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藝術家的結晶化過程!空出一條道路,讓創造透過自己湧現

一流的藝術家所描述的結晶化過程

在抵達自然流現的過程中,「放下」(Letting Go)是很重要的步驟;相對的,在實現結晶化的過程中,「接納」(Letting Come)也是很重要的一環。

Letting這個單字在這裡是「讓」的意思。直譯的話,Letting Go就是「讓它離開」;而Letting Come就是「讓它前來」的意思。

若問Letting Go是「讓什麼東西離開」的話,應該要離開的就是會產生執著的小我。「讓小我離開」之後,空白與靜寂的降臨,會讓我們進入自然流現的狀態。在這個一片靜寂、什麼都沒有的空白中,「讓某些東西前來」就是這裡說的Letting come。

「放下」(Letting Go)與「接納」(Letting Come)有時會在與事件相遇的瞬間就發生,不過,只要當事人與事件主動進行U型過程的時候,這兩個動作都需要有意圖地執行。我們常會用「下定決心」之類帶有覺悟的詞語來描述「放下」(Letting Go)這個動作,相較於此,「接納」(Letting Come)這種「讓它前來」的感覺,則和覺悟的感覺不大一樣。

「讓它前來」的感覺是當自己在自然流現的狀態下時,透過自己這個容器,賦予「想要生成」的未來一個形狀的作業,這就是結晶化的流程。奧托博士說明結晶化的流程時,曾提到「使用雙手的智慧」的重要性。

長久以來,我們已習慣用頭腦思考出答案,認為智慧與想法都是思考之後的產物,這樣的概念早已根深蒂固。不過對於許多畫家、音樂家,或者是進行創作活動的其他藝術家來說,讓自己的手腳隨著由自己的內在中湧出的某些東西舞動,再從中編織出作品,是創作時很重要的過程。

U型理論的結晶化過程,正好與藝術家進行創作的過程相同。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結晶化的過程並不難理解。我們在前面曾提到創作歌手Mr. Children的櫻井和壽在電視節目上說過的話。櫻井和壽在NHK教育頻道的一個節目「THE SONGWRITERS」中,接受主持人佐野元春的訪問時,曾說過一段耐人尋味的話。佐野先生問他「你作曲的時候,是會先作詞還是先作曲呢?」時,櫻井先生馬上這樣回答。

「我大都會先作曲。我覺得我會把我想訴說的事、想唱出來的事、想吶喊出來的事化為某種印象,然後歌曲便由此誕生。首先,旋律會在我的腦中慢慢形成,接著我會漸漸抓到音調,然後自己哼哼看他的旋律,可能還會隨便用一些英文喊出來。而嘴巴的開合,聲音的緩急,會自然而然地表現出憤怒或溫柔的心情,然後我再把這些聲音轉變成自己的歌詞。」

聽到櫻井先生的這段話,讓我確信「這就是結晶化的過程!」。他所創作的詞與曲完成度很高,讓許多人為之癡迷。然而這些曲子並不是先在頭腦中設計好,然後填上樂譜與歌詞,而是透過彈奏吉他的指尖,以及隨興附和的歌聲,像是憑感覺摸黑前進般,藉由自己這個容器,將湧現出來的「什麼」具體表現出來。

有些雕佛師會說,他們雕的不是佛像,而是削除多餘的部分,讓沉睡在木頭中的佛的姿態顯漏出來;有些陶藝家會說「自己的雙手最瞭解要創造出什麼樣的作品」。我認為,這些都是在說明他們結晶化的過程。

另外,櫻井先生也說了這樣的話。

「透過音樂、透過歌唱、透過歌詞,我會想要試著突破個人這個界限。這能讓我能夠體會到某種心理情結、體會到喜歡上他人的感覺、體會到不同的人格等等。突破這個界限時,我便能用音樂與言語描寫出連結人與人之間的強烈感情。(中略)讓自己進入什麼都不思考的狀態,只是單純面對這些音符,然後讓這些音樂導引出原本深藏在自己心中的某些東西,這些被導引出來的東西,就會成為我與聽眾的連結,共享彼此的感覺,這就是我一直以來的目標。」

他一直重複著類似的話,在節目中多次表現出「我是在無意識中創作的」的想法。對他而言,所謂的創作活動,其實是在無意識中讓某些東西自然而然地顯現出來,而這些顯現出來的東西便會成為他與聽眾間的連結。

櫻井和壽與周華健合唱。圖/本報資料照
櫻井和壽與周華健合唱。圖/本報資料照
分享

我們常會認為,一個人可以由自身原本的思想與技能,創造出過去不曾出現過的某種東西。然而U型理論認為,空出一條道路,讓我們想看到的東西透過自己這個容器湧現出來,才是真正的創造。這不只代表著新的典範轉移理論,也是超一流實踐者們的共通秘訣。

看更多 商周出版《U型理論》

圖、文/商周出版《U型理論》
圖、文/商周出版《U型理論》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