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朱立倫 僵局難解 張善政辭選桃園市長換解隔?

政治上若染疫,吃特效藥或中藥,恐都無解,七天後,不僅無法解隔,想要自主管理,都有點難。

桃園難解隔 朱立倫三箭恐風波持續

本來桃園這局,在羅智強加入後產生質變,桃園地方勢力與經營,一直都是選戰中必要選項,沒有人可以打破這個遊戲規則,羅智強一開始被打槍與看弱的,也就是這個限制因素,兩個月後,羅智強開始翻轉,TVBS的民調竟然他第一,對其他在地政治人物或服膺這個地方政治邏輯的人,情何以堪?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記者林俊良/攝影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記者林俊良/攝影
分享

還記得陳學聖接受黃暐瀚撞新聞的專訪時他說,桃園這塊政治的經營,他非常有感,自己就是透過地方蹲點而有機會成為市長參選人,羅智強選桃園,必須先經過桃園地方生態的考驗。

陳學聖舉了選民家庭的殯葬事宜來看,不僅每天透過助理及自己親自趕場,這是地方生根搏感情的方式,當每個政治人物都這麼做以後,選民經營又更難了。

筆者家人前幾個月剛辦完告別式,當靈堂有不認識的政治人物打開門直接進來祭拜或簽名時,對家屬是一種不尊重的態度,對死者更是不敬,這是地方政治競爭後產生的虛假意識,沒有人把這個議題反應給相關人知道嗎?

難道地方政治生態,搏感情方式竟是如此未顧及選民感受嗎?

電子輓聯同樣如此,桃園政治人物可以透過網路系統直接輸入,許多家庭關閉電子輓聯,其實,是對這種表面文化的無言抗議,死者為大,並不是所有死者家屬都需要不認識的政治人物提供電子輓聯,政治人物在選民的心目中,其實是有符號意識的,是有框架思維的,這並不是與選民搏感情,而是讓重視殯葬排場的家庭一種需求罷了!

所以,桃園地方生態,並不都是政治正確,而是一種地方集體主義,並不是政治普遍原則。

桃園選民結構,已經不是早期那個桃園,即將超越台北市人口的桃園,多元化的政治型態與省思地方生態,已經刻不容緩。

朱立倫徵召張善政參選桃園市長,看似黨主席的權力所能及,筆者認為,背後的政治意義有三箭。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左)徵召行政院前院長張善政(右)參選桃園市長。本報資料照片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左)徵召行政院前院長張善政(右)參選桃園市長。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首先第一箭,朱立倫最怕的事快發生了,羅智強的民調逐漸爬升,朱羅之間的對話交鋒,竟讓羅智強從弱變強,如何收尾?朱立倫找到非地方人士來對決羅智強。

朱立倫當過縣長,絕對懂桃園,羅智強想改變的事,都快達成了,徵召張善政是新局,羅智強跳不進來,也無從挑戰,只能錯愕與沈澱。

第二箭來自地方生態常左右選舉決策,從黨中央的視角來看,強勢黨中央已是過去式,政黨若朝去中心化組織與結構方向前進,地方派系也必須解構綁架中央的思維,相互尊重彼此互補,才能從地方發展起決策模式。

地方要成為政黨小中央,就不能結黨營私,要從大局著想,從政黨整體形象為思考,從近年幾次選舉來看,地方派系與生態,並不能象徵選票,桃園地方派系與生態,在鄭文燦時代產生了政治文化上的變化,政黨以執政為最終目標,地方生態以合作及生存為目標。

朱立倫了解桃園,若要贏桃園,大可自己下去再戰桃園,選擇張善政,代表他想跳脫地方布局,又想找到新的政治路徑,若他成功解構地方,張善政也贏得桃園,也預告桃園政治非地方生態決定,他可以繼續找下一個創新路徑,佈局新的政治版圖。

行政院前院長張善政。報系資料照/記者葉信菉攝影
行政院前院長張善政。報系資料照/記者葉信菉攝影
分享

如果地方生態決定參選人,政黨的角色弱化成背書,對朱立倫而言,他思考的是,選舉結果到底是黨主席承擔?還是地方負責?

第三箭就是朱立倫在民進黨面臨疫情執政困境之際,在即將訪美的關頭,把張善政丟進桃園這一局混水裡,並不是事先並未預知會有極大衝擊,而是混亂局勢中頭過身就過的戰略部署。

疫情最大,沒想到徵召事也沒放小,國民黨內外及社會輿論,效應逐漸擴大。

張善政有韓國瑜的影子,有馬英九的分身,有朱立倫的策略,唯獨失去張善政本身的政治判斷力,對張善政而言,不僅失分,恐也政治再度失身。

朱立倫沒告訴張善政的事,已經產生政治連鎖反應。

選舉是英雄之役,不是請益之旅

張善政道歉,從政治三幕劇來看,選舉不是請益之旅,而是英雄之役,對手是民進黨的參選人,如果最後地方生態都接受了張善政,羅智強也釋懷了,甚至一起向選民來個桃園大團結之姿,桃園就能贏嗎?

回到剛剛提到的殯葬場面角色,政治人物之間或政治人物與需求選民彼此搏感情,與一般人民何干?

張善政道歉,黨秘書長黃健庭道歉,朱立倫本人呢?

國民黨桃園市長參選人張善政。記者曾學仁/攝影
國民黨桃園市長參選人張善政。記者曾學仁/攝影
分享

朱立倫該承擔所有政治紛擾,張善政即時煞車,為時不晚。

如果我是張善政,既然政治上已經染疫,無從隔離與治癒,應該謝絕徵召,一開始未能明察秋毫,現在應該果斷離去,繼續田野為伍。

桃園這個戰局應該壯士斷(解)腕,就不再用徵召決定,而是舉辦初選來定奪,對國民黨而言,這才是解方,國民黨還是有機會贏,或許這個初選,才能讓每一個人心服口服,桃園地方生態的省思,留下這個政治事件,警惕與改變。

舉辦初選決定參選人,瞄準民進黨參選人,來一場英雄之役,才是正辦,否則一直請益到選前,道歉到最後,人民看戲,若已經歹戲拖棚,換個戲,善始善終吧。

善始,應該善終,您覺得呢?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