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普照》與內在和解及他人共生

看完國片大作「陽光普照」,當片中陰鬱灰暗的色調,終於在片尾10分鐘轉變成澄黃明燦,劇中主配角何以能重新見到生命中的陽光?走回家的路上,我臉上的表情跟劇中人物一樣不動聲色,但眼淚在心中泌泌的流著,這是一部影片,敘述如何與內在的自我和解,與他人共生的療癒過程啊!

「陽光普照」劇照。 圖/甲上提供
「陽光普照」劇照。 圖/甲上提供
分享

片中的家庭是我們周遭熟悉,甚至就是我們這些台灣小老百姓的寫照,我們都不習慣形於色,不習慣與人吐露心事,即使是家人,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數十年,我們也很難知道,同樣的環境,為何養成的內在是如此不同?看過此片的朋友都能發現,劇中的每個人物,內心都有陰影,都有無法言表的痛苦與無奈,這也是我們在真實人生中,無法逃避的內心世界。

劇中很經典的台詞:「世界最公平的是太陽,因為地球的每一個角落,一年一定有一半的時間照得到太陽。」

是的,我們都期待在太陽照耀下的溫暖與明亮,而且,我們都一定有相同的太陽在照著,但是,為什麼在遇到黑暗的事情,被巨大的悲傷吞噬之後,我們的人生被滿天的烏雲與陰暗取代,是甚麼會讓我們重新看到「壞事的後面會有好事」、「烏雲的背後一定會有陽光」呢?

巫建和(左起)、柯淑勤、陳以文以及許光漢主演的「陽光普照」。圖/甲上提供
巫建和(左起)、柯淑勤、陳以文以及許光漢主演的「陽光普照」。圖/甲上提供
分享

我們在電影中,看不到導演告訴我們這些事件是怎麼形成的,主角們的心情如何演變至此,但每個人都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來自生活、人際關係,來自別人或自己的期待。我們跟他們一樣,都在家人的生活裡扮演重要的角色,同時也要面對自己的內心掙扎。重點是,只要願意踏出與自己與他人和解的一步,蝴蝶效應就會產生,就會幫助我們撥開那厚厚的陰霾,讓陽光透進來。

(以下有雷)

柯淑勤飾演的母親是勇敢堅強愛夫愛子的溫暖太陽,但她的表情永遠是皺著眉沒有笑容,她決定收留照顧懷孕的小玉,卻沒有讓獄中的兒子阿和知道。她不求回報,她只盡為人母或體諒包容後輩的責任,卻讓新生命成為點燃阿和反轉的一個火苗,引發了阿和為自己及妻小負責任的正向生存能力。

父親陳以文,我覺得絕對有資格贏回金馬獎最佳男主角,他把一個卑微的小人物、不知如何表達對家人的愛的傳統父親角色,演得太貼切。他原本個性也是見不到太陽的,但他終於在與大兒子的夢境醒來後,走去小兒子阿和打工的地方與之和解,並用無人知道的強大父親的愛,在背後,勇敢地改變了阿和的人生。

劉冠廷在「陽光普照」有亮眼表現。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劉冠廷在「陽光普照」有亮眼表現。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分享

當這對平日無言或怨懟叢生的夫妻,在山頂燦陽下和解時,柯淑勤只能一拳一拳的,用這樣飽含多年埋怨、苦楚、卻親近(能拳拳到肉的擊打,也是最大的親密了,不是?)的方式,來與丈夫重新開始新一輪的人生。登高望遠,下半生還很長,他們形同陌生人的上山,終於能攜手下山,導演何等寬容。

劇中的大兒子和菜頭,並未走到與自己和解共生的地步,他們陷在只有自己能解開的困境中。

我最近也進入一段難解的情緒難關,表面上,一切如常,只有自己知道有多難熬;無關他人如何對待,如果能饒過自己,找到放手、看開、重新尋回生活重心的焦點,那一切都會不同。我知道一切自我療癒的原理,但有多難,我也知道。

温貞菱以「陽光普照」提名女配角。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温貞菱以「陽光普照」提名女配角。 圖/金馬執委會提供
分享

隨著劇情走到最後,劇中人物面對自己的心結,打開悠悠關卡,決定放手一搏,或是突破心牆去表白或道歉,那樣的心情轉折,電影沒有說,但我深刻的知道,那不容易,因為最大的敵人是自己,我們毫無招架之力的內在小孩。

所以,看到柯淑勤飾演的母親,可以收拾大兒子的房間,清掃塵封多年的陰霾,然後在與小兒子共騎腳踏車的後座,重溫久違的風和日麗,「陽光普照」,我想,全戲院的觀眾,絕對跟我一樣動容。林生祥的貼切配樂,讓我驚醒這是一部電影,但成功地喚醒將回到現實生活的我,要與自己和解啊!饒恕自己,與他人共生,才能重新看到烏雲背後的陽光。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