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人申請長照2.0會感覺「滿意」?

我寫長照2.0的相關文章已多達二十幾篇,有許多批評指教的聲音,其一是建議我多介紹一些資訊讓大家能更「勇於」申請,不要造成「反效果」,但由於我的母親是失能程度第八級及多重重度身心障礙,現在脊椎又骨折,無法對量能嚴重不足的長照2.0「過譽」,但我也確實聽過一些「肯定」的聲音,可以介紹給需要的朋友參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我有位朋友的朋友的公公就使用了長照2.0,居服員會每日固定陪他復健,原本這位老人家與家人都很排斥,但在朋友「雞婆」打電話之下,評估之後居服員來了,在居服員的耐心與協助下,老人家身體也漸漸恢復部分機能,他們「一試成主顧」,相當肯定長照2.0。

長照2.0之所以能幫助到他們,是因為居服員是「外人」,一般人對於「外人」會有基本的客氣,即使身體在生病也一樣。這位老人家原本因為身體不舒服,看家人都不順眼,整天罵大罵小,家庭氣氛很差,家人也「惹不起總躲得起」,關係是每況愈下。但在居服員介入後,外人「負起」或「分擔」照顧責任後,她比家人關心又有耐心,老人家心情比較開朗,身體也得到改善,一切都有往正向循環的趨勢,這是長照2.0的正面案例。

另一位是我的鄰居,當她一開始知道我母親的情況後就推薦我使用長照2.0,我說我已經申請了,她就說起她的經驗,她也相當肯定長照2.0,我想他們的共通點就是被照顧者的失能程度在中等以下,有部分的自我照顧能力,在別人的幫助下能自己站起來,這就是很大的幫助。

長照2.0還有共餐服務,我曾看過影片介紹,在里長主導設置的C級單位中,由具餐飲料理能力的長者來煮飯煮菜,其他人只要付少許的錢就可以一起吃飯,對獨居而有行動能力的老人,一起吃飯可以社交,又減少了隨便吃一餐而營養不均衡的狀況,可謂兩全其美。

就像我居住的社區人口老化極其嚴重,寒流到了,救護車的聲音就此起彼落的響起,由於我們里長「失能」,讓很多的不幸陸續發生,如果有人更關心他們,身處「亞健康」狀況的他們也就不至於更惡化。

之前我看日本孤獨死的紀錄片中,日本人為了不讓一些人離群索居,會有熱心的人主動探訪一起吃飯,長照2.0制度下,如果里長願意主動擔起責任,其實也可以扮演類似的角色而有如此良善的功能。我曾聽過一些悲傷的故事,如一位伯伯因為跟家人關係冷漠,跟鄰居也話不投機半句多,屬於那種脾氣又臭又硬的老人,後來不知道怎麼了就自殺了。某次父親感嘆的說,那鄰居曾拜託他去菜市場買一大包饅頭給他吃,但他其實還是有行動能力的,為什麼就這樣走了?

我在想,這樣連出門都不願意的他如果當時有人願意「關心」,無論出於什麼樣的「動機」,他是不是就不會選擇那條路了呢?

我還有位朋友的父親生病了,但朋友不能隨侍在側,於是在出門前放了餐點在他床邊,在某一天,他死了,這樣的日子並不長。要是當時有長照政策能看護到他們這樣的人,他們最後的日子可以過的舒坦些吧…

總而言之,我確實認為長照政策是「德政」,即使我母親也只使用「洗澡」這一項服務,也是很值得肯定的項目,如果讀者曾經看過陳文茜那篇充滿感情的「台灣的桃姐在何方?」或是之前提到台灣「安寧病房」的一些問題,都可以知道「洗澡」對於完全失能者有多麼重要,長照能讓失能者洗一個乾乾淨淨舒舒服服的澡,是她/他所剩無幾的重要享受。

至於我為什麼對長照2.0有許多評論,那是基於我母親的獨特狀況而發言,但承前所述:

1.如果失能程度不高,長照2.0可以幫到忙

2.如果獨居有行動能力,鄰近有可供餐的C單位,長照2.0是好政策

3.如果家人完全不能照顧,長照2.0可以幫上一點忙

如果有錢又沒空,為了被照顧者的「最佳利益」,我並不建議找長照2.0。但如果沒那麼多錢,長照2.0可以是選項。完全沒錢的低收入戶,長照2.0是免費的,而由於資訊不對稱,我建議各機關應該整合相關資訊讓相關機關主動關懷。

最後提一個新聞報導,家扶基金會針對392名弱勢兒少進行「數位公民權學習及使用狀況調查」,發現有6成5兒少家中電腦沒有網路資源可以上網、5成家中沒有電腦設備。這種「數位落差」在弱勢家庭與老人可能都很嚴重,由於目前長照2.0的宣傳仍以網路、電視媒體為主。

我真的認為政府應該考慮把里長轉為正職常任公務員,關懷里民的相關狀況作為其職責,這樣才能達到長照的目的,落實政府的照顧義務!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