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消極掰/那個失敗又破碎卻讓你因此而獨特的人生

強尼戴普新片「人生消極掰」,被譽為是近十年來最好的演出。圖/采昌提供
強尼戴普新片「人生消極掰」,被譽為是近十年來最好的演出。圖/采昌提供
分享

線上的影評若是用比較正向的態度寫這部片,不外乎用追求自我、積極面對、大膽嘗試來形容Richard 得知他僅剩六個月壽命後的所作所為。而我想用一個很特別的角度,也就是一個死亡守門醫師的經驗,來談談這部片中的「自我」、「他人」、「愛」與「終極的孤獨」。

先談談「自我」,在這裡要先點出的是,真正的「生命整合」是「建塑自己已存在過的人生的價值與意義」。

Richard 說他的人生是失敗的、破碎的,但「它必須是如此」,而這些失敗與破碎所形塑的人生,正是他這個人一輩子所累積的選擇與決定而來,這成就了某部分的他,當然可能也摧毀或隱藏了某部分的他,但重點是「滋味」,所以Richard 並沒有因為來日無多,瘋狂地想要變成另外一個他曾經想當卻一直不敢實現的樣子,他不停地回頭,思索、探問自己過去的每一天,因此最後他是感激的,甚至在片中可以看到他在咀嚼與回顧之中做足了「道謝」

強尼戴普在「人生消極掰」中演繹只剩6個月壽命的大學教授。圖/采昌提供
強尼戴普在「人生消極掰」中演繹只剩6個月壽命的大學教授。圖/采昌提供
分享

(唯一他沒有道謝的是他的老闆,也就是校長,但不是因為他是老婆的外遇對象,而是因為他衷心地看不起他,是個人生核心價值與他背道而馳的人,這一點,從Richard 是個連在癌症病人互助會、或是晚宴不認識他的同仁旁邊都願意釋出溫暖與真意的人可以看得出來)。

Richard 抽菸哈草、和酒吧服務生尋一時的歡愉、在被動消極的狀態下接受學生男男性行為的邀請、把並非真心真意想修他的課的學生趕走、對學生憐愛卻嚴厲的批判,這些行為總是被很概括的定義為「追求以前不敢追求的瘋狂」。但其實我看到的是Richard的謙抑,他是多麼理性又有所準備的去行這一切作為,因為,他不只真的是要體驗這些可能被人類們定義為某種美好與解放但道德枷鎖極強的探索,他還想知道,做過這一切的自己,想法會不一樣嗎?所以,他想探索的是「自己」,當被不同的經驗衝擊後,他到底是不是會做出不一樣的選擇?他到底還是比較喜歡與習慣什麼樣的人生?

強尼戴普(右)在新片「人生消極掰」演出意志消沉的大學教授。圖/采昌提供
強尼戴普(右)在新片「人生消極掰」演出意志消沉的大學教授。圖/采昌提供
分享

再來,我們談談「他人」。

我想從也是接近片尾,女兒問他的「你和媽媽為什麼不離婚」這個問題開始談。Richard簡短回答了幾句話,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人生越長,總是越需要有個對象來怪罪」。

人生太沈重了,我們扛不起我們自己一路以來犯過的錯,人生也太可笑了,我們無法鼓起勇氣誠實,但這樣渾身窟窿的怎麼活下去呢?只好說,有一部分是別人的錯,當然有時候我們說,通通都是別人的錯!但一個最駭人的事實是,無論人生看起來有多麼的悲慘與迫不得已,我們永遠都有選擇的機會,然後都是我們選擇了某個決定,才一步步地走向今天。我想女兒忽然之間略懂了爸爸說的這番話,也因此頓悟了「爸爸和媽媽過著如此荒謬的婚姻人生為什麼不離婚」是個錯誤的命題,因為悲慘與荒謬的從來都不是婚姻或是他人,而是自己,如果自己就是個悲慘或荒謬的人,那麼恐怕在和哪個人締結的婚姻下都是一樣的結局。

更何況,沒有了某一種本來所追求的幸福,並不代表它沒有同時誕生另一種產物,而那可能同等美好。至少,Richard 一直認為Veronique 是他一輩子可敬的對手,能成為一種追求事業價值共同體的夫妻是他最榮幸的事之一。

