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衛生署長的「開除說」 比病毒更可怕的是人心

看到新聞,台灣前衛生署長楊志良說「要將染疫醫生開除」,覺得很驚悚。說真的,之前對他的很多言論都感到很想翻白眼,(包括健保自費醫材那次),但這次真的超過一個限度。

自COVID-19爆發以來,絕大多數國家都有醫護人員染疫的案例,新加坡也有,馬來西亞也有。

因為醫護人員在第一線接觸病患,風險就是最高。

而且大部分時間,你根本也不會知道在你前面的那一個人,到底有沒有COVID-19。比如我在機場工作,任何一個入境的乘客都可能有covid。無論你SOP制定的再完善,真正決定你風險的,就是你的「接觸時間」而已,如果因為工作要長時間接觸病患,其實我們都知道,沒有任何SOP是百分之百保障你零風險的。

現在大家對COVID-19比較了解了,不會那麼驚慌,去年剛在武漢爆發時,我們穿著防護衣接收從武漢回來的乘客,心裡也都是有壓力。因為這種壓力,所以我們盡量讓比較年輕的醫護人員上前線,保護我們比較年長的同事。

後來在COVID-19中心工作也是,穿著防護衣走在上千個確診的病患之間,那個心情,真的是要經歷過那個當下的人才能明白。

記者許正宏/攝影
記者許正宏/攝影
分享

我想我們都不是那麼擔心自己,但我們都擔心萬一自己染疫會傳染給別人。

所以那時我應該有幾個月完全沒有社交活動,吃飯也是叫外送自己在家吃,和任何人交談都刻意保持距離。到現在,我也已經快一年沒有回家見到我自己的家人了。

醫護人員的身體疲憊還容易舒解,長期而持續的精神上的壓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比方說「症狀」,就是一個無限自我懷疑的過程,除非是發高燒這種很明確的,否則吹個冷氣流個鼻水,你就緊張了,吃個辣一點的食物,喉嚨痛又怕了,睡一覺起來全身痠痛又開始疑神疑鬼了。

比病毒更可怕的是人心,對患者的獵巫風氣,比病毒本身帶給社會更大的傷害。

圖為美國醫護人員。 法新社
圖為美國醫護人員。 法新社
分享

無論是針對移工,旅客,甚至今天對醫護人員。自己的免疫系統兩個星期後就會戰勝病毒,但是來自社會和群眾的歧視和咒罵,在心上留下的傷痕,可能一輩子都好不了。

沒有任何染疫的人應該被責怪,沒有任何人因為染疫就應該被人咒罵和渲洩情緒。如果要檢討那永遠應該檢討的是制度,和如何可以做得更完善。

病毒如何影響社會和這個世界,其實完全取決於我們自己。希望我們都可以少一點責怪,多一些包容。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