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產值與時間利用/當下的你在做什麼?

前陣子和剛踏進自由接案圈的朋友聊起來,雖然認識不久,卻頗談得來,也聊了一些關於她的故事,以及她現在打算重新出發的決心。最近一次和她見面是在一場聚會,聚會過後,我們一同走到捷運站,她還特地陪我多搭了一站,然後再走路回家。

在這回程的過程中,兩個人天南地北的聊著,她笑著說,其實她今天出門會有點心慌。我有點訝異,問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兩個人抽絲剝繭,我突然想到了什麼,便問:「是不是你覺得你今天出門,沒有辦法工作,沒有寫到字數,所以覺得心慌?」她想了想,點了點頭。

在那一剎那,我似乎看到很久以前的我。雖然說自由工作接案這麼多年,但誰不是從頭開始?雖然說在讀大學期間,我就開始寫小說賺取生活費,跟文字工作已有所接觸,但後來有陣子,必須要大量接案賺取稿酬才能應付開銷,所以那時候的我很怕浪費時間。如果時間花在寫作上,那一天,或是那段時間便覺得有價值,如果停下來兩個鐘頭,那段時間便覺得很「浪費」。因為沒有打稿的那段時間表示沒有工作進度,沒有看到文字產出,沒有它後面所代表的收入,心慌便湧了上來。

那時候幾乎什麼都接,只要自己能寫的、能做的,都去嚐試,在最早只是躲在電腦前面寫小說,後來也跨出去採訪,也接了一些雜誌的專欄,或是其它專案,幾乎只要自己能做的,就去執行,如此,才會覺得時間不至於虛度。那段時間幾乎被工作塞得很滿,除非工作進度超前,否則很難放下心來。

而另外一種心慌,則是一個案子結束之後,另外一個案子在哪裡?有案子代表收入,沒有案子代表你只能過這幾個月,三、五個月後是不是只能吃土?特別是剛踏入自由工作這一塊,這種心慌是免不了的。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我把這幾年接案的心得告訴她,雖然工作上並不一定能夠協助,但至少可以把我那陣子的心得告訴她。畢竟,我們沒有所謂的老闆,可以說每個案主都是我們的老闆,我們的老闆有很多個。同時,我們也是自己的老闆,工作的時間和空間由自己規劃。

對我們來說,時間花在工作上,便顯得有價值,但是,到了現在,我花了更多的時間在自己的身上。因為工作導致自己的肩頸酸痛,或是雙眼疲乏,這些也需要靠時間去恢復。把時間花在保養身體,或是跟其他重要的人相處上,或是跟值得交往的人相聚,便不覺得浪費。

曾經聽過一句話,所謂時間管理,是看你當下在做什麼?明明該工作的時候,卻跑去揮霍;或是該休息的時候,卻在做在耗損自己身體的事。你所做的這些事,三天後再回想能夠帶給你什麼收穫?有的收穫是健康、有的收穫則是情感,如果你回想起來,什麼也得不到,那這些時間就顯得「浪費」了。

每個人一天都只有二十四小時,扣掉吃飯睡覺,剩下的時間都希望它能夠好好利用,而輸出文字跟收入之間的關聯,如果沒有緊密的連繫,也表示未來的生計是否陷入困頓?

當時的我採取的是將注意力集中在手上的工作上,以此忘掉那種不安的感覺,確實的做著該做的事。等到七、八年,甚至十幾年過去之後,便會發現,那些所擔心的事情,只存在於想像。可以用它來警惕不要偷懶,但也不用心慌。

能夠利用自己的經驗與心得,跟另外一個人分享,也是之前的我所始料未及的呢!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