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紐約時報「台灣鎖國文」 真正曝露的是這尷尬問題!

看了那篇《紐約時報》的「台灣鎖國」文。

基本上整篇報導引用了很多陳時中的說法,然後訪問了一個史丹佛大學的教授和一個新加坡國立大學的教授來做平衡報導。我覺得面對這種批評其實是沒什麼好玻璃心的,但細看就知道作者對台灣的情況其實並不是很清楚,作者是一個叫 Raymond Zhong 的華裔,不確定出身哪裡,但待過香港和北京,應該沒有台灣相關的背景。

台灣「鎖國」與否不要那麼早下定論,現在全世界是都朝向施打疫苗,然後開放邊境的方向前進沒錯,但距離全面開放都還有一段距離。等到全世界都開放自由流動了,若台灣還是封關,到時再批評台灣鎖國也不遲。

衛生福利部長陳時中。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衛生福利部長陳時中。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分享

這點可以和直接新加坡比較,新加坡在一些做法上可能比台灣寬鬆,(如痊癒有抗體者不需隔離,來自低風險的地區者隔離天數較少),但實際邊境流動的量能,我覺得兩地並沒有非常顯著的差異,(新加坡國際機場一整天起降的客機數,現在應該也還在一百以內,與疫情前相比是非常少)。

這篇真正曝露的,還是台灣的「國際論述」(「外宣」一詞比較負面)匱乏的問題。

而這個問題在當初拿幾百萬丟紐時說「Taiwan can help」時,很多人就說過了,(百靈果那時有一集講這個講的非常好),而這個問題背後的結構性因素,除了英文能力之外,台灣社會對國際新聞和知識的了解匱乏也是需要正視的,(這點媒體當然佔了很大的責任,但媒體會這樣也是市場導致的結果)

(延伸閱讀:百靈果《你知道紐約時報其實很親中嗎?》


台灣的處境在國際意識形態的市場上,其實是非常尷尬的,因為現在各國最積極反中反共的,基本上都是極端右翼,其意識形態和台灣社會相信的進步價值是違背的,(如反同反墮胎,威權主義,極端種族或宗教主義)。而各國的左派或自由派,很多不是貪圖中國市場的fake left,就是對中共存有不切實際幻想的人。

而這剛好也和大部分海外「中國人」的意識形態相符,積極反中共的很多都是法西斯極端右翼,比較進步和 liberal 的很多,還是跳不出中國大一統民族主義的框框,真正相信自由民主偏社會主義,反共又覺得中國應該分裂,支持台獨港獨的真的非常少。

而無論「Taiwan」要如何和「China」切割,對絕大多數世界上其他文明的人來說,無論是西方非洲伊斯蘭還是南島,你們黃種人真的就長得都一樣。

所以結論是台灣要做國際論述,提升台灣的外交能見度,必須要拉高戰略層次,長期紮實但是低調的經營,了解其他國家和社群的需求,去尋找共同可以合作的價值。那種台灣棒棒的論調,其實只是會引起他人反感而已,(特別是針對防疫,那種感覺就好像別人家失火,你跑去說你看你怎麼都不學我,我家都沒事)。

如果有人不相信這種棒棒論述有多沒用,去看看海峽對岸的失敗案例就很清楚了。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