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被片名給騙了!《我家有個開心農場》年度最瘋狂紀錄片

開門見山的說,《我家有個開心農場》絕對是今年最不可錯過的電影之一,不要被片名給騙了,本片擁有的絕對不只有溫馨的開心農場,還有刺激的廢土生存、以及驚險的深夜追兇、動人的人獸互動,透過一個又一個的精采轉折,見證一對夫妻將兩百多畝的法外之地變成人間仙境,而這一切都不出自場面調度,而出自一點一滴的生活記錄。

想想看一對本來住在小社區的夫妻,一個是廚師、一個是攝影師,兩個人都是農業門外漢,因為領養了一一只愛叫的流浪狗塔德,使得廚師妻子茉莉的農場夢有機會實現,因為他們因為塔德太吵而被踢出社區,然而妻子的農場夢卻夢幻的彷彿不可行,她夢想的農場是如傳統農場一般有各種動植物的農庄,這自然引起大部分農夫譏笑,因為現在的農場大多為了提昇效率,只種植單一作物,並且大量噴藥,於是好不容易從親友籌得資金的莫莉與約翰再次陷入窘境,他們在網路上徵求傳統農業專家的建議,卻等待了很久,因為大家現在都以工業化的方式進行單一作物的農物栽種,而傳統農場的智慧正在逐漸消失……

這時,一個神祕人士艾倫出現了,他告訴莫莉與約翰,他們的夢想或許有機會實現,只要他們照他的話作,一個生態多樣性的農場是可以實現的,作為一般電影,這當然是一件很常見的戲劇情節,然而這可是一部紀錄片,一個仙人似的傢伙出來,要求這對夫妻用他們想不到的方式重建這片他們買下的荒地,首先,把荒地上還能生產經濟作物的果樹通通挖掉。

這還不是最瘋狂的,約翰為了實現多樣性,要求他們移入共兩百多種動植物進去,而這些完全違反當代農業邏輯,當然連農地本身的規劃也非看去一望無際的機械構圖,反而是充滿曲線與圓圈的農地,在約翰作為動物攝影師長期的專業下,我們可以看到貧瘠的土地如何被復活的過程,土地的生命力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而是充滿了軟黏的蚯蚓還有豐盈的水粉的具體畫面,這聽起來就像是你可以在發現頻道或動物星球會看到的東西,然而本片還有更多的戲劇性,這汲取自長期記錄所留下的動人瞬間,就像蜜蜂不斷的提昇巢內蜂蜜的黏稠度一般,最後使得片長的九十分鐘相當飽滿且綿密。

重劍無鋒,大巧無功,由於是長達數年的農地計畫,加上隨著農地的生長,一個問題解決,新的問題又出現,時時刻刻的記錄帶來的是雙重的享受,首先是那些慢動作且清晰的動物影像,還有那些如果不是總在攝影絕對不會捕捉到的動人瞬間,比如夜半捕食雞隻的,居然是他們養的其中一只牧羊犬。我們看到的是這些動植物不只是作為產品被對待,更如同他們的家人一樣,同時這些動植物又像一塊又一塊的積木般,尋求著平衡,當果樹長的太多,小蚜蟲、蝸牛,大如鳥類、土撥鼠都開始出現、甚至雞隻大量死亡,因為郊狼開始被吸引進來,正常的農夫可能就架起電網,給作物施以農藥,並以各種方式試圖消滅這些「害蟲」

然而在他們這種瘋狂的「多樣性」優先的視角下,經過思考與次次差點越界的猶豫,他們一個又一個的給這些被視為害蟲的動植物找到他們在這多樣性農場裡自己的位置,蚜蟲交由瓢蟲來處理、能夠促使土地透氣的土撥鼠藉由邀請進來的貓頭鷹(他們給貓頭鷹做了巢,邀請他們入住)、臭䶇、蛇、以及本來只吃雞的郊狼來控制數量,而樹上那些巨量的蝸牛(試想整棵樹上全是蝸牛攀附,好一個密集恐懼者的惡夢)則交給他們所飼養的鴨來當加菜,使得鴨更肥更大,同時也更健壯,並讓那些鴨在行走時不斷的翻動土壤,甚至讓骯髒的鴨屎能直接作為肥料增加土壤的肥沃度,而那些因土地肥沃,果實肥美跑出的蟲蟲們?雞群們正蠢蠢欲動準備大飽口福,至於停在樹梢,吃果子的鳥?大老鷹會來料理他們。