Richard 身邊有著足夠的他人。家人、朋友、敵人、學生、陌生人、啊,還有狗兒傑寶。每個部分他的處理方式都不一樣,但讓人澄澈著感動的是,當我們的生命就將走到盡頭,其實從來沒有人教過我們怎麼去面對我們身邊上述每一類的他人,可是Richard 在一張白紙的狀況下,誠心誠意的經歷、並且想盡辦法的著手處理這一切。正如他最後說的,「我有一些思緒要理清」,但並不是在最後他才給自己找到一段空白的時間準備去理清,他其實一直都在勇敢的整理這些與重要他人之間的關係。

強尼戴普在新片「人生消極掰」演出意志消沉的大學教授。圖/采昌提供
強尼戴普在新片「人生消極掰」演出意志消沉的大學教授。圖/采昌提供
分享

接下來,我們來談「愛」。

Richard 病情加重時,他請最好的朋友Peter 帶他去教堂看鐘。然後我最喜歡的橋段是最後他們在教堂中緊緊擁抱,然後Richard 笑說這個畫面實在太讓人難以想像的好笑了,兩個大男人竟然在教堂中互相擁抱然後雙手還不安分的互相摸來摸去。朋友有很多的典型,但這部片中展現的這一型,恰好是最棒的一種:總是先不問原因支持你、陪你一起在泥濘中喜怒哀樂、最後才和你一起找答案或規勸你的人。

這部片中最多的愛在這裡,而這種愛,不只是人與人之間的愛,也是一種對生命的「熱愛」,我們對人生有熱愛,不外乎是有要足夠的力量活下去、並燦爛生命的風采,這種愛,不管是來自於愛人、伴侶還是朋友,都是非凡而神聖的。

Richard 在這部片子中,還有一種愛,是給晚輩的,包含他的女兒和學生。其實電影中用了很多的方式和情節,但其實他只反覆傳達一個訊息,也就是「相信你們自己會挺過去的,也相信你們是會讓其他人驕傲的」!父母陪不了孩子一世,師長陪不了學生一世,人生很現實的是從來都是自己一個人,但每個人的處境與境遇都不會相同,如何「給一句智慧的話」(正如同Richard 期末課堂上學生們所期待的)就可以全部解決呢?

因此,Richard 把滿滿的愛與信任都給了這些孩子們,我想只有一個希冀,若有一天真的不得已跌到伸手不見五指的深淵底部,心中會響起他這句話:「你會挺過去的,你是最好的!」有了這股在心底生根的力量,還有什麼狗屁倒灶的人生會過不去的呢?

強尼戴普在新片「人生消極掰」演出厭世的大學教授。圖/采昌提供
強尼戴普在新片「人生消極掰」演出厭世的大學教授。圖/采昌提供
分享

最後,談談「孤獨」,這是一種終極的孤獨,是面對死亡才有的。

Richard 在片中並不赧於告訴別人他很害怕,其實這正是人的本能與本性,不管死亡準備做得多麼透徹的人們,我們終究要孤獨一回、怕一回,在迎接死亡之前。所以重點就不是想辦法不要害怕,而是學習與它共存,不管這段歷程是長還是短。

我們為什麼要反覆說「人終有一死」,是因為,怕就怕到底吧,既然當人了,就會有這麼一回的,是人就躲不掉,除非猝死(而且還要剛好沒有被救回來)或是瞬間被謀殺(一槍或一刀斃命的那種),不然,我們都有這一天的,這也是為什麼上天給我們長了「靈性」,在那恐懼至極、或是毫無尊嚴的時刻,我們還有所謂的情操可以閃亮著我們的生命,這也是身為人才有的天賦與禮物。

在片尾長長的駛向曠野之前,Richard 帶著傑寶,先是哭了,然後是笑了(帶著恐懼、無奈與哀傷卻又有一點放鬆的),意味著什麼呢?這個笑中帶淚的人生,打哪來、又將往哪去呢?忽然發現,兩者都不需要答案,需要的是打哪來與往哪去之間的那一段路,我們是否抓緊了它,seize,這個幾乎還帶著搶奪與侵占意涵的單字,是我們對人生無限熱切的渴望,只有接納了人生如蜉蝣,既無可炫耀又平凡卑微的基調,才能永遠看清,哪裡是我們的歸宿,這歸宿,不是一個永生的信仰,不是一個人或一個家,而是一種信念,我們永遠會認識我們自己、標記著我們曾經在時間長河中存在過的一種信念。

(影片為國際采昌多媒體公司在youtube上釋放的預告片)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