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貧戶」的悲劇/一家四口走絕路 反思「防弊思維」下的低收入戶審核

高雄市大樹區高屏溪畔發生了一起家庭悲劇,民眾四日上午發現四人在一轎車內死亡。據了解死者為簡姓夫妻及兩個小孩,兩名孩子均為身心障礙者,簡男打零工,簡妻於三年前罹癌。

高雄市政府社會局指出,該案是中低收入戶,兩名子女領有中低身障補助,合計每月1萬130元。該戶未被列高風險家庭,事發前未曾與社會局求助,後續將由大寮社福中心、區公所協助家裡辦理後事。本文綜合相關報導研判,認為這應該是一起「隱形貧戶」的悲劇。

警方正封鎖現場處理全案。記者林保光/翻攝
警方正封鎖現場處理全案。記者林保光/翻攝
分享

社工人員到場後,民眾指責「人死才來有什麼用」,該報導內文說「簡家人的住家是市價千萬的透天厝…每月房貸一萬多元」,由於簡先生以打零工維生,雖然有每月補助,但不穩定的工作薪資加上中低身障補助,減去每月房貸及生活支出,必然還是捉襟見肘,簡先生若找不到零工,全家就會失去經濟來源。

蘋果日報報導「10多年前他們買新房搬來這棟3樓4的透天厝,近來疑因簡男照顧妻兒3人積蓄用光,生活困苦,有打算要賣掉房子,但後來又打消念頭,房子沒賣」這間繳了十幾年貸款的房子,價值應該還有幾百萬,或許他考慮到即使把房子賣了,帶著癌妻與兩個身心障礙小孩,未來要租屋可能還是困難重重,他才會出此下策。

簡太太罹患癌症,雖說癌症也可以申請身心障礙手冊,但並不是每個癌症都可以,從社會局說兩名子女領有中低身障補助來看,簡太太得的癌症應該未達身心障礙的程度,所以社會局只補助兩人。實際上,這個家庭也只有簡先生能夠工作。

換句話說,如果以簡先生的經濟困境來說,他應該是「隱形貧戶」。

眾所皆知,臺灣低收入戶審核是全世界最嚴格的,根據109年最低生活費、低收入戶及中低收入戶資格審核標準,高雄市最低生活費標準為13,099元,每人每年動產限額為7 萬5,000元以下,不動產限額為355萬元以下,如果簡先生的房子價值超過355萬元,他就不能申請低收入戶。

109年最低生活費、低收入戶及中低收入戶資格審核標準 引自衛福部
109年最低生活費、低收入戶及中低收入戶資格審核標準 引自衛福部
分享

(延伸閱讀:葉靜倫/長期失業卻計入基本薪資?「防弊思維」下的低收入戶審核

此外,臺灣的低收入戶審核有非常強大的防弊思維,葉靜倫指出:「原則上家庭應計人口的總收入除以家庭成員數後,人均收入每月需要低於這個水平才符合低收入戶認定。然而,所謂的『家庭總收入』,除了計算配偶與父母子女等一親等的所有收入,對於長期失業者來說,還需要另外計入(你根本就沒有的)基本工資所得(2020 年為23,800元),或者即使找到了兼職零工,每月只賺1.5萬,也依然以23,800元計算。」

在簡先生的情況中,也許他打零工的收入並不足基本工資所得,但他「被政府認定的收入」就是23,800元,如果他的癌妻被認定為有工作能力,他家的家戶所得還會「上升」。而當時簡先生若把房子賣了,那他的家戶存款必然超過中低收入戶標準,這將導致他家失去所有的身心障礙者補助。

如果簡先生陷入「沒有工作只有房子」的困境,政府的「預設立場」就是「你必須把房子賣了籌錢」,至於往後簡先生能否找到房子或這筆錢能用多久,「接下來不是政府的事」,直到簡先生「窮到中低收入戶的標準」後,政府的補助才會再次介入。

葉靜倫對這類情形的意見是:「長年以來許多研究者早已指出,計算虛擬收入的防弊思維,嚴重忽略就業市場的各種變因。包括即使長期具有工作意願,卻因機會不均或身體孱弱、渾身病痛,甚至因意外工殤或身心障礙等原因,而無法在就業市場競爭的人。」

最後,我們以一個例子理解臺灣低收入戶制度的問題在哪裡。

根據中時報導,台灣的低收入戶僅占總人口的2.6%、為世界第一低,相較於日本、韓國等國的近10%而言低了許多,但「2030台灣無貧困推進協會」認為,台灣貧窮率過低是因為對貧窮認定過於嚴格,現有政策把沒有收入的長期失業者也以每月基本薪資計算,正是嚴苛的界定拉低台灣的低收人口,導致許多的貧窮者無法符合資格,處於資源匱乏的狀態。

報導舉了一個例子,2030台灣無貧困推進協會在2017年啟動「看不見的台灣─被漏接的人」「台灣365紀實攝影計畫」,第一階段成果介紹一位擔任保全的太魯閣族人,拍攝照片的林彥劭表示,這位青年高中畢業時,其父親因病無法再工作、母親則是家庭主婦,家中經濟來源頓失依靠,因而從事高工時的保全工作。

在保全工作的閒暇之餘,他還會去工地打工,雖然一個月有約3萬至4萬收入,但家中除了父母要照顧外,還有就讀國中的弟弟,他本人也因疾病,每周還要赴醫院洗腎。

本照片引自 2030台灣無貧困推進協會
本照片引自 2030台灣無貧困推進協會
分享

我們在2030台灣無貧困推進協會的臉書找到了他的照片從他的遭遇來看,政府要人「拼命工作」的「目的」確實達到了,但如果「撐不住」了呢?高雄市社會局表示「如果在事件發生之前接獲通報,就能避免憾事」,但在本案的情況中,難道市府會因為個案改變低收入戶的審核標準嗎?

本文還是必須強調,這類家庭悲劇「攜子自殺」是一種謀殺,而政府可以做的其實還有很多,就請從低收入戶標準的檢討開始吧!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