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家送禮物給社工員,社工員該不該收下?

案家送禮物給社工員,社工員該不該收下?

2003年開始課輔之後,因為社工員不足,因此我(社工督導)也常常帶著社工員去案家家訪,因為每一位要來參加課輔的學生我們都需要去家訪,實際了解家裡的經濟狀況、居住環境與家庭功能之後再作開案與否的評估,評估通過之後學生才能來參加課輔。

而在家訪的過程中最容易碰到的就是家長太熱情了,尤其埔里很多的家長是務農的,常常還沒開始訪談就已經有蔬菜或水果送到面前了,這時,社工倫理守則就會在腦海中出現,不能收禮必須拒絕。一開始拒絕幾個家長之後,我慢慢發現有些不對勁,我發現家長對我們的態度開始疏離,開始防備,甚至開始有敵意,常常都搞得氣氛很尷尬。

有一次我在一個小時的家訪過程中拒絕了一位媽媽送的南瓜三次之後,因為這位媽媽的一句話,讓我理解到死守著冷冰冰的社工倫理守則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因為在華人的文化脈絡底下,是先講「情」,再講「理」,最後不得已才會搬出「法」;但是移植西方文化的社工倫理守則則是先講「法」,再講「理」,最後才是「情」。

這樣的邏輯到了華人文化脈絡的台灣就出現水土不服的狀況而不自知。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因為我一再拒絕她的好意讓這位媽媽覺得我們是不是瞧不起她,讓她覺得非常沒有面子,於是她就直接說出了:「督導老師,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們?不然為什麼都不收下我自己種的南瓜?」雖然我一再解釋是我們的規定不能收案家的東西,但是這位媽媽根本就聽不進去,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說詞。

很快的,我大概花了十秒鐘就反應過來了,我知道這位媽媽為什麼這麼生氣了。

因為在講「情」優先的台灣社會當中,人跟人之間的關係通常是先建立在情感之上的,要建立在情感之上就必須先成為朋友,而朋友之間就是應該「互相分享,互相幫助」,「好東西就應該跟好朋友分享(雖然孫越叔叔已經過世了,但是相信有年紀的我們都還記得這句廣告詞)」,所以當我一再拒絕之後,這位媽媽自然的就認為我很不給面子,不給面子的理由是不是因為瞧不起他們,不願意跟她們交朋友。

做為一位弱勢者的過來人,我很清楚弱勢者是很難有很高的自信心的,通常自信心是容易低落的,而忽然有人聲稱要來幫助你的小孩免費補習,但是卻不願意收下你自己種的蔬菜,顯然就是不願意跟你做朋友,非常有可能是根本就瞧不起你,所以才會講一些你聽不懂的規定來當擋箭牌(誰知道這個規定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又沒看過)。

在這樣的脈絡底下任誰都會不舒服,都是會生氣的,只是這位媽媽比較直接罷了!

想通了之後我就馬上改弦易轍,立刻收下南瓜,找了一個台階給自己跟身旁不知所措的社工員,我跟這位媽媽說:「你種的南瓜很漂亮,一看就很好吃的樣子,我是真的怕收了你的禮物回去會被罵,不過你如果覺得不收是看不起你,那為了表示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好甘冒回去會被執行長罵的風險,也要收下這顆南瓜,不過,我也不能白白佔你便宜,我想到我家裡有雲林老家帶來剛曬乾的蒜頭,我們雲林海邊的蒜頭可是最棒的呢!明天我就拿來送給你,你可不能拒絕,拒絕就是瞧不起我ㄡ!」

該圖片由James Timothy Peters在Pixabay上發布
該圖片由James Timothy Peters在Pixabay上發布
分享

聽完我這番話之後這位媽媽的臉上才和緩下來,連聲說剛剛有些激動了,請我不要在意!

當時我根本沒有在意這位媽媽生氣,我反而很高興她的直接讓我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因為我可以同理她的心情與想法,我反而覺得對這位媽媽比較抱歉,因為我的不會變通,差點就把「好事給做壞了」,後來每當家長要送禮給我時,我會直接告訴家長如果是自己種的或生產的東西,只要不是太貴重我就會收下,但是我也會回禮。但如果是家長要花錢買的我就不會收,因為這就不是互相分享了。

在服務的過程中如何讓案家感到被尊重是建立關係的第一步,沒有這第一步,再多的社工專業都是枉然的。

這是這位媽媽幫我上的一堂社會工作倫理課,社會工作者與被協助者是對等的,是平等的才對,不過真的不容易做到,我也是經過從很多個案身上才慢慢學習與實踐的,直到現在我都不敢肯定我可以完全做到。後來因為這件事情我想到了一句警惕自己的話:「很多人都是好人,也都在做好事,但是要注意,有時候很多『好事』,都被很多『好人』給做『壞』了!」

所以,案家送禮物給社工員,社工員該不該收下呢?您準備好如何回應了嗎?

想知道更多如何輔導弱勢孩子的方法與故事嗎?請趕快訂購一本📣《解鎖-我的火火社工路》

疫情對博幼募款很不利,拜託各位雪中送炭,捐錢給我們。郵政劃撥帳號22482053,戶名:博幼基金會。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