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長照與台灣的差別:從公視「陪伴最後一程的醫師」談起

公視播出NHK紀錄片「陪伴最後一程的醫師」,非常特別,內容主要是講一位現年80歲的醫師小堀鷗一郎居家探診兩位病患:肺癌末期的長谷川近藏與103歲的星野貴美子。本文雖然有「劇透」,但也希望讀者能看看這部影片,因為這兩個不同家庭的居家照護挑戰非常值得臺灣觀眾參考。這部紀錄片到11日以前還能線上收看,以下分享我的觀後感。

公視播出NHK紀錄片「陪伴最後一程的醫師」 翻攝自公視網站
公視播出NHK紀錄片「陪伴最後一程的醫師」 翻攝自公視網站
分享

本片最令人感傷的是肺癌末期的長谷川近藏老先生,與他同住的是全盲而體弱多病的六十歲女兒廣美,原本廣美還有母親可以依靠,但七年前母親中風過世後,就變成長谷川近藏獨自照顧廣美。去年長谷川發現肺癌,就由廣美照顧父親,醫師小堀鷗一郎也常常來訪視關心。

醫師小堀鷗一郎以前是外科醫生,與病患互動極少,在67歲那年投入安寧居家療護,十三年來已照顧了超過七百位病人。他說他對過去有反省,從他與病人與家屬中的互動可以看出,他真的非常關心病人,而這種「出診」的醫師目前在臺灣非常罕見。

在紀錄片中,我們可以看到長谷川近藏老先生衰弱甚至「死亡」的過程,醫生因為很擔心這對父女而常來拜訪。廣美雖然漸漸學會自我照顧與烹調食物,但老先生正面臨一個「不可逆的歷程」。令人難過的一幕是當廣美煮好一碗麵並端到臥床父親旁的時候,老父只夾了兩根吞下後就說吃飽了,看不見的女兒只聽到父親說好吃,卻不知道父親根本吃不下!如果照顧過老人、病人並餵過他們吃飯就會遇到類似的情況,但廣美對此完全無知才令人心酸。

片中旁白說「希望他們能彼此永遠互相守護下去」,但這是不可能的,醫生擔心女兒不知道父親「正在死亡」,他告訴廣美:「還記得我告訴過妳的話嗎?每天早上摸摸你爸爸的臉,如果變冷就表示他過世了。」

公視播出NHK紀錄片「陪伴最後一程的醫師」 翻攝自公視網站
公視播出NHK紀錄片「陪伴最後一程的醫師」 翻攝自公視網站
分享
醫生告訴廣美注意父親的生命跡象 翻攝自公視
醫生告訴廣美注意父親的生命跡象 翻攝自公視
分享

身心障礙者還必須肩負起照顧病人的重任,真令人難過。

後來,父親狀況不對,廣美緊急聯絡醫院,醫生說老父就要走了,只剩一口氣,廣美叨絮著她早上與父親的爭執,表現的非常自責,這個時候80歲的醫師小堀鷗一郎展現他人生的智慧,說出了安慰的話語:「你沒做錯事,你們相伴一生,不可能總表現完美,當然也會吵架、爭執,他是以最自然的方式結束生命。他在平凡的日常中離去,是件好事,如果你隆重感謝他,反而才奇怪,我是這樣認為…」

醫生安慰廣美 翻攝自公視
醫生安慰廣美 翻攝自公視
分享

這真是我看過最能安慰家屬的話語了。

另一個「主角」是103歲的星野貴美子,他的兒子與媳婦把她照顧得非常好,衣著非常整潔,她看起來也很乾淨,但主要問題是由於老太太已經失能,兒子必須日夜巡護,而兒子也已經77歲了。

醫生察覺兒子已經累壞,開始推薦老太太先去短期的護理之家,當後來要長期去居住時,老太太不知是真的明白還是賭氣的說「我明白!我走了大家都輕鬆!」。

老太太犀利的發言 翻攝自公視
老太太犀利的發言 翻攝自公視
分享

而醫生回答的也妙透了:「103歲的人只有妳明白這一點!」

醫生神回應 翻攝自公視
醫生神回應 翻攝自公視
分享

後來老太太穿戴整齊的去護理之家,兒子似有惆悵的看著車子離去,畢竟他們一起生活了五十年。

這部片的後半段有請健保署署長李伯璋及北市醫師公會居家醫療小組召集人洪德仁來與談,健保署署長李伯璋當然是相當肯定長照2.0,就我個人的看法則認為長照2.0對失能病人與家屬的幫助極其有限,但這不在本文討論範圍內。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我只是在想:「台灣能有多少人能『享受』到這樣具有人性素養居家臨終關懷醫生的幫助?」

看起來並沒有「外籍看護」孝道外包的這些日本人為什麼看起來比台灣人活的更有「人性尊嚴」?

官員與其「捍衛」政府長照政策的漏洞,不能勇敢的承認我們做的比日本差嗎?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