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部注意到了嗎?中國簡體書翻繁中在台出版是貿易不平等問題

關於中國簡體書授權台灣繁中出版要審查一事,台灣文化部這兩天又縮回去了。基本上這件事情看十個人談,十個人都會有不同的認知,(因為文化部從頭到尾都沒講清楚),所以我再將我個人意見整理一次如下:

1. 我其實看不懂文化部長說「只管中國共產黨與解放軍的宣傳品」是什麼意思。

讓我們先釐清一點,中國的出版市場不是自由市場,所有中國的出版社都必須經過中共的政府的准許才能設立,所有中國出版的書都必須符合中共的意識形態,和不踩中共的紅線。所有外國生產的內容都必須在中共默許下才可以進入。

最實際的例子,今天我馬來西亞籍可以自由地在台灣投資和開出版社,季風帶出的每一本書都不用台灣政府同意,但在中國是無法這樣子做的,如果中國是自由市場,我馬上去中國開一家季風帶中國。

實際上不要說中國內地,銅鑼灣書店在香港出一些爆料習近平的書,結果下場如何,大家都很清楚。

文化部長李永得。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文化部長李永得。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2. 今天這個問題的本質,首先是「貿易不平等」的問題,和言論自由無關。中國不是自由市場,台灣是,所以中國的內容可以自由地賣過來,台灣的內容不能自由地賣過去,這是貿易不公平不對等。

有人說,啊沒關係啊難道台灣的內容不能競爭嗎,為什麼對自己這麼沒信心。只要把「書」換成其他商品,就看得出這個邏輯的謬誤。

比方說,如果今天中國米可以賣過來,台灣米不能賣過去,你能想像有人會去和農民靠北說「啊為什麼對台灣米這麼沒信心,台灣米好吃啊,為什麼怕中國米」,因為台灣米好不好吃不是重點,重點是你的市場分給人家,人家的市場不分給你,那本土產業就吃虧,就會產生貿易逆差。

這個和中國貿易不平等的問題不是台灣面對而已,其他國家如新馬也是如此,中國書大量傾銷過來,新馬書賣不過去,只是因為華文在新馬不是主要語文,而且產值實在太小,所以政府不處理而已。

3. 確實有些台灣書是可以賣版權到中國去的,但那一定都是不踩到中共紅線的內容,比方說文學,或一些風花雪月的東西。

而近年台灣市場已經出現非常多中國簡體書轉繁中的書,有些甚至還上暢銷排行榜,這種拿中國現成的內容來賣的做法,我認為當超過一定的限度,就不是一個健康的現象,因為必定擠壓到本土內容的生產和消費。

所有中國簡體書,創作必定是在一定不踩紅線的框框內,翻譯涉敏感內容必定是有刪節。如果台灣賣過去的都是符合中共意識形態,簡體書翻繁中的本來又是中共默許的內容,那雙方的意識形態和美學價值會差異會拉平,而符合中共價值和美學的作品會在兩岸的市場有明顯的優勢。

4. 中國簡體書翻繁中出版,我認為問題是比直接進口中國簡體書更大的,因為台灣市場的讀者不容易直接辨別這個內容是中國生產還是台灣生產,就好像豬肉一樣,很多人沒有意識到產地就已經直接消費或吃下去了。

但豬肉吃下去只是長肉,但書讀下去是會對大腦和思想有潛移默化的效果。我不是說中國書不能讀,而是應該有更明確的標示讓讀者知道,「這本書翻自中國簡體書」,「你在閱讀的是中國生產的內容」,讓消費者在選擇時可以更明確的辨別。

記者陳宛茜/攝影
記者陳宛茜/攝影
分享

5. 我認為這單純是一個產業問題,而不是言論自由的問題,因為在現行規定下,任何人,包括中國人,中國異議分子,支持統一覺得中共好棒棒者,只要有出版社願意出,都還是可以在台灣自由地出版他的著作,而且不需要經過政府審查。

6. 我覺得面對中國不平等的貿易關係,要如何保護本土的內容產業,是一個很重要而且應該正視的問題,而我覺得文化部似乎還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的重要性,或提出具體的做法。

我個人覺得比較簡單的做法,就是完全忽略內容,比照中國電影在台灣上映的配額制度,給予各出版社簡體翻繁中每年一定的配額。台灣每年出版品三萬多種,這個配額可以定在一千或許兩千,或更少或更多,都可以討論。其他的中國出版內容讀者有需要,可以直接進口簡體書。

7. 我覺得台灣文化產業的永續經營和壯大,是所有人都要一起面對的問題,無關統獨藍綠。

每個人可以有不同的看法和立場,但我們應該先對現狀和問題有共同的認知。另外,我也要提醒我們自己,不要掉入在中國成名的虛榮的陷阱裡,在一個扭曲的市場取得成功,在過程中,必定失去了自己的某些價值。

中國的知識分子和有識之士超多,他們自己會出來自由市場買書。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