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台灣缺工現實狀況/如果永遠只是在缺工時喊一天賺很多,然後呢?

今年的缺工新聞還是如同雨後春筍般地跑出來,我比較欣慰的是,開始有記者會詳細寫出學徒、半技工、師傅的差別了,但是還是沒有採訪到重點,例如:真正的工地管理端像是營造公司,機電公司還是沒有被認真採訪。

為什麼不去訪問真正的工程管理者,而是問建商和代銷公司呢?又為什麼內政部急吼吼的喊開放,但是採訪出來的新聞,無一例外的罵聲連連,又為什麼罵聲連連之後,還是想要繼續出這種新聞呢?

這是因為缺工新聞的產業端來自於地產開發商,大型建商和政客,這些人希望透過缺工新聞來炒作出房地產熱潮,一來有利於銷售,二來則是可以向政府其他部會施壓開放移工,一旦可以開放,那就可以接著壓低營造端的成本。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對營造公司來說,他們拿的是工程款,整天亂喊工人薪水有多高,只是成為茶餘飯後的消遣,根本無助於真正的工程管理或找工人,給新聞記者受訪也只是浪費時間,在工地工作的人上新聞,一點好處也沒有,還會拖延工作進度。

所以今年會出現這種怪新聞:希望趁機曝光的人紛紛受訪,而各家記者知道這種新聞做出來只是討罵,根本不想認真寫,也不認真追蹤,每個人寫一篇就好了,只是交差給上級看而已。

現實世界中的缺工,也不是靠著臨時的加價什麼一天七千一萬元就能長久。

真正好的優秀工班團隊清楚知道今天如果做一半跑掉,以後業界名聲可能會黑,所以就算要去外面賺快錢,也必須在既有的工地裏面派固定的人力來支應,那種亂七八糟喊著說一天多好賺的根本是唬爛。

因為看到記者們開始把工地的第一線工人分成學徒、半技和師傅以後,我感到很欣慰,所以我想來再談細一點。

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吳淑玲攝影
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吳淑玲攝影
分享

到底真正第一線的工程團隊,怎麼樣掌握穩定的工班,而不是靠著什麼一天多好賺來騙人。

工程團隊面對大型案件時,有幾種外界很少討論,但現實中很普遍的管理方式來拉住優秀工人,第一種是保工、第二種是出工包底,第三種是純包月,第四種是包商內部分包。

第一種 保工

指的是「每個月保障有多少天工資可以拿」,例如保25天,就是只要跟著大哥我做,你一天薪水2000,你可以預計每個月都有五萬元可以拿的到,如果說因為天災人禍,例如停工颱風只做17天呢?保工制度下,老闆會「借你」3天工資,等到下個月再扣回來,如果你是師傅,多半會拉著自己老婆或者是兄弟一起施工,這種狀態下就是3000+2000每天5000元,包25天的話,夫妻檔順順做一個月就可以知道會有12萬5的預算。

這種制度下的工人忠誠度很高,對重視信譽口碑的包商來說,才是可以長期投資並且要求施工品質的,一旦有這樣的信任以後,工班會如臂指使,死忠跟著大哥走,也是一般來說最有用的傳統工班團隊凝聚方式,在這個狀態下,專業包商會預計每個月有幾天加班費用,四小時算加一天班,所以穩定工作下是可以趕工得到理所當然的工資。這是傳統上很有用的方法,而有些空調產業在每年的5~9月時也是用這種方式來留住冷氣安裝師傅。

第二種 出工包底

這是從包商不敢承包的工作演化而來,例如過去的特殊清水模或是曲面牆,通常這種制度下,一個月會發兩次薪水,多半在模板鋼筋工,一個底薪獎金制度的模板鋼筋工,多半是每月月初領30000,每天上工一天在多800元,天數算在月中領,可以算得出來這樣的制度等於每個月有固定安家費用,繳各種帳單,月中還領一次錢來支應。好的師傅甚至可以喊到包底40000,每日1000來做,會有這種聘僱方式,其實指的是工程很特別,沒人知道做了會不會賠錢,但業主很有誠意,所以乾脆整個團隊「投靠」建設營造老闆,大家都去聽現場的話,領穩定的收入薪資來做,既然不會賠錢,那大家也樂得乖乖聽話。

第三種 純月薪

指的是我一個月用多少錢把你包下來,你好好接受訓練,這多半出現在工廠工地兩邊跑的狀態,對於剛進入職場的人來說,是很好的保障,例如大型工廠或者系統櫃,就會有這種方式來穩定剛入行的年輕人,代表的是你乖乖穩穩地做,老闆不會虧待你,好好學,也不用擔心賠錢賺錢,等有機會慢慢接觸學會以後,你再來轉成跟老闆算數量的。

第四種 包商內部分包

這種多半是在所謂的可以量化業績的工作中出現,例如安裝櫥櫃一整組多少,送件並且組裝家具算多少,安裝熱水器一台多少,水車送一趟多少,這種狀況下很好算數量和收入,所以會從上面那種變成老闆幫你保勞保健保,接著全部都算業績大家來分,這種包商內部分包的方式,會有一種大家要多賺錢就是一起拚,數量越多大家賺越大的方式。這種方式也蘊含了接下來的師傅領班會自己開業的可能,所以是傳統中「訓練頭家」的方法。

本報資料照片
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但不管是哪一種,其實以上方法都會由老闆來處理勞保健保,有些則是老闆負責接送,都比起單純的日薪制度還要更有保障,也更為複雜,要用這些方式聘僱員工,比的是老闆本身的意志還有堅持,能用這種方式成功凝聚團隊,會發現這些人會變得比較穩定,比較願意接受勞安衛訓練及新式設備,因為老闆承擔了這些上課時間的開銷。

這些方法很傳統,但是卻是好的傳統,是「正確而有效的傳承方式」,實際上去算,會發現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高,可是對於勞工的安全感會起很大的關鍵效用,也只有在有能力營利和有口碑的老闆下才有辦法推行,一旦工班凝聚起來以後,這些人才不會因為別人在旁邊亂喊說哪裡比較好賺就跑掉,因為好的有承擔的建商底下有一群這樣的人。

本報系資料庫
本報系資料庫
分享

所以當一堆建商瞎喊找不到工人時,大家就知道哪些人,對工人當免洗筷整天只想要用移工替代,活該找不到人。

同樣都是做工,看看台電,台水這種每年都在招考的,其實也不會瞎喊日薪一萬來騙人入行,而是由政府保證,國營事業來提供保障,上面幾種方式其實不難,全部都是傳統產業的管理方法用在工地,但從最近缺工新聞中,我感嘆的是沒有記者去問為什麼不改管理方式來保障從業勞工?

你永遠只是在缺工的時候喊一天賺很多,然後呢?

比起那些日薪一萬的假新聞,我更希望記者好好研究一下什麼方法可以讓台灣的工人更穩定並且有保障的從事高危險勞動。

這才是對國家有益的事。

(延伸閱讀:台灣缺工新聞真相(上)/當外送都比工地當學徒自由實在時,誰還要來當「做工的人」?

(延伸閱讀:台灣缺工新聞真相(中)/國家從頭到尾都不尊重勞動技術者的專業

(延伸閱讀:台灣缺工新聞真相(下)/專業技術工的養成期長卻不穩定,誰願意來?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