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襲來、反送中之際,成功動員群眾的新力量,為何能讓#MeToo成功、伊斯蘭國壯大?

想想那些穿著連帽運動衫、在有十億用戶的線上平台上左右我們的日常習慣、情緒,以及輿論的的科技業大亨;那些激發與集合熱情群眾,並且風光贏得選舉的政治新手;那些在這混亂的超連結世界中躍至領導地位,把其他人甩在後頭的一般人和組織。這些能夠策動人們熱情的個人與組織,我們稱之為「新力量」。

舊力量的運作就像貨幣,由少數人把持,權貴人士攢積了很多,以便必要時花用。舊力量是封閉的,難以接近,領導人導向,它下載,掠取。新力量的運作不同於舊力量,它就像水流,由許多人匯集而成。新力量是開放性質,參與性質,同儕導向,它上傳,散播。就像水或電力,新力量在浪湧時的力道最強勁。新力量的目的不是聚積力量,而是導引與傳輸力量。

我們稱這兩股力量為舊力量(old power)與新力量(new power),我們如何在由兩股巨大力量的對抗與拉鋸定義的世界裡航行和成功?

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路透社
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路透社
分享

#MeToo vs. 哈維.韋恩斯坦

電影製片人哈維.韋恩斯坦在好萊塢如神一般地呼風喚雨。他參與製片的電影總計獲得超過300 項提名,英國女王頒給他大英帝國勳章。韋恩斯坦聚積他的力量,把它當成貨幣般用來維持其顯赫地位:他可以捧紅或毀掉一位明星,他有巨大的個人能力可以讓一部影片計畫通過或沉沒。

他左右整個產業的命運,而這個產業給予的回報是包庇他長達數十年數不清的性騷擾和性侵。被他傷害的女性大多保持沉默,因為害怕事業受到阻撓;原本可以站出來的男性則是保持緘默,不願動用他們的力量和這位大神級人物對抗。哈維.韋恩斯坦以及支撐他的封閉、層級體制述說的是舊力量的故事,而韋恩斯坦的墜落,特別是後續發展,則是向我們展示新力量的運作及其重要性。

韋恩斯坦的性騷擾和性侵新聞爆發、不少受害人出面指控之後,女星艾莉莎.米蘭諾在推特上分享「#MeToo」標籤,鼓勵曾經受到性騷擾或性侵的女性站出來訴說她們的故事,這個訊息引起女演員泰莉.康恩的注意。康恩在20幾歲剛出道不久時,曾在電視劇裡飾演一個角色,導演詹姆斯.托貝克找上她,約她在中央公園談一個角色,她告訴CNN 記者自己依約前往後遭到托貝克性侵。

康恩埋藏這段記憶許多年,但韋恩斯坦的醜聞爆發以及#MeToo 運動興起,使得這段記憶再度浮現。

她首先搜尋推特上同時使用「#MeToo」和「#JamesToback」這兩個標籤的女性,發現她們的故事跟她像極了。她們共同成立一個私下的推特組群,相互支持並尋找其他受害人。這個群組向《洛杉磯時報》的記者講述她們的故事,在報導發表後的幾天內,超過300 名女性站出來揭露她們與托貝克的故事。康恩的行動是眾多這類行動中的一個,48 小時內有將近100 萬則推特文使用「#MeToo」標籤,僅僅一天就出現了1,200萬則臉書評論、貼文,以及回應。

#MeToo 運動沒有領袖,也沒人知道接下來會如何。

#MeToo 運動最驚人的一點是它賦予參與者的力量感:許多人多年來感到無力阻止長期騷擾或侵犯的行為人,或是害怕遭到報復,現在他們有勇氣站出來發聲了。每一個人的故事被更大的水流激起的浪潮強化,每一個人的勇敢行動其實是被許多的勇敢行動激發出來的。

圖為敘利亞巴古茲村一面殘破的伊斯蘭國旗幟。 美聯社
圖為敘利亞巴古茲村一面殘破的伊斯蘭國旗幟。 美聯社
分享

女學生vs. 國務院

阿克薩.馬哈穆德生長在蘇格蘭的一個溫和穆斯林家庭,她讀優秀的私立學校,喜愛《哈利波特》,她被形容為連搭乘什麼路線的巴士去格拉斯哥市中心都不懂。可是,她漸漸地變成「臥室裡的激進分子」,落入邪惡的說服性內容和誘惑招募員的線上生態系當中。

2013 年11月,當時年僅19 歲的她突然消失,四天後,她從敘利亞邊境打電話給在蘇格蘭的父母。

被伊斯蘭國(ISIS)招募後,阿克薩擔任招募員,精通線上互動工具,引誘其他人追隨她的腳步。她建立一個女孩對女孩的緊密網路,鼓勵想前往敘利亞加入聖戰戰士行列的女性。阿克薩使用親近的同儕對同儕方法贏得招募對象的心,反觀美國政府使用非常不同的方法勸阻這些人。

美國政府列印數千張伊斯蘭國新成員被餵入絞肉機的諷刺漫畫,用F-16 戰鬥機空投到伊斯蘭國位於敘利亞的大本營,這種方法最早在100年前的一次大戰中被廣為使用。為了對抗伊斯蘭國善用網路的技法,美國政府也嘗試數位方法,設立一個加入國務院標誌、專橫意味相當濃厚的推特帳戶,告知想加入聖戰戰士行列者:「三思,回頭!」(Think Again Turn Away!)當你試圖把激進的人從懸崖邊拉回時,這恐怕不是最具說服力的信使。

這樣的對比讓我們再次看到舊力量與新力量的差別。美國政府倚賴舊力量戰術,以其高姿態向下投放思想,它的預設手法是命令,不是交心。阿克薩的做法就明顯不同了,參與形式、同儕導向,它不是從上往下行動,而是以女孩對女孩方式的橫向行動。這是最有成效,也最恐怖的新力量。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新力量廣泛影響我們的社會

新力量已被廣為運用在許多領域。當其應用在良善的目的時,可以造就非凡效益,例如群眾外包藥物試驗,或快速成長的關愛與同情運動;可是當這些技巧被運用在邪惡目的時,例如伊斯蘭國或愈來愈多的白人優越主義者,就可能造成極大的破壞力。使我們更團結的工具,也可能導致我們更分化。

新力量對民主的影響也相當大。許多人冀望社交媒體的興盛能夠推翻獨裁者,事實上,就在那些被一部分人認為只會促進民主化的工具的助長之下,全球許多地方出現了新類型的強人。以美國總統川普為例,他成為一支分散化社交媒體大軍的領袖,這些人深受川普影響,也回過頭用新敘事和攻擊言論來壯大川普,雙方形成深度的共生關係。我們可以稱他為「平台強人」,精通運用新力量技巧來達成威權目的。

新力量並非只是指新工具與科技,如同美國政府在線上與伊斯蘭國對抗卻失敗的例子所示,許多組織和個人仍然以運作舊力量的方式來運用這些新的參與工具。

未來將是動員之戰,成功的個人、領導者,以及組織將是那些最擅長導引其周遭參與能量者,不論是為了良善、邪惡、或是普通的目的。

看更多 天下雜誌《動員之戰:在超連結世代建立、說服、引導群眾,達成最佳效益》

圖、文/天下雜誌《動員之戰:在超連結世代建立、說服、引導群眾,達成最佳效益》
圖、文/天下雜誌《動員之戰:在超連結世代建立、說服、引導群眾,達成最佳效益》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