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髓知味 ── 讀恐怖成語故事

我從袋裡掏出秀赫老師的新書,泡了一杯熱茶,七、八月的睡前讀物就決定是它了。書封的少女非常寫實,有著無以名狀的表情;我將書本從袋裡掏出時甚至嚇到了家裡的貓咪。它拱起背來對書大聲嘶吼,就像對第一次見面過於唐突的客人那樣。貓咪在驚嚇後憤憤跑去大吃幾口飼料,又洩憤似的水舔的嘖嘖有聲,最後坐在床沿梳理起自己的毛髮;看著它津津有味地舔著自己的鬍鬚,我也喝了一口熱茶喬好姿勢,開始看起我的書。


《儚》是一本恐怖成語故事,「恐怖」這兩個字是當初吸引我閱讀的主因。我喜歡「恐怖」的東西,恐怖的小說、恐怖的電影、恐怖的漫畫,但第一次聽過恐怖的成語。「恐怖」聽起來不應該是每個人每天應該要有的情緒,但搭配上大家日常能見的成語,真是令人心跳加快(?)的組合呀。秀赫老師用俐落且不假思索的文字,配上挑戰人類理解極限的情節:有些故事嘲諷、有的故事悲傷、有的令人發噱、有的令人思考。這些故事跳脫了精美的詞藻雕琢,這樣的敘述有點像是隔壁王媽媽跟今天上菜市場的李阿姨八卦的感覺(然後你在旁邊聽到,所以用文字整理下來準備稍晚發到批踢踢的媽佛版),也有些血腥的情節,但死亡不會是你在本書中看到最害怕的東西。喜愛媽佛版的鄉民如我,最近著迷於一種日本的恐怖故事類型叫做「人怖」,這個故事裡沒有靈異,只有活蹦亂跳的大活人,上演一齣又一齣令人膽顫心驚的恐怖事件。秀赫老師的書裡其實有些篇章與「人怖」的概念不謀而合,一些顛覆想像的情節,配上一些對於台灣時事的刻寫,社會議題的針砭…...其實仔細想想,恐怖與成語都是蠻日常呢。


書拿回來的第一天,我看了幾頁就準備上床睡覺了。我清楚的記得自己將書封朝上放在書桌上。隔天早上醒來,書已經掉到地上,變成了封底朝上的姿態。坐在書桌上的貓,用撒嬌的眼神看著我,又開始津津有味地舔著自己剛吃過早餐的鬍鬚。我突然想到這篇書評小記的標題了。


文/林安柏

忙的時候傾心在翻譯,不忙的時候喜歡寫作。有時煮咖啡,大部分時候煮字。對於吸貓的需求大過吸菸。喜歡恐怖片、閱讀跟曬飽太陽衣物的香味。下輩子如果可以要投胎成一條殺人鯨,因為這輩子太愛講垃圾話。


► 想投稿更多聯文書評,可寄:paula.chiu@udngroup.com,信件主旨標明【網路書評投稿】。此投稿不計稿費,特先說明。

► 推薦閱讀:《儚:恐怖成語故事》林秀赫 著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