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完醫學系,真的榮華富貴嗎?可以與適合是兩回事

「我的成績不錯,應該可以念醫學系,」朋友孩子說。「可以」與「適合」卻是兩回事,也許「可以」追得上班花,但班花卻不適合與他牽手走人生路。

美麗或許可排名,但適不適合卻是兩人間的事。日治時,台灣人只能念醫科,殘餘之文化,讓學醫化成光耀門楣的象徵。我曾去一所高中,入門後見一位學生巨幅相片聳立,如高捧金正恩般。

原來他是該校首位台大醫科生,要讓學弟妹路過時膜拜效法。

若你是受如此虛榮光芒所誘惑,或只是想讓名字列門口榜單的前方、爭口氣,那就不適合念醫科了。

長期以來醫學系是師長和學生心目中的第一志願。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長期以來醫學系是師長和學生心目中的第一志願。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承襲日本文化,台灣醫療系統相當階級化,去醫院從實習醫師當入門磚,放低姿態往上爬,常見大牌醫師旁跟隨一堆醫師、像服侍皇上,實習醫生則服侍他們,醫療會議中的尊卑秩序非常明顯。

這是侯文詠筆下白色巨塔內的階級階梯,也許行醫者都曾爬過。過去,階梯盡頭閃耀著曙光,因為在大醫院熬幾年後,可以去開診所當一方之霸主,甚至幾年後存錢開醫院。

我念書時醫學系畢業生稀少,到小鎮開診所都可成小富豪,廣設醫學系後競爭者多,全民健保施行後管制診看診量、還管到處方怎麼開,房子租金卻高漲,與當年已大不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現在多數醫師,追求去大醫院工作,在台灣醫療官司比率攀至世界第一時,有制度與律師的地方,有更多保障、薪水也穩定。

若你追求薪資還不錯的工作,也能接受醫療體系的階級文化,要踩階而上,才登堂入室。

若你是受高中校門口,將你當神膜拜的巨幅圖像所誘惑,以為學醫後被人捧多高,幻像消失後會格外孤單。

數月前家人開刀出院,我送花給醫師與護理師,遇到一個個驚訝的表情,原來多年前台灣人感激醫護的心,已漸消散。

馬偕前院長施壽全說:「聽到病人真誠與衷心的感謝,再怎麼辛苦也值得!但遺憾的是,這些年來已較少再聽到這樣的聲音了。」在讚美聲變少、醫療壓力增加下,你還認為行醫是神聖使命,才適合前行。使命不是像高中那樣把你捧高高,而是你要把每個病人捧高高,覺得治好他的病,是你生命最有意義的印記。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