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定義「快樂」很可笑,悲劇人物轉變成反派的英雄崛起

「有心理疾病最糟糕的是,所有人都期待你假裝自己沒病。」

生而為人,就一定要活得很快樂嗎?「保持微笑才會討人喜歡」、「你就是都不笑好運才不會來」,從小這些話出現在耳目所及的各種訊息中,無孔不入、想逃也逃不掉的灌輸進潛意識中,說的好像「快樂」決定了人生一樣,而大家也就這樣相信了。弔詭的是,這社會不到半數的人感到快樂,卻讓快樂生存準則支配了整個社會,怎麼覺得這樣的80/20法則好像也在哪裡出現過...啊!

分享

不就和現在社會頂端那些人說的屁話一樣嗎,「要努力工作才能向上爬」、「台灣人就是只顧著小確幸才會退步」,這些話說的這麼慷慨激昂,只是讓做不到的人開始自我質疑、越來越不快樂,忽略了自己也擁有成功的特質。

而我覺得,《小丑》之所以讓人有所共鳴,甚至覺得他有值得被崇拜的高度,就在於他成功的突破了這樣的框架。

分享

(以下有雷)

亞瑟從小到大都活在一個框架中,生理上被強迫歡笑,心理上的善良讓他覺得應該要笑,媽媽總是叫他的暱稱「快樂」,而他也從事著可以帶來快樂的工作,快樂是他以為的使命,所以他拚了命想要去達成。但在這瘋狂的世界,亞瑟的良善已經無法為他帶來快樂,快樂看起來更像是他的胎記,大家看到會嘲笑的那種,而且想遮還遮不掉,變成了一種詛咒,對於他的遭遇,「快樂」一詞是完全的諷刺。

到底什麼是社會最底層的感覺呢,是三餐不繼溫飽,還是衣衫襤褸在街頭乞討?我覺得比這些還可怕的,是社會關係的排擠,《小丑》明確的詮釋這樣的壓迫。

分享

「你從來不曾聆聽,對吧?」

笑得開心卻引人側目,一個看似上天恩惠的小玩笑,變成了推向深淵的絕症。明明只是想逗小孩開心的善意卻還要道歉,這是正常的嗎?他想帶來快樂的使命,選擇可以完成使命的小丑當職業,但卻只是變成無人理會的招牌看板,甚至還遭到恣意破壞,這是想帶來歡樂的人應該要得到的回饋嗎?明明認真工作卻被同事陷害,只是需要父親的擁抱卻遭侮辱,想得到偶像的肯定卻被訕笑,唯一會關心自己的母親患有妄想症,間接告訴他目前的人生都是謊言,連伴侶都是幻想出來的關係,當幻想伴侶看到亞瑟時的一臉恐懼,讓亞瑟透悟了一件事:「他在社會中是沒人理會的邊緣人,要是被注意到便是一陣喊打,各種暴力把他踩向社會最底層,如果要向上,只能靠暴力了。」

那把同事拿來陷害他的槍,成了他拯救靈魂的武裝。當整個社會在瘋狂扭曲,那他又何必走得如此正直?而且何謂正直,何謂快樂,這些都是「某人」的定義,與他何干?只要敢扣下板機,就能直接躍上社會最頂端,加入掠食者的行列,何樂而不為?「你必須抹滅原來的你,才能成為心目中想成為的那個人。」,《火箭人》的這句台詞說明了亞瑟這段轉變的其中一種可能性,說明他是希望被注意到的善良之人。但另一種可能是,他開的第一槍解開他壓抑已久的束縛,解放了在他心中潛藏已久的無盡之惡。

「我曾以為,我的人生是場悲劇。但現在我意識到,它原來是場喜劇。」

無論是善是惡,亞瑟重生了,並找到屬於自己的快樂。無樂不作不需要理由,那無惡不作也不需要像每個電影反派都有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想成為令人聞風喪膽的壞蛋,太多理由是會削弱恐懼感的。當然這社會還是應該隱惡揚善,小丑的惡行並不值得讚揚,但讓一個善良的人有如此大的轉變,讓人更看的清現實生活帶給人的壓迫有多沉重。更重要的是他跳脫了世俗框架,定義了自己的快樂,不用再在乎別人的期待,悲劇就此變成了喜劇,並得到了真正的自由,我想這才是在看完電影的壓抑之餘,得到的一點點解脫。

對於覺得定義「快樂」很可笑的我來說,這是一名悲劇人物轉變成反派的英雄崛起,TheJokerrises。

歡迎加入粉絲團欸冷的直感影記 IG也全新開張囉 https://www.instagram.com/allenmovienote/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