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求生/這是工作場域,不是地獄

「你知道一個員工做事情如果一直達不到標準,主管可以對他怎麼樣嗎?可以叫他走!」

Lin 在小會議間轉述給我聽時,拳頭握得好緊。「我沒有不照主管的意思做,只是希望她分配工作能均勻一點。我手上已經這麼多事了…」Lin 形容,主管撂完這句話,一直盯著她看,好像很期待她的反應。但她知道,嗆回去一定沒完沒了。所以努力壓抑住,淡淡的看著對方,什麼都不說。「後來她憋不住了,問我這樣看她是什麼意思,有什麼話就說出來啊!老師,這算霸凌嗎?」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其實我沒教過Lin。我教大學生,她是我同事。她大可喊我名字,跟其他同事一樣。但她是個很客氣有禮的人,總是喊我老師。

後來,這主管可能覺得一拳捶在棉花上,悻悻然結束對話。Lin 當晚卻無法入睡,想著這樣的日子要怎麼過?主管的情緒跟做事愈來愈走鐘,常常第二天馬上裝沒事,下一次的爆炸卻又隨時會發生。

「朕即王法」的主管到處都有,上至廟堂下至公司工廠。權力不對等的組織關係裡,信任是困難的,懷疑是必然的。

管理者和員工之間各有各的不爽,但雙方既是契約關係,表示必須共同遵守制度和法律。跟開車時會車一樣,彼此留空間,好互相迴身。但仍多有掌權者視法律為無物,明知故犯有之,狡辯欺人者有之。我問Lin,妳進職場這麼久了,看過勞基法裡的重要條文嗎?除非「於法有據」,雇主才能終止跟員工之間的勞動契約。

台灣是法治社會,勞資之間雖是雇用關係,雙方都要依法、依約定來做事的啊。

Lin 很專心的聽,聽完點點頭,說她都知道,所以才格外憤怒那天主管的恫嚇,都什麼時代了,敢這樣威脅人!「其實我那天是故意不說話,用沈默來抗議。她以為我們跟螞蟻一樣一捏就死嗎?」討論到最後,我充分了解Lin 的無奈。她的主管確實踩到霸凌的紅線,不適任的是主管不是她。慘的是員工無法選擇主管。如果主管又剛好是國王人馬地位穩固,部屬只能無語問蒼天。

被討厭的勇氣」賣了千萬本,仍難說服職場中的基層。即便他們明白法律的存在,但誰想冒那風險被主管討厭?資方總是可以不論如何先甩你一巴掌,讓員工摀著紅腫的臉再去尋求主管機關和法律的救濟。人人都知道這過程緩不濟急,備受磨難的絕對是你不是他。

Lin 是非常需要這份薪水的母親。莫非正因如此,主管聲音更大,膽子更大?

到底要當乖寶寶好,還是強勢的部屬好?也曾經有人好好的主管跟我訴苦,說是不是因為她心太軟,部屬都騎在她頭上。

被權力欺負過的員工,有朝一日當上主管,會在勞資關係上比較有同理心嗎?

使用權力欺負過員工的主管,在失去舞台又被更高層整肅後,會願意反省自己曾經犯的錯嗎?與惡的距離是如此近又遠。我們只能守住自己的價值態度,期待工作場域不是地獄,是合理合法有制度能對話的協作空間。行有餘力,影響更多人。

這世界沒有永遠的掌權者。總有一天,我們都會回歸塵土,成為一粒沙。

我對Lin 說,好好睡一覺,保護自己的身心健康。一切明天再說。想對抗時一定會有方法的。霸凌可能在任何地方發生。學會防身術,備而不用,才是正解。我們要像太極般閃過霸凌,不傷到自己,柔韌地站得筆直,必要時為了自己的尊嚴與信守的價值全力反擊,義無反顧。

權力是「權」賦與的力量,把權字拿掉,真正的力量,必須由心而生,從而壯大,護己護人。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