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國女大生命案後續發展 別讓悲劇變成特定政治力量的工具

馬國女大生命案的後續發展,值得認真留意關注。

現在死者家屬和律師在台灣,說要「國賠」,(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然後要求唯一死刑,然後又說如果台灣不判死刑,就要不惜一切代價,引渡兇手回馬來西亞受審。

我覺得這個邏輯非常奇怪,無論受害者國籍為何,一般上都是要先尊重當地的司法判決。

在法治國家,很少會連程序都還沒有走完,就要求司法機構按自己的意願判決。而且那個律師可以代表馬來西亞司法單位發言嗎?引渡也是國對國之間的事情,因為對其他國家的判決不滿就要引渡回自己國家,(而且對方國家還真的放行自己國人),這種事情實在罕有耳聞。

長榮大學馬來西亞籍鍾姓女大學生遭梁育誌涉性侵殺害,鍾女父母昨開記者會表示已委請律師提起3項訴訟及國賠。記者周宗禎/翻攝
長榮大學馬來西亞籍鍾姓女大學生遭梁育誌涉性侵殺害,鍾女父母昨開記者會表示已委請律師提起3項訴訟及國賠。記者周宗禎/翻攝
分享

兇殺案發生在台灣,證據和現場都在台灣,給你真的引渡來馬來西亞,馬來西亞的檢調和司法單位是要怎麼處理?太奇怪了,不像是法律專業會發表的言論。

那個律師還說「這是全馬來西亞人民的期望」,居然可以團結馬來西亞各大黨派,代表十三州各族人民發言,覺得很佩服,又指示「馬來西亞政府一定要追究到底」,所以是寫馬來文?還是英文公文給馬來西亞政府了嗎?

馬來西亞政府如果真的有意見,馬來西亞還有外交部長吧。

馬來西亞籍鍾姓女大生父母昨開記者會表示已對涉案嫌犯梁育誌提3項訴訟及國賠,如台司法不判死,將爭取引渡至馬國。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馬來西亞籍鍾姓女大生父母昨開記者會表示已對涉案嫌犯梁育誌提3項訴訟及國賠,如台司法不判死,將爭取引渡至馬國。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我覺得這件事背後可能有政治力介入的痕跡很深,我擔心事件可能越燒越大,然後後面一些錯誤的期望就被燒起來,很難收拾。

不要讓一場悲劇變成特定政治力量的工具,站在尊敬死者的立場,這才是第一件要考慮的事。

補充:有臉友說那位「律師」葉海量是前行動黨州議員,後來和行動黨鬧翻了,那台灣媒體應該註明他的身份是「馬來西亞政治工作者」,而不是「律師」。而且他還是馬來西亞對華特使張慶信的親信。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