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興趣變成工作,你的熱情是否還在?看 YouTuber 志祺七七 怎麼說!

當興趣變成工作,你的熱情是否還在

同儕之間,聚在一起的時候,不免互相比較。大學時期,比得已經不是成績,而是「你在忙些什麼?」或是「你是不是在做什麼熱血的事?」而背後其實藏著都是那道命題:「你的夢想是什麼?」

拿著別人的成功形象,當做自己的夢想旗幟,就像是穿著一件不合身的衣服。如果要真的去追尋,那就像為自己的人生設了錯的KPI,每一步都會走的很困惑、很痛苦。大多數人真的擁有的,是很多「喜歡做的事」,而不是一個輕易可以回答出來的「夢想」。

小時候寫「我的志願」作文,曾經寫過要當「廚師」或是「科學家」,單純只是覺得自己喜歡吃,而且做菜跟做實驗都很好玩,就是沒有想過要當「設計師」。我很喜歡用「設計」這項技能為大家服務,而「設計」這件事,也總是可以為我帶來很多關注或肯定。

沒有夢想和目標好像很遜,於是不知不覺,「設計」這張標籤,就這樣跟我黏在一塊了。它有個好處,就是「很好懂」,可以讓我很快的被認識和定義。對當時自我認識和自信心都還不是很成熟的我來說,是件很方便的事。

大學剛入學的時候,其實有認真思考過要成為「都市規劃師」,但在學習的過程中,我發現這個領域的專業,跟自己的想法上,有很多過不去的地方,因此放棄了這條路。不過當時對未來要做什麼,還沒有特別的想法。當兵一年的空檔,剛好讓我有很多時間可以思考人生,也出現了一些「直到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很神奇」的際遇,讓我因緣際會下成了一名設計師,夢想標籤就這樣意外成真了!

當時我在空軍儀隊中服役,而在我快退伍的時候,軍方決定舉辦「國軍樂儀隊體驗營」,讓一些對樂儀隊有興趣的年輕人可以體驗看看。

「張志祺,你成大都計系畢業的,設計學院應該會點設計吧?」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被副連長欽點,我接到了幫體驗營設計海報的任務,意外做出了當時國防部按讚數最高的一張圖。而副連長因為很喜歡這次的設計,就開心地把海報放上了自己的臉書,結果就這麼剛好,副連長的臉書好友,有台灣創意設計中心的PM(專案經理),又這麼剛好,他剛好有個W hotel的設計海報需求。於是,我就這樣在當兵的後期接到人生的第一個和第二個設計案。

「需要你幫忙設計一個主視覺跟一張海報。」

「然後我會把我們公司的標準字給你。」

「結案後要記得提供發票哦!」

非設計本科系出身的我,比菜鳥還更菜,只好硬著頭皮舉手發問:「不好意思,請問什麼是主視覺、什麼是標準字?」

沒錯,當時的我,真的是連「主視覺」和「標準字」是什麼都不知道。剛好遇到心臟很大顆,敢把任務交給一個菜鳥的客戶,我就這樣接起設計案,也為了開發票,成立了「三少二工作室」。

很多人問我「三少二」有什麼涵義,是希望找到兩個夥伴一起合作的意思嗎?說穿了有點害羞,中間的涵義很簡單,甚至有點中二,其實就是我大學時的綽號「沙沙」的縮寫「沙2」,拆解下來就是「三少二」。

工作室成立在退伍之後,我發現做設計好像還活得下來,就這樣開始了接案之路。

對於「做設計」這件事,到底有沒有熱情?變成工作之後,馬上就原形畢露。我很快發現,比起在設計中得到樂趣,更多時間設計對我來說就是一份工作。我開始思考自己在設計之路上的未來,覺得「自己大概做設計做十輩子,也做不過方序中、聶永真吧!」誠實的面對自己在設計上不太夠用的才華與熱情,我獲得了這樣的結論。

好的創意設計,比買廣告有用

因為看不到未來,加上遇到太硬的案子,我身體開始出現問題。左胸口會有胸悶的狀況,常常覺得吸不到氣,左眼也時不時不由自主地眨眼,還曾經在會議之後,被夥伴追問:「你剛剛一直眨眼是什麼暗號嗎?想跟我說什麼?」

