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女養成記》姊姊是妹妹的革命先行者

《俗女養成記》裡陳嘉玲童年被設定在1988年前後,歷時前總統蔣經國逝世的時代背景,那時台灣民主化浪潮掀起,我才兩歲,稱不上真正跟得上劇的背景脈絡。但是我上面有一個大我六歲的親姐姐,因為有了姊姊,我勉勉強強跟得上那個年代流行,偶而插得上幾句。

《俗女養成記》劇照。 圖/華視提供
《俗女養成記》劇照。 圖/華視提供
分享

早在我三四歲起開始有了童年印象,我記得我們全家中秋節時在嘉義民雄某河堤上的「萬家香烤肉醬」、一起圍在電視看公視《愛的進行式》、《五燈獎》、《鑽石舞台》、《中國民間故事》,媽媽沒事在家會收看《傅培梅時間》並手抄食譜,晚一點姊姊和哥哥開始騎著拉風的捷安特,全家到錄影帶出租店、裝第四台、姐姐老是收集貼紙跟報紙的明星圖片並剪輯成剪貼簿、喜歡日本明星「吉田榮作」跟香港「四大天王」,收看《飛越比佛利》、《東京愛情故事》。

我那姐姐在聯考失利後,進入了國四班(等我到了上高中,國四班基本上已銷聲匿跡),最後差了幾分還是沒上嘉義女中,於是改念五專,她本來一直想唸高雄文藻語專西班牙文科(這不是後來嘉玲母親幹醮她偷改志願卡念西班牙語系如出一轍嗎?),但是被爸媽否決,並且聽從美國農經博士二伯的建議改念園藝科(我從來不知道她喜歡花花草草)。

(右)楊麗音、(左)于子育在華視新戲《俗女養成記》中飾演婆媳,彼此互相較勁。(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右)楊麗音、(左)于子育在華視新戲《俗女養成記》中飾演婆媳,彼此互相較勁。(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庫照片)
分享

反正我那老姊,一向身為長女對父母恭敬有禮,不像哥哥跟我,宛如脫韁野馬。每次公主扮家家酒,她都自願當女傭服侍王子哥哥跟公主的我,雖然餐點只有鋁箔包飲料跟肉鬆。我姊直到17、18歲歲,開始幻想著旅行,常常在當時尚未收店的「衣蝶百貨」頂樓「誠品嘉義店」買旅遊書,嘴巴常掛著哪天要跟《新娘百分百》裡的「休葛蘭」一樣開旅遊書店。

總之,哥哥從小到大都是父母的頭痛人物,小學國父銅像潑漆、打群架掉牙到國中時到其他學校堵人報仇,哥哥早已在他自己的「路上」。姐姐直到20歲,某天突然說要去峇厘島展開她的自由行,遺傳自整個嚴苛家族都神經質愛緊張愛質問人的爸爸一聽便說萬萬不可,萬一被騙怎麼辦,路上有很多壞人,怎麼可以「自由行」?耳根子軟的媽媽,本來覺得沒事,後來被爸爸神經質傳染,聽了也覺得萬萬不可。

《俗女養成記》劇照。圖/華視提供
《俗女養成記》劇照。圖/華視提供
分享

那是我姊的第一次「女性獨立革命」,後來爸媽去查證旅行社姊姊所購買的機票行程,才放心地放人。記得送她搭往機場的巴士前,我還在她行李箱偷塞國中家政作品布丁狗說是要陪伴她,卻慘遭發現惡作劇。

後來的歲月,我上大學了,姊姊在連鎖便利商店當店長開始每個月幫媽媽給我五千元零用錢,這時候也開始交男朋友,有了奇怪的打扮。直到她三十歲出,說要去澳洲打工度假,又是一陣家庭革命,應付爸媽的重責大任突然落在我身上,才發現原來她除了工作賺錢,當長女其實要應付的事情很多。又再十年後,我也去了澳洲,這時候已經沒有人反對我了,父母只能給予祝福,因為老姊早就在前面鋪好路了:自助旅行、交男朋友、去澳洲打工度假、追星追夢。

《俗女養成記》劇照。 圖/華視提供
《俗女養成記》劇照。 圖/華視提供
分享

我的姊姊、辦公室長我十歲的姊姊上司們多少有《俗女養成記》裡面的陳嘉玲影子,她們這一代夾在母親退休世代跟我們這些85後的妹妹之間,是台灣民主化浪潮背景下,呼之欲出的女性覺醒世代,身負家庭責任,幫放浪形骸的妹妹們在前線打仗解圍的勇敢女生們。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