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甲到底該看哪一科?常常被忽略的指甲這一塊

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痛過,但現在知道的是,越來越多的人有這個痛——甲溝炎(俗稱凍甲)。

凍甲要看哪一科?曾經有一位朋友甲溝炎掛了急診(因為要做排膿處理),兩天後回診改掛一般外科,塗了藥後不見好轉,回醫院又掛了皮膚科,但因問題太嚴重需做指甲重建,所以又掛了整形外科。

到這,大家都矇了吧?所以到底是要掛哪一科?

幾年前認識一位皮膚科醫生(大仁醫生),當時他已開了診所,診所內最大宗的治療是凍甲(特殊指甲處理)。那時候的我很不解,這應該是一個很冷門的區塊吧?怎麼會有醫生把他當成主要治療項目呢?他笑笑,一點也不訝異的為我提出解答。

「你有沒有凍甲的問題?」我說「沒有…」「你知道什麼樣的族群凍甲問題最多?」這,還真的不知道!「凍甲不是剪指甲這麼簡單,處理不好要截肢的?」啥米!凍甲不是剪指甲這麼簡單!

他又說「一般人處理凍甲的方式,就是找坊間的修甲師、美甲師剪掉嵌進肉裡的指甲,但是除了指甲的問題?通常甲肉組織也都伴隨著發炎!這時器械工具的消毒、衛生、處理不當所造成的感染,往往是最常發生也是醫生最不樂見的,因為要花更多的時間處理後續。」

「有觀念一點的患者到醫院尋求治療,但傳統的治療方式就是給抗生素,嚴重的就拔指甲。不但不治本、不人性化、修護期又長,重點並不是拔一次指甲就可解決問題!」

所以就一直在發炎、塗藥、剪指甲又重複發炎的輪迴裡。

甲溝炎俗稱凍甲。 圖/123RF
甲溝炎俗稱凍甲。 圖/123RF
分享

那天在診間,大仁醫生正在處理一位老爺爺的凍甲問題。

這位爺爺患有糖尿病,之前因不當的處置方式,家人也不清楚事情的嚴重性,已經讓老人家飽受折磨。所以這回不敢再大意了,特別帶來找醫生做專業處理。

診間門開了護理人員扶著爺爺步出診間,大仁醫生再次向家人提醒回家後的照護,並用著不是很「溜」的台語跟爺爺說:「爺爺,免煩惱,再過兩天,傷口就會好了。」

爺爺像是鬆了一口氣,咧著沒有門牙的嘴笑著跟醫生說:「先生多謝多謝……」

這時,大仁醫生倒了杯咖啡,主動再次跟我聊起了凍甲的話題,也說起了他對指甲的使命。

目前在凍甲的處理上,有侵入式跟非侵入式的治療。

侵入式就是開刀的區塊,而非侵入式目前有很專業的醫療級矯正器,依凍甲的問題做不同的搭配使用。畢竟凍甲的成因有很多,所以治療過程中必須立即判斷出對病人最有益的方式。有些需手術的則還是避免不了手術處理,但不是那麼必要的,其實藉由專業的矯正器就可以做到很好的治療。

傳統的拔指甲對病人來說;不但修護期長,治療過程中往往造成生活上的不便。現在指甲矯正的市場成熟,有很多專業的矯正器可供不同的治療需求做調整搭配。除了正在發生時的治療外,如有淺在的病因,或是常反覆發作的,其實也有預防型的或是治療後的維持型可以選擇配戴使用。

目前病人在接受治療後,普遍的滿意度都很高。

醫美外一章,除了美之外,凍甲對一般患者來說,可能有很多的處理方式都是被允許的,但對於長者與糖尿病的患者來說,卻有很多的限制須注意,專業評估與考量的點很多,已經不是痛不痛的處理問題了。

像今天這位爺爺因患有糖尿病傷口容易感染,或有些長者年紀大不適合開刀,甚至是凝血功能障礙的人,這樣的非侵入式治療就很適合。腳的傷口處理不當,不小心蜂窩組織炎,嚴重者甚至截肢!臉蛋跟身材有很多醫美醫生在照護,但指甲這塊一直沒被看重。

讓人變美變自信很重要沒錯,讓人不受凍甲困擾,可以在第一時間找到解決方式,卻是我在醫美診所想要創造的另一價值。哇!此時彷彿看到大仁醫生身上發出光(自帶男神光﹚。真的,有名的醫生從來不缺病人,但病人從來就不知如何找到好醫生。

每次在診所時,一有機會就喜歡跟醫生聊聊,除了是工作需求之外,每位醫生的專業與臨床的實戰經歷,也都是很可貴的資訊來源。

謝謝Doctors,豐富了每天的工作,讓這些知識與診間小故事得以被分享被看見。

Demo安的/醫美生活真聊室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