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墮胎,女性擁有絕對身體自主權!低生育率問題怎麼解?

馬來西亞近日有篇勸人不要墮胎的文章很紅,覺得好像有必要回應一下。

關於墮胎的議題,一般簡單來說就兩種立場,一是pro life,一是pro choice,作為一個社會自由主義者,我是後者堅定的支持者,而且是那個choice是女性的。

也就是說,我認為女性有絕對的選擇權,決定要不要把孩子生下來,他人和社會無從干涉,包括精子的提供者,因為子宮是女性的,女性對自己的身體有絕對的自主權,autonomy。

因此,如果意外懷孕,女性決定要承擔不顧一切辛苦要把孩子生下來養育長大,那很好。

反之,如果女性覺得這超過她個人包括生理心理社會經濟可以負擔的範疇,決定要墮胎,那也沒有什麼問題。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現代醫學對於墮胎的倫理論述得非常清楚,就是如果懷孕一事影響母親的健康,那懷孕是可以被終止的,這個健康包括生理心理和社會經濟的狀態。現代醫學技術非常先進,只要及早處理,墮胎其實非常安全。

事實上,所謂墮胎會帶來的傷害,其實都是外界和社會對女性的霸凌和異樣眼光,所造成心理上的壓力。什麼「墮胎是一種謀殺」,「陰影會跟著妳一輩子」,甚至「嬰靈」的怪力亂神,都只是在對女性做道德綁架,造成更大的壓迫。

男性在這件事情上應該扮演的角色,就是尊重女性的選擇,併給予支持。如果女性決定墮胎,請負擔相關的醫療費用。如果女性決定生下來養育,那請負擔孩子的養育費,和給予心理以及社會經濟上的支持。

女性的子宮是女性自己的,不是男性也不是父權社會的,在墮胎這個議題上也應該是如此。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接著也可以一併討論台灣前陣子的低生育率的議題。

我個人覺得站在整個地球的角度,低生育率其實不是什麼問題,人類的人口數已經太多了。但也可以理解,站在特定國家族群政治經濟社會的角度,生育率不能太低,否則會有群體生存的危機。

設在性別平權女性對自己身體有絕對自主權的社會,要提高生育率,最根本關鍵的問題就是如何提高女性生育的意願。

在傳統父權社會裡,女性的身體是男性和社會附屬,女性的人生意義就是生兒育女和扮演父權社會下的家庭角色功能。在這樣男性主導的結構下,生育率自然很高,因為女性沒有拒絕的權利,父親/丈夫叫妳生妳就生,而且最好是努力拼男的,才能母以子貴。隨著時代的進步,從傳統的媒妁之言到自由戀愛,雖然父權社會體制仍在,但女性至少有了拒絕婚姻的權利,因此生育率下修是必然的結果。

生養下一代自然是有其令人感到幸福快樂,和負擔辛苦之處,所以女性選擇生育與否,簡單地說就是看是否前者能大於後者。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所以那就取決於兩點,一是女性是否能夠免於資本現實的壓力,包括社會是否有足夠比例的資本任女性支配,(所以包括房價等只是這其中的一部份),女性的勞動所得是否合理,女性在職場上是否有足夠的支持和福利。

另外一方面,是社會是否能打破父權社會先結婚然後生子的刻版模式,讓單親母親不要承受歧視和異樣的眼光,因為很多女性可能資本上很有能力,那很多時候她們沒有生育的根本原因,只是不願意屈就於有糟糕男性的婚姻裡,但她們其中有些可能是喜歡和想要生育小孩的,關鍵在於社會有沒有鼓勵女性去做出這樣的選擇。

當今世界的殘酷現實是,糟糕的男性比糟糕的女性多,所以男性要找到不錯的女性對象容易,女性要找到不錯的男性困難,只有讓女性更大地控制社會資本,並且告訴她們不需要先找到一個男性結婚也可以憑自己的能力生育,這樣才能根本地改變低生育率的狀態。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