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瓶梅》淺談宋代婦女地位

王祖賢版《潘金蓮之前世今生》劇照
王祖賢版《潘金蓮之前世今生》劇照
分享

中國婦女的解放運動大約是何時濫觴的呢?

一般相信是清末民初時,秋瑾因不滿婚姻而離家出走樹立了典範。後有蔡元培在夫人去世後訂出了再娶條件:「一不纏足;二識字;三男子不娶妾;四男死可再嫁;五夫婦不合可離婚。」等於徹底解放了中國五千年來婦女所受的桎梏。後經五四運動的思想啟蒙,女性逐漸獲得了工作權、受教育權、參與社會活動和政治活動權,一直到今天的身體自主權,女性地位方有逐漸凌駕男性的趨勢──可以說,人類的文明史,主要就是一部父權逐漸衰落的歷史,而且還要繼續衰落下去。

(請容許男人們默哀3秒鐘)

然而歷史的演進並非一蹴可及的,一夫一妻制的形成也並不是在哪個時間點忽然就變成非遵守不可的規律,即使如今法律明文規定了「重婚罪」,人們在人性與獸性之間也將永恆地掙扎,小三仍將繼續活躍。

《金瓶梅》的故事背景是北宋靖康之禍前的約廿多年間,但成書年代為明代,因此基本上朝代雖迭經更替,但女權的變化卻根本不大,很可以就書中女性角色們的處境來一窺中國在清末以前婦女的地位。《金瓶梅》,說穿了是《水滸傳》分枝出來的故事,最主要描述北宋末年山東清河縣土豪西門慶這個傢伙的奢豪及風月事蹟,等於是本社會側寫,對於大戶人家的食衣住行育樂等日常生活、家庭組織與諸般送往迎來細節有非常詳實的描述,是了解古時富家生活狀況的豐富史料。然而最終闡述的仍是善惡到頭終有報、人事無常的出世概念,倒與《紅樓夢》有異曲同工之妙。以前男人三妻四妾是司空見慣的不成文規定,而且不見得有錢人才能三妻四妾,乞丐只要有本事,也能有多妻。當然,門當戶對是必要的:龍配龍、鳳配鳳、王八配烏龜、蚤子配臭蟲。女人想要命好,那投胎本事要好,出生於什麼樣的家庭及容貌如何,幾乎便先決定了將來的命運。

【婚姻是唯一出路】

無意外的,女子必纏足,纏得一雙好小腳是未來出路的必要條件,是挑動男人情慾的利器,潘金蓮日日要花大把時間細細整理裹腳帶即是證明。既然纏足了,這一生除了出嫁從夫,大致已無其他出路。西門慶直到過世前明媒正娶的老婆多於七位,金蓮入門後排行:大房吳月娘;二房李嬌兒;三房孟玉樓;四房孫雪娥;五房潘金蓮;六房李瓶兒。然而原則上各房的使女、小大姐(如吳月娘房裡玉蕭、潘金蓮房裡春梅、李瓶兒房裡迎春和奶子如意兒……等等),以及家僕的妻眷,原則上只要西門慶性之所至,一概收用,無人敢有異議。

也就是說,宋代婦女毫無身體自主權,大戶人家員外可以強佔他花錢不管娶來或買來的任何女子,就連家中男僕也可以任意姦淫地位比他們低的女子(只要對方願意或不敢聲張)。更誇張的,男人也可以欺負比較柔媚的男人,男同志與蕾絲邊乃公開之秘密,古人之豪放恐有甚於現代。整部小說中,唯一一個敢對西門慶的花心正面表達醋意與不滿的,唯有潘金蓮。然而她的敏銳最終還是為了個人的生理需求,只要西門慶撥空陪她兩晚,她什麼都妥協了。刀子嘴的潑辣貨如她,在人屋簷下也不得不低頭,漢子再寵也不得不正視妻妾間的地位問題,更何況她並不最得寵。畢竟行得正的大老婆仍保有家庭領導地位──賢德女子說話才具份量,這點倒是古今皆然。

