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新聞的消失,是否代表台灣再無言論自由?

中天2002年入主勁道數位電視後,改名為中天電視股份有限公司,歷經18個年頭,中天新聞於2020年度經NCC決議不予換照,是新聞台換照未過的首例。

中天新聞台從換照未過開始即大力批評NCC,認為這是新聞自由最黑暗的一天;是言論自由蒙羞的一天;是台灣人民應該因此感到悲傷的一天,因此這篇就來談談中天新聞換照失敗是否就等於台灣再無言論自由,是否只會剩下中天新聞所說的一種聲音,新聞媒體界因此就變成了政府大內宣的一種工具。

分享

講到自由,哪能不提康德

講到自由,不得不提到康德,康德曾經出了一本書叫《實踐理性批判》,這本書十分晦澀難讀,但是其中最主要的出發點就是「自由」。我們先從不自由的情況談起,以前美國從非洲進口黑奴,主人要他往東就往東,往西就往西,叫他去餵牛羊吃草,他不趕跑去摘棉花,他沒有辦法有自己的想法,因為反抗就會被打,甚至死亡。這是個極端不自由的例子。

另一個例子是有一名貴婦,他非常有錢什麼都不缺,但是他缺乏的愛情,只要哪個人稍微對他付出一點感情,她就感動得一塌糊塗,她說只要你對我真心,我什麼都給你。這個婦人是自由的嗎?他受到情感的驅使,讓自己陷入漩渦,別人用感情驅使她,所以她也是不自由的。

康德認為不論是為了生存或是受到利益、恐懼、貪婪或感情,康德把這些所有能牽著你跑的事情都叫做傾向性(inclination)

康德把所有出於傾向性而做的事情都稱為假設律令(hypothetical imperative),因為他具有如果⋯我就⋯的性質,康德说,凡是出於傾向性的,就都是不自由的 —— 也是不道德的。

那如何才算是道德呢?道德得是絕對律令(categorical imperative)需要無條件的。我做這件事不是因為我能因此得到什麼東西,而是我本來就應該這麼做,僅僅是出於義務,這才是真正的自由。

所以以中天新聞的例子而言,它是自由的嗎?

就其播出的內容而言,其中不乏中共的政治傳播內容及許多未經證實的假新聞,很明顯的在製播的內容上,他已經受到政治力的影響,當主管高層介入新聞的內容,他就沒有辦法維持新聞台所需要的公正客觀,一個立場偏頗、時常製造假新聞的新聞台,本身就已經偏離了新聞台應該具有的義務:傳遞公正客觀的事實給人民,所以就算NCC沒有決議不予換照,它本身就已經是一個喪失自由的電視台。

中天新聞台換照失敗。 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曾原信攝影
中天新聞台換照失敗。 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曾原信攝影
分享

那中天新聞這次的訴求是什麼呢?

是言論自由,但這其實是個假議題,因為言論自由一直都在,並沒有因為中天新聞換照被拒絕而消失。以證券產業的例子而言,每一家公司如果在營業上、內控上都符合相關法令規定就都可以申請上市上櫃向大眾籌措資金,但是如果公司編制假財報,而後無法如期出具更正後的財報,那就違反了證券交易法令的規定,主管機關是有權命令它下市下櫃,但是就算這家公司被命令下市櫃也不會阻斷整個資本市場籌措資金的渠道,所以資本市場的自由並沒有受到損害。

中天新聞這次換照失敗是因為內控機制失靈、持有人蔡衍明嚴重介入新聞製作,沒有落實新聞專業和不自律等多個理由,加上在2014年換照的時候已經提出過有關問題,但中天新聞沒有正視。

以企業經營的角度來說,如果把公開籌資的功能換成大眾媒體傳播的功能,這家公司可以說是企業經營者舞弊、掏空樣樣來,內部控制也完全失靈,把新聞當作公司持有人的傳聲筒,這樣一家沒有操守的企業,NCC如果再讓他換照通過,那廣電法也如同虛設。

所以如果把廣電法對比證交法,我想大家就應該很好理解,新聞媒體如同公開發行公司都有其專屬的規範,如果不遵守造成社會動盪,主關機關有權不予換照,所以言論自由從來不是個議題,一家偏頗、製造假新聞而且內控失靈的新聞台繼續存在才是個問題。

政府越大,自由越少?

就如同經濟學家海耶克認為:中央計畫擴張,正是個人自由限制增多的開始,終將導致暴政崛起。政府要讓人民自己決定要做什麼。沒有經濟自由,就沒有政治自由。少了政治自由,人就無法再為自己思考,政府告訴你要做什麼,要想什麼、要怎麼活。

但是不同意海耶克的學者認為「政府越大,代表自由越少」的觀點有瑕疵,讓每一個小孩都能上學,難道不必然會增進每個人的自由嗎?

而現今的社會,政府一定程度的管制已經是必要的,政府一定程度的介入已經是必要的,不管是在經濟、在新聞方面,透過公開透明的法令讓不好的企業下去,才有辦法讓良好的企業冒出頭來,整個產業才會生生不息。

Facebook:查思慢想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