我們看到的是越來越複雜的生態系統,彷彿一個越來越穩固的建築物,雖然看似對提昇產量沒有立即顯著的幫助,卻使得他們可以捨棄大量用藥還有那些對動植物憎恨的心理狀態,一次又一次的自然災害,比如狂風、暴雨、乾旱,都不斷的證明著這樣的複雜平衡狀態有助於彼此的存活,當附近的農場因災害損失慘重時,茉莉與約翰的農場卻越來越強壯。

即便他們的導師艾倫因癌症不幸離開他們了,他們卻依循著艾倫的教誨,藉由尋求達成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平衡,在解決一次又一次的農場災難的同時,使得農場更加的強健,於是看似是在繞遠路,最終卻走的比其他農場更遠,當初死去的蜜蜂們,從別的地方回來了,而農場的成員也日益豐富,野生動物似乎具有某種直覺,懂得自然的加入這個人造的農場大家庭,並找出自己在這生態平衡中能夠扮演的角色。

由於多樣化的農場經營,便註定了本片天生的具有更多的動物之間的天然化學作用,我們看到牧羊犬從害怕羊群的兩條小毛孩慢慢長大,成為保護羊群的英勇護衛,我們看見一頭在郊狼突襲下失去母親的小羊,如何在農場員工的細心照料下,慢慢融入羊群,我們看見一頭被前主人嘲笑為「醜女貝蒂」的小母豬,如何在這個農場裡得到名為「艾瑪」的新名字,同時展露了自己改造環境的智慧,並不負主人寄望的生了好幾批十幾隻的小豬,並越長越大,成為如山般的壯碩母親,甚至跨物種與一只被趕出雞群的單身公雞油頭產生奇特的情感,接納他進入自己的豬窩休息,甚至我們在後半段看到,那只孤兒小羊走近一頭大牛,進行了只有動物才能懂得平靜交流,如同約翰所說的,他學習愛犬塔德做的,觀察這日新月異的一切,因為不同動物的眼神裡,充斥著不只作為商品,而是作為生命的活力,而那並非純粹的野性。

莫莉與約翰的農場日日充滿如此有趣又稀鬆平常的「動物劇場」使得我們竟忽然如約翰仰望星空時所領悟到的一樣,當我們觀察群星時,時常忘記我們所居住的星球也是其中一員,正如我們觀察動物時,時常忘記作為人類的我們也是其中一員,然而我們卻毀滅了這個家園,驅逐了其他成員,最終將殺戮的眼光轉向作為同類的彼此……釀成不可挽回的悲劇。

或許是為了呼應這一點的領悟,約翰將妻子的生產與動物的生產交錯剪接在一起,而其後兒子開心的踏在這片他們父母所艱辛開創的仙境上,作為觀眾的我不免也為之感動,這不只是因為在劇情上他們克服了一切困難(請注意本片洽到好處的剪輯處理,將十年的開墾辛勞化約為節奏精巧的,時不時來一場危機,又來一個轉折的電影,而這對於擁有越多精采影像的剪接者而言往往是最困難的事情,因為你會想通通放進去,更別說本片導演就是男主角約翰,對自己家發生的美妙時刻當然會更難割捨,然而他最後還是把片子剪到剩九十幾分鐘。)

作為一個不敢做夢世代的成員,對我而言《我家有個開心農場》不只是讓我看見了杏花巷農場這樣一個產業的成功,他更是告訴我們夢想與現實其實並非絕對對立的,重點是你能不能找到正確的方法,同時保持信念堅持下去,這個坎過不去的話,我們就會永遠活在「我現在的生活很痛苦,因為我捨棄了我的夢想,但這才是現實該有的樣子」的這種邏輯之中,事實上夢幻的夢想從不簡單,它甚至有時是錐心刺骨的,然而捨棄了夢想,生活就會比較好過嗎?

我認為重點在於那個夢想對你而言是不是真正的夢想,亦即你是否為其辛勞而感到滿足,這過程也絕非會是一瞬間的選擇,如同猜謎問答一般,答錯一題便淘汰出局,答對一題便贏者全拿,而是會如同鏟土一樣,絕對是從硬土開始鏟,直到軟土還是得繼續鏟,十年辛勞,九十分鐘,除了寫出這篇文章,推薦大家進電影院看一看這一對瘋狂的夫妻如何從農業門外漢,變成風靡全球的生態農場擁有者外,我認為已經沒什麼好說的,因為這絕對不只是關於對對生態農場有興趣的人(事實上很少吧?)而是關於我們這些將死之人,如何經營人生這齣充滿歡笑與淚水的農場而不致後悔。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