而在就醫診斷後,醫生判定是壓力過大引起的自律神經失調。由於症狀都出現在左半身,每次胸悶發作的時候,真的很害怕自己會死掉,所以也不敢隨意運動。於是,我決定休息靜養,先中斷接案。在靜養期間,一邊也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

有一天出門倒垃圾,被吉他的聲音吸引,發現是一位年輕人正在街頭彈著吉他,前方擺著「在地青年,搖滾里長」的小牌子。走近一看,發現吉他竟然是Takamine的,跟我的吉他是同個牌子,所以我就跑去找他聊天,才知道原來他是年底要參選的里長候選人。

太陽花學運結束後,一直聽到有青年人願意參政的訊息,總覺得社會改革真的需要青年一起支持,一起行動。跟這位里長候選人一聊之下,發現他們競選團隊正缺設計師。由於當時我閒來無事,便答應幫忙做文宣。當時里內其他的候選人都在發面紙,還有人在發專用垃圾袋。說實話,我們沒有這麼多錢可以做這種事,但我很希望傳單可以不要隨便被丟掉,於是里長候選人就開玩笑的說:「乾脆折紙飛機好了。」

這時,我靈光乍現,想到不如我們就設計傳單,專門來折垃圾盒!只要能用,民眾就至少會用一下再丟,讓傳單在大家吃飯的時候,能夠以垃圾盒的姿態,出現在餐桌上。

當時的我就跟現在一樣,有著很愛惡作劇的性格,還曾經以同樣的概念,為當年的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也設計了「勝文垃圾盒」,想不到一下子在媒體上爆紅,當時覺得很好玩,但現在想起來真的覺得很失禮,在此向勝文說聲抱歉(雙手合十)。

不過,那次小小的設計實驗,讓我意識到政治是台灣最火熱,也是可以遍布最多人的活動,這些活動的任何一個部分,都可以影響到很多很多人。

所謂設計,也不是放個圈圈加個名字跟微笑頭像,就可以推出做成文宣品的。如果所有候選人,都能好好重視一下文宣,在這種小用品上強化設計的力量,比辦任何藝術展覽,都有意義。

神祕的「倒垃圾倒到幫忙選里長」的事件後,在機緣巧合之下,讓我意外地參與了另外一個團隊活動,認識到「資訊設計」這個名詞。我才知道原來做設計,可以不只是把東西變漂亮,它可以有別的功能存在!我就像找到了自己的戰場,發現有一個領域可以去學習,有一場屬於自己的仗可以打,才開始了我現在的小小事業。

Youtuber張志祺。報系資料照/記者邱德祥攝影
Youtuber張志祺。報系資料照/記者邱德祥攝影
分享

找到熱情的最小元素

走過夢想標籤突然成真、帶來的現實挑戰與低潮,中間的碰壁讓剛出社會的我,不得不認真思考:如果要賴以為生,自己的熱情在哪裡?

夢想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可能真的是個假議題。但至少我們都能做一件事,就是「找到熱情的最小元素」。什麼意思呢?舉例來說,不是每個玩音樂的人,都真的希望成為五月天。

以我為例,學生時期玩吉他社,在社團裡總是擔任美宣,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一個熱愛音樂和設計的文藝青年。但事實上,完全不是這麼回事。我喜歡在社團裡教大家彈吉他,但比起音樂與創作本身,更吸引我的是把複雜的技巧變成簡單的成就感,以及跟大家一起練團、努力完成一件事的「凝聚力」。常常為社團做設計,也不是因為我喜歡設計,而是喜歡「用設計」來解決問題的過程。

打破夢想的標籤,解構出點燃你熱情的最小元素。畢竟,不見得每個人都有偉大的夢想,但每個人一定都有自己真心喜歡、做起來會眼睛發亮的小事。既然我發現自己點燃熱情的元素,是教學、與他人產生連結、用創意解決問題,那我在找尋未來的方向上,就不會侷限在技能上,而會更加寬廣。

這也是現今之所以出現那麼多的「斜槓青年」,為什麼可以同時具備許多看起來完全不相干的身份。仔細觀察,你會發現這些看起來不相干的工作當中,背後一定有一個共通性,就是點亮這個人熱情的最小元素。

看更多 天下文化 《歡迎來到志祺七七!不搞笑、談時事,資訊設計原來很可以》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