【女子得被任意買賣】

宋代女子無疑各個是待價而沽的,誰說收聘金不是賣女兒?其實不只是女子,販賣人口在宋朝是稀鬆平常的事情,讀不起書的、家貧無法謀生的孩子,往往自小賣身為奴,男子或當小優,女子甚且賣入娼門。西門慶家厚宅深,滿屋的人口多為銀子買來,都管他喊「爹」,真個是再造父母。既是他買來的,就是他的人,要打要罵、將來要轉賣或轉送他人,全憑他做主。因此,每個婦女身上彷彿都貼張價錢標籤,買進賣出都有個價。例如西門慶夥計韓道國的女兒韓愛姐,由他居中牽線嫁給蔡太師府翟管家為二房,即開價十五兩。西門慶一命嗚呼後,吳月娘打發家中的眼中釘女子出門,價目高低亦隨開,由媒人婆轉售中飽私囊。譬如春梅,當初西門慶十兩銀子買來的,罄身出戶,吳月娘只想拿回十三兩本錢,後媒婆薛嫂向周守備府索價五十兩成交,薛嫂當場賺了三十七兩。及後孫雪娥八兩銀子受騙為娼也差不多是這般情形。

價錢高低喊得最離譜的不是別人,正是潘金蓮。潘媽媽當初卅兩將她賣入張大戶家,隨後張大戶因懼內,一文錢不要,白白送與武大郎為妻。吳月娘打發金蓮出門,王婆獅子大開口定價一百兩外加媒人錢,西門慶女婿陳經濟急急往東京籌錢,守備府中春梅也哀求周守備出價買回好姊姊,她甘願做小,只可惜家僕張勝精明,只肯出價八十兩,王婆惜售,後來才被武松一百兩得標,娶回嫂嫂。當然,他是要娶回家逼供殺害的,可憐金蓮因此香消玉殞。

由此可見,有宋一代婦女除非手上握有金錢,在婚姻中才有自主權,否則在家從父,出嫁從夫,類似潘金蓮這樣的奴俾或下堂妻,連逃跑都不敢,隨便媒婆要賣給誰,這在今日想來是不可思議的!古代女子是徹頭徹尾的軟弱無助。饒是潘金蓮如此精明,亦根深蒂固臣服於父權社會的附屬命運之下。

【金錢才是萬能】

然而,潘金蓮之遺臭萬年是由於她的淫蕩。怪來怪去,她對男人有一套卻對金錢沒概念,才導致自己的命運掌握在別人手中。卻說李瓶兒和孟玉樓,乃至繼承了西門慶家業的吳月娘,因為箱籠裡有財,故而能得到尊重。「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才有地位,這個道理歷久彌新,千千萬萬年不變。西門慶淫人妻女致有惡報,但是那些妻女被西門慶玷汙卻睜隻眼閉隻眼的烏龜們,看的還是銀子的份上,反正他們也不見得對妻子忠貞,隨時可以到花街柳巷尋歡去也。

宋代雖外侮不止,但國內卻商業繁昌,娼妓業尤其興盛,《金瓶梅》中的描述令人嘆為觀止。妓女們甚且可以到恩客家中與夫人們平起平坐,妻妾們還必須殷勤招待,這詭異現象總歸還是由於男人是天,金錢萬歲。女子纏足、失學、無謀生能力,一切只好任男人宰制。──話說回來,有錢有勢的男人才制得了女人,武大郎死在金蓮手中,還是起因於他的軟弱無能。綜上所述,宋代乃至明代,從《金瓶梅》中觀來,中國都是個徹徹底底的父權社會,婦女地位之低落不言可喻。換個角度來說,明清前的中國,真是男人天堂啊!那好日子,小鳥一樣不回來了。

(男人們,別默哀了,沒用。)

藍皮線裝金瓶梅詞話。 (本報資料照片)
藍皮線裝金瓶梅詞話。 (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