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經歷恐怖才知道自由可貴

讀了《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台灣時報出版。

作者李志綏是北京人,醫生世家,其大曾祖父李德立是清朝同治,光緒年間的御醫,同治皇帝患梅毒,但慈禧太后只准醫生按水痘治,李德立曾冒死向慈禧太后說不能這樣治,不是水痘,結果慈禧太后太怒,幸好沒有殺他,讓他戴罪行醫。可見中國之專業學問也不一定不行,只是中國一直有政治介入專業的傳統。

李志綏在二戰時就讀於四川成都華西協和大學醫學院,校中大部份教授為美國人,用的是英文課本,接受的是現代西方訓練。國共內戰時李志綏已結婚,在澳洲當船醫,妻子吳慎嫻是社會學畢業,在香港工作。內戰結束後,李志綏受到「新中國」的感召,覺得實行白澳政策的澳洲終究不是自己的地方,決定和妻子回到北京。

陳雲﹙中﹚與毛澤東﹙右﹚合照。中新社
陳雲﹙中﹚與毛澤東﹙右﹚合照。中新社
分享

作為一個難得受過西方現代醫學訓練的醫生,李志綏​回到新中國的北京後還是繼續當醫生,後輾轉有機會替毛澤東行醫,因得毛澤東的信任和歡心而成為他的私人醫生,(非李志綏所願也打破了其祖上不再當御醫的家訓)。

整本書的絕大部份篇幅都在寫毛澤東,因為是醫生的身份,所以清楚毛澤東的身體狀況,私生活,和其身邊的人的互動,以及重大歷史事件發生時毛的第一反應和他說過的話,作為毛的御醫也常需要替毛身邊的人看病,如江青,因而也難免陷入政治和權力的鬥爭。

根據本書所述,一直到最後的日子,毛澤東的身體都沒有什麼大毛病,但他衛生習慣非常糟糕,比如他不洗澡,只喜歡用熱毛巾擦身,他不刷牙,只用茶漱口,所以他的牙齒都爛掉,有嚴重的牙周病甚至還化濃,毛澤東​有隱睪問題,所以老年時有精液而無活力精子,沒有生育能力,所以也不戴套,有性病也不治,到處傳染給供他淫樂的女子。

毛的私生活非常淫亂,有著帝王般的特權,過著帝王般​的生活,成日無事時就讀二十四史,想著各種政治鬥爭的謀略,每個星期都有數場舞會,讓他認識和接觸年輕的女子,這些女人因為對毛的個人崇拜所以都心甘情願地被毛「寵幸」,待毛膩了就換下一個。

1972年,中共領導人毛澤東與美國總統尼克森歷史性會晤。(維基百科)
1972年,中共領導人毛澤東與美國總統尼克森歷史性會晤。(維基百科)
分享

毛澤東的精神狀態可說是父權的極致,他覺得自己比任何人都高級,大躍進餓死幾千萬人他也不會難過,無動於衷,成日想的都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權力,鬥倒任何可能成為他威脅的人。作者對毛的態度也從一開始的尊敬崇拜,到後來漸漸地看清毛的本質,而感到厭惡只是想要明哲保身。

在毛死了好些年後,作者和妻子找到機會移動到美國,才有機會將這本書寫出來。

北京天安門前的毛澤東像與監視器。 圖/美聯社
北京天安門前的毛澤東像與監視器。 圖/美聯社
分享

這本書裡作者對自己寫得不多,但我對這部份的興趣更甚於毛,回顧作者的一生,似乎都是為了毛而活。

想盡各種辦法在權力鬥爭裡不惹禍上身,一輩子就這樣過了,如果活在一個太平時代,或他沒有回到中國,他可以成為一個神經外科醫生,可以幫助很多的人。可能更令人難過的是,當初回國的決定,也貼上了妻子一生的幸福。

經歷過恐怖的時代,那個世代的中國人知道自由的可貴。

可嘆的是,今日有很多華人,卻因為物質生活的改善,而心甘情願地獻上自由。

1966年8月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首次接見各地到北京串連的紅衛兵。 (法新社)
1966年8月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首次接見各地到北京串連的紅衛兵。 (法新社)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