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過招一念間!不是魯蛇才會失業,高階主管同樣會「被」失業

高手過招,只在一念之間

我寫過一篇文章,談到「年薪千萬總經理,也會委屈想離職」,不只網路上瘋傳,還有很多人留言說「給我年薪千萬,我再委屈都不會離職」。很多人看高階都 是這樣的,戴著粉紅色鏡片,以為他們有權力、有高薪,出門前呼後擁,喝進口紅酒,吃三星米其林,多美好啊!何必跟錢過不去,不是嗎?

不要說一般人這麼想,連睡在身邊二十年的伴侶也這麼想。我的朋友Wen本來在一家兩百人公司做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高階主管,好不威風!後來公司要轉型,倍增業績,先挖來一個人,再把她辭了。照理說,像這種高階被失業前的黑影幢幢,Wen 應該比任何人都心知肚明,事實不然。

一年半之後,輪到她先生從一家上市企業的子公司辭掉總經理,說是要去創業,這時 Wen 有如得了失憶症,忘記自己也失業過,完全無法接受先生也會失業。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高階主管突然離職,不少是被逼退

事前毫無風聲,突然間辭了,當然有蹊蹺。可是不論Wen怎麼旁敲側擊,先生就是鐵了心,硬是不迸出一個字來。問不到一個理由,Wen就瞎猜說:

「一定是脾氣壞,老闆受不了他,才會沒了工作。」

「未必吧,也許他也受了很多委屈,是你不知道的。」

「那就忍啊!哪有工作不委屈,不工作你會更委屈,不就是你寫的書名嗎?」

你看,連本身被失業過的高階主管都先入為主至此,執意認為吞下委屈就可以換來海闊天空,更甭說沒失業過的人難以理解高階離職還有其他原因。像Wen的先生位居總經理,包括產業生態劇變、董事會意見不一、公司經營方向轉彎、丟掉大客戶或重要市場等,都有可能因此與老闆理念不合,不得不求去。

一般來說,辭掉普通員工容易一些,辭掉高階主管就非同小可,上櫃上市公司得要報請政府,並且公告才行,甚至有的必須召開記者會說明。高階主管是動見觀瞻的人物,他們的異動會影響股價波動,事關企業股東與社會大眾的權益,當然必須謹慎為之。至於中小型公司的高階主管,在人事處理上也是小心翼翼。

主要原因是能夠當上高階主管,在業界一定享有相當的地位與分量,人脈綿延,手裡握著足以撼動公司根基的大客戶。要請這些大咖走路,是傷透腦筋的事,不容易呀!地球是圓的,公司這一方都希望好聚好散,日後江湖再見。所以在事前的鋪陳很長,方方面面顧及,而且不能走漏一丁點風聲。

老闆很少出面親自處理

這樣的布局曠日廢時,一旦時間到了,再想翻盤就難了,非走人不可。這也使得高階的異動都顯得突如其來,說走就走,讓人錯愕不已。像Wen的先生離職也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逼退的結果,絕不是他先生受得住委屈,或脾氣好,或去求老闆,就能夠力挽狂瀾,扭轉局勢。

至於她先生為什麼不跟她說明理由,原因只有一個,說不出口!能夠打拚到這個位子,必須從小認真讀書、考上好學校、出國留學,回來之後兢兢業業二十年,自信心多高呀、自尊心多強呀,要從他嘴裡吐出「我被失業了」,比天下紅雨還難!公司當然也給了他另一個對外的說辭,比如「退休」就好聽多了,但是他心裡明白還不到退休的年紀,是要騙誰呢?這個理由自然說不出口。

所以要處理高階離職,也未必每個人資主管都做得來。艾小姐不一樣,除了在人資界多年,還有很強的人格特質,讓老闆每次要辭掉高階,務必請出這位「大內高手」。她的個性成熟穩重、做事周詳細膩、嘴巴牢靠不八卦,不論到哪家公司都能夠贏得人心,上上下下信賴她,因此棘手的事由她來圓了最是輕巧。

有一天艾小姐在台北上班,老闆突然從北京打電話來,問她週末有沒有安排,要她來北京一趟,還跟她開玩笑地說:「你就當員工旅遊,我和幾個高管吃飯,你買單。」

艾小姐當下心裡有數,一定有事!當她到了北京,老闆竟然早一步飛武漢,艾小姐太熟悉這位第二代,更加心裡明白,連老闆都要避開,事情一定大條。

果不其然,在北京的顧問一見到她,像看到救兵,便打開天窗說亮話:「你這次來的任務,是把總經理換掉。」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一堆人幫忙跑龍套

