本以為《賽道狂人》是不需要電影院硬體、等下檔後在家看就好的劇情片,但在電影院看完之後覺得好險沒有這樣做!電影裡多場賽車比賽,都需要遼闊的銀幕才能用身歷其境的感覺,賽車手的視角拍攝,讓你可以感受到什麼是時速200公里的狂飆;轟隆隆的引擎聲經過處理之後,不再是路邊飆車族的刺耳噪音,而是點燃熱血的環境音,這必須要有劇院的音響才能沉浸其中。

雖然片長兩個半小時之久,但整部片都是「對決」的交鋒。

後半段更是兩場緊接而來、讓人腎上腺素飆升的比賽,整部電影還真的找不到可以刪減的地方。這部電影就像父子的那段對話,你覺得它無法每一圈的跑得很完美,但它不只盡力做到,還做得盡善盡美,《賽道狂人》值得在今年獎季拿下幾個獎座。我想幾年之後這部片,應該會成為商學院的影音教材吧,幾乎大公司看得到的管理問題都出現在片中,也有員工身為小螺絲釘的無奈。

這應該是百年不變的企業生態,而如何在其中自處,我想《賽道狂人》或許可以給你一個答案。

《賽道狂人》(2019) [9/10]

分享

→原文請參考←│ 按讚→ 欸冷的直感影記粉絲團IG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