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草劑嘉磷塞的惡性循環,全球基改作物後超級雜草的抗藥性

從歷史可以看出,要證明一種特定的化學物質會導致癌症,是條非常漫長的路,在把科學釐清的期間,無數人的生活可能在數十年之間都將不知所措。但是,如果談到某種化學物質對環境造成的影響,證據就比較容易找到了。有時候,這些證據根本不可能錯過。

二○一一年我第一次見到所謂的超級雜草,為其莖幹所展現出的高大與力量,既印象深刻又有點受到驚嚇。

我一直聽到農民抱怨雜草問題,但直到那個炎熱的八月下午,當一群堪薩斯州農民帶我去參觀他們的困擾時,才真正體會到嚴重性。這些可不是能夠輕易用手整株拔除,或很方便地使用除草劑就能解決的小麻煩。我看到的雜草幾乎比我還高。曾經使用幾次年年春或其他嘉磷產品就能清除乾淨的雜草,在二○一一年時,已出現許多對農藥不起反應的品種。它們抵抗著不斷增加的除草劑劑量繼續成長,進入農田、深深扎根,偷取玉米、棉花、大豆或農民栽種其他作物的營養和水分。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最嚴重的一種新興雜草叫長芒莧(Palmer amaranth),特別結實,每天可以長三英寸,並影響農民約三分之二的玉米和大豆產量。長芒莧是莧科植物,對許多除草劑產生了抗藥性,對農作物的生產形成嚴重的威脅。

它能長到八英尺高,莖稈硬到可以損壞農業機械;另一種迅速蔓延的雜草是粗果莧(water hemp,又譯為水麻莧),也同樣成為農民的禍害。粗果莧每天可長一英寸,長到十二英尺高。每株粗果莧能產生二十五萬顆以上的種子,它們可以在土壤中長達四年,然後開始生長,並破壞農民預期的收穫。

雜草不只是一種煩惱,它們還會對農民和食物鏈更上端的人造成實質的經濟傷害。

全世界長期都在處理抗藥性問題——對抗生素的抗藥性增加已成為全球大眾健康關切的議題。

它讓疾病和感染變得難以治療。幾十年來,數種不同的雜草都對其他除草劑產生了抗藥性,但在孟山都將基改耐嘉磷塞作物帶進市場後,抗嘉磷塞雜草的出現速度與強度,快得讓許多農民與其他農業人士都感到驚訝。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普渡大學研究雜草的農學家比爾‧強森(Bill Johnson)說:「雖然學者們試著提出可能出現抗藥性雜草的擔憂,但孟山都卻告訴他們,不會發生這種事。當第一批抗藥案例爆發,孟山都還拚盡全力對抗此事。在整個診斷過程中,一直都有龐大的業界壓力在阻撓。」

在基改作物問世前,農民要仔細挑選與計算各種除草劑的使用時機,控制雜草的生長之餘,而不會傷害他們的作物。許多人還經常按季節與年份栽種不同種類的作物,以經過時間考驗的做法,輪流種植玉米與小麥、大豆、燕麥或其他作物,以保持土壤健康、自然減少害蟲和雜草生長。像玉米這種行栽作物,往往會為農民帶來更高的價格,但眾所周知很會消耗土壤中的營養素,而苜蓿和三葉草這種豆科植物,則會把氮肥儲藏在根部,並在收割後分解,幫助滋潤與恢復土壤的健康。它們還能幫助土壤吸收水分。像燕麥這樣的穀類作物,也有密集的根部系統,可以為土壤提供有機物質。

向日葵、高粱、油菜、芥末籽和四季豆,是美國中西部核心地區喜歡用作輪植的幾種健康作物。歷代農夫視其為農業福音,種植作物越多樣化,整體問題就越少,包括雜草在內。但隨著美國小型家庭農場數量減少,逐漸演變為數量少但規模大的大型農場後,這種見解也逐漸消失。在一九三五年至二○一二年間,美國農場的數量從六百多萬家,下降到約二百萬家,農場總面積則維持穩定。

這樣的演變讓農民專心種植更少種類的作物,以獲得更大的利潤。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三或四種不同的作物輪植成為明日黃花,在基改作物問世之前,農民就已經依賴多種化學物質來對抗雜草。像強森這樣的雜草專家,經常給農民開處方,並詳細說明該使用哪一種除草劑、用量多少,以及何時該在他們的田地裡施用各種化學物質,好處理不同類型的雜草。但當農民得到神奇的耐嘉磷塞玉米、大豆和其他作物後,原本約定俗成的謹慎耕種法很快就消失了。

農民不需要多種除草劑,也不需要仔細計算使用時間。他們更不需要擔心輪作。

農民可以年復一年種植少數幾種基改作物、直接噴灑嘉磷塞,然後輕鬆坐收預期的利潤。當然,他們還要因應大自然與商品市場的變動,但雜草不再是問題。當孟山都的嘉磷塞專利在二○○○年到期時,仿製藥開始問世,價格因此下跌,使農民更加依賴嘉磷塞。

這種做法無疑簡單又有效,但它也是將短期利潤置於長期環境永續性之前的做法。許多環境科學家警告,這是條危險的道路,而在基改耐嘉磷塞作物問世還不到十年,這些科學家就證明了自己的論點,農民則發現自己陷入了惡性循環。

隨著農民使用更多嘉磷塞來殺死雜草,雜草就變得更具抗藥性,然後不斷循環。

看更多 光現出版《基改之王:孟山都的遺產:因為基改種子賺大錢的除草劑、腐敗的科學 ,以及孟山都操縱政府炮製的致命謊言》

圖、文/光現出版《基改之王:孟山都的遺產:因為基改種子賺大錢的除草劑、腐敗的科 學,以及孟山都操縱政府炮製的致命謊言》
圖、文/光現出版《基改之王:孟山都的遺產:因為基改種子賺大錢的除草劑、腐敗的科 學,以及孟山都操縱政府炮製的致命謊言》
分享

相關新聞報導:

農民用它殺光路旁雜草 卻不知它也毒害環境生態

除草劑成分涉致癌 拜耳在美國訴訟案近2萬件

台灣嘉磷塞市占大 防檢局:暫不禁 盼減用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