隔天在飯店一邊吃早餐,一邊跟即將赴任的新總經理談好薪資福利的package。雙方無異議之後,下一步即是裁掉舊總經理。

由於舊總經理的脾氣是有名的又急又直,大家花了一個下午沙盤推演。一轉眼來到晚上的飯局時間,舊總經理沒有感受到山雨欲來風滿樓的詭異氣氛,見了艾小姐還開心地說: 「你怎麼來啦?」「我來蹭飯吃的。」「呵呵……這更熱鬧了,歡迎,歡迎。」

席中包含新舊兩位總經理,他們原來就是舊識。名酒佳釀,杯觥交錯,沒有人提到這是餞別的一餐,各就各位,各唱各的戲,倒也歡暢盡興。

隔天這群人再一起搭機到武漢,聽取舊總經理做簡報,大家仍然行禮如儀,沒有人提到這是在做工作交接。後來其他人各自找理由,說有事要留在武漢,只有舊總經理必須飛回北京上班,也沒有人提到留下來的目的是要和老闆開會,商議新局面。

這時候,大家跟艾小姐使眼色,艾小姐轉頭問舊總經理,她第一次來,想在星巴克買一個印有武漢的馬克杯,能不能帶她去買。舊總經理這下子可能意會過來了,回說:「哥帶你去喝咖啡。」以下是他們後來在星巴克的對話:

「你老婆對你在大陸的感覺如何?」

「很難做,也沒預算。我有多次跟老闆提離職,他都沒答應。」

「你一提再提,提了三次,老闆是會傷心的。」

高階最需要的是被尊重

接著艾小姐順勢說下去,老闆這次終於答應了。舊總經理反問,她是因為這件事才來的嗎?

艾小姐坦白以告:「我是落地才知道。」「辛苦你跑這一趟。」

到機場的路上,舊總經理發微信給艾小姐說緣分已盡,但是如果不是她來處理,他不會跟老闆分手得這麼平和。此時留在武漢的其他人問艾小姐要不要一起去吃飯,艾小姐都婉拒了,沒那個心情。後來由於舊總經理手上握有公司的存摺與印章,老闆派一名小會計去接收,惹得舊總經理感到不受尊重而暴氣,再度勞駕艾小姐親自出馬,收拾攤子。

艾小姐說,請走高階主管的過程非常棘手,事前必須機關算盡,做最壞打算,抓清楚對於公司造成的影響有多大,並且不斷進行沙盤推演,做好事先的布局,提出B計畫應變。不過真要動手了,艾小姐認為最重要的仍然是給予尊重,而不是耍花招、編謊話。

最後她由衷發出感慨,做了一個總結:「這人曾經是戰友,不是路人甲。」這已經是政治問題

在西方社會,高階主管不僅是肥貓,薪水是一般職員的幾十幾百倍;更令人羨慕的是當他們離職時,握有「黃金降落傘」,能夠拿一筆巨額的安置補償費用,有的高達數千萬美元,這也是為什麼購併時的收購金額屢創新高的原因。

在台灣呢?黃金降落傘不那麼普遍盛行,金額也無法相提並論。不過對於高階主管或掌握公司機密的人,公司都會再多給錢,算是「封口費」。除了錢要給夠外,也要給足面子,做到無可挑剔、沒話好說。

一位人資主管說,高階主管的離職已經不是法律問題而已,人資部門無從介入,而是升級為——「屬於政治層次,複雜而細膩。」

公司該做的都做了,高階主管離職後就算找不到工作,過幾年好日子並不難。這就是為什麼被資遣之後,只聽過一般員工上街頭抗議,少有聽到高階主管把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畢竟是高階主管,都是有遠見的人,眼睛只往前看,若是敲鑼打鼓說自己被辭了,對於身價只有減分,因此他們對於被逼退多半會選擇三緘其口,這也造成一般人有個錯覺,以為高階主管可以高枕無憂萬年。

看更多 商周出版《失業教我們的事》

圖、文/商周出版 《失業教我們的事》
圖、文/商周出版 《失業教我們的事》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