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遲來國產疫苗,真來得及嗎?

遲來的疫苗,救得了人民嗎?政治與選舉,常是一種賭注,但人民的生命安全,豈可兒戲?

去年年初的台灣,口罩進口不足,開始了口罩國家隊的生產與量能,「徵用口罩」的政策與全民戴罩的運動,讓台灣免於初期新冠病毒的侵襲。去年的台灣人民,比政府還超前部署,即使一開始政府呼籲不用恐慌,開放空間不用戴口罩,但人民心裡在想?會不會感染,是自己的命在賭,硬是把口罩戴緊緊。

去年口罩量不足的時刻,中央與地方,政府與人民針對口罩的徵用與使用政策,有口角,有爭議,有不同的保命作法。

台灣人民度過口罩不足徵用的艱困期,幸好,所有的不幸,都沒有真正的發生,而台灣也得到國際防疫的肯定。口罩國家隊的成功模式,給了執政團隊信心,執政團隊期待疫苗國家隊的再次立功,成為台灣2021年再次驕傲的榮耀。

蔡英文總統(右2)18日在行政院長蘇貞昌(右1)陪同下,前往疫情指揮中心視察,預告「預計7月底可以開始供應第一波國產疫苗」。圖/總統府提供
蔡英文總統(右2)18日在行政院長蘇貞昌(右1)陪同下,前往疫情指揮中心視察,預告「預計7月底可以開始供應第一波國產疫苗」。圖/總統府提供
分享

台灣買不到國際的疫苗量,陳時中數度表達委屈與無奈,這種疫苗戰略上的失策,人民只好忍氣吞聲,繼續支持順時中,但五月的疫情破口,政府與人民之間的信任與恐怖平衡傾斜了,每一天公布的確診數與死亡數,還有無法消化的醫護負擔及病床量能,已經幾乎要炸鍋。

這不是疫情演習,這也非演練,是每天真真實實的疫情日誌。

醫療量能不足,這是去年一直強調超前部署的台灣,令人無法理解的諷刺與荒謬。

怪罪誰都沒有用,現在最要緊的,只有解決問題,趕快打破迷思本土疫苗救贖的思考,疫苗不是口罩,不是原料加上生產線,就可以趕上進度,我們在疫苗上落後進度的後果,隨著時間每一分一秒的過去,保命的事已經無法等待,地方政府開始思考各謀生路,縣市首長站上第一線,向指揮中心喊話。

指揮中心應該在某些角色上去中心化,或許讓縣市政府有自主採購疫苗或超前防疫的權限,這是緊急應變做法,病毒才是敵人,誰可以幫人民找到疫苗或對抗病毒,誰就是類中央,就是大功一件,目前一天幾百人的確診,用人民自律封城等待疫情紓緩到個位數,一直到國產疫苗量產,這已經是樂觀說與空話。

指揮中心日前同意離島得在符合篩檢流程條件及後送配套流程下,提供自願性採檢服務,這就是對的應變,但一開始指揮中心思考的,就是太中心化的思維,並不符合地方現場的需求。

台灣疫苗的施打真相,是從害怕到順從,從等待好疫苗到搶打現有疫苗,從一開始不打到現在沒法打,現在的困境是我即使是愛國者打國產疫苗,但要等到八月,八月前呢?

蔡英文總統與行政院長蘇貞昌昨前往指揮中心,與國內疫苗廠商視訊了解目前進度,希望七月底國產疫苗能供國人使用。圖/總統府提供
蔡英文總統與行政院長蘇貞昌昨前往指揮中心,與國內疫苗廠商視訊了解目前進度,希望七月底國產疫苗能供國人使用。圖/總統府提供
分享

愛國與愛家比較,我想大部分的人,會選擇後者,家人可能會熬不過,家人可能會躲不過,而我自己呢?三期沒做,信得過嗎?二期做完就緊急授權,會有風險嗎?口罩國家隊與疫苗國家隊,本來是一場連續勝局,但還沒達陣就破局了。

即使最後國家隊疫苗順利量產,也讓台灣人民有了疫苗當安慰劑,但我們在這段時間已經付出嚴重代價,這些受影響的經濟與生活,灰掉的生命與人性,消毒味的天空,口水的政治,染後的台灣氛圍,都不是遲來的疫苗能夠平息,冤有頭債有主,人民該怨誰?

去年疫情發生時,怨氣可以推給發病源頭,已經一年多了,我們無法即時拿到疫苗,這是政府的危機處理出現問題。

防疫是一場戰爭,缺疫苗的事不是一天兩天,人民是等了很久都不見下文,才會表達不滿,人民不是政黨,人民的聲音與政黨的聲音不同,不要把人民的聲音歸類成一場政治上角力,頭過身就可以過。這會是一場空城計嗎?

埋了伏兵,虛實未知,最後我們購買的國際疫苗進駐,國產疫苗更成了英雄,解救了人民,台灣還是一個贏家。如果這是一場戰役,人民永遠是傷兵,整個世界都輸了,台灣這次又贏了,那又如何呢?

台灣面臨防疫戰略上的失誤,現在正走入一個深水區,沒有人走過,公衛上也沒有經驗,有了疫苗不代表能夠戰勝病毒,但沒有疫苗就連保命都很難,兩岸間紛紛擾擾,是統戰還是人道?其實都在一念之間,不管疫苗來源關鍵在哪?

人民有需求,應該就是上位思考。就讓地方政府扮演中繼投手角色,一起度過難關。蔡總統與陳時中對於疫苗的上位思考,這是非常重要的關鍵,人民也很想有骨氣,不為五斗米折腰,但人民很微,只能關照家人。

人民一直無法諒解缺疫苗的理由,政府怎麼說我們也只能信,但疫情下別再強調認知作戰了,這個名詞很威權時代,大部分的中間選民,已經能獨立判斷是非虛假。另外,不用道歉了,我們只想擁有一個安全感,這是國家社會該給人民的。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