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克多巴胺美豬進口 到底「標示」如何標?實際可不可行?

萊克多巴胺相關進口肉類問題討論到現在,風向大概就是在談所謂的「標示」問題。標產地是強制的,在世界各國多是如此,所以我就不談了,只談萊克多巴胺。「標示」理論上很政治正確,實際上其實是怎麼標,和可不可行的問題。

一般人對「標示」的想像好像是肉類產品上面寫「本產品含有萊克多巴胺」,實際上這個問題八年前也吵過了。

法新社
法新社
分享

當時馬政府的衛福部(那時應該還是衛生署)是這麼說的:

一、 不論是農藥或動物用藥,只要是根據科學依據所訂出的安全容許都是安全的,換言之,只要牛肉產品中萊克多巴胺含量低於安全容許都是安全的。每頭動物對於萊克多巴胺的代謝有快有慢,每塊牛肉標示出個別含量實務上並不可行,且沒有必要性。衛生署會加強邊境查驗措施及市場監測頻度,不符合安全容許的產品一律退運或銷毀,不得進口。

二、 在安全容許以下的產品都是安全性的,且已強制規定牛肉產品必須標示原產國,此一規劃措施足以讓消費者選擇性消費。由於動物用藥的種類不只萊克多巴胺,且衛生署也已訂出多種動物用藥的安全容許,僅強制要求在牛肉產品上標示萊克多巴胺,並不符合現行行政作業之一致性原則。

三、 我國已是WTO會員國,對於標示規範仍宜遵循不歧視原則,強制要求在牛肉產品上標示出萊克多巴胺的含量,並不符合世界貿易的規範。

今年十月陳時中也附合當年馬政府的說法,說直接標示有萊克多巴胺是不可行的,可見在這點上,衛福部在專業上的立場是相當一致,而政治人物講雖不中聽但誠實的話,我們也應該給予肯定。

記者季相儒/攝影
記者季相儒/攝影
分享

標「有」萊克多巴胺不可行,那標「沒有」萊克多巴胺呢?

美國農業部2015年的時候,就通過了「生產過程沒有使用萊克多巴胺」認證,我的理解是這比較像是有機食品認證,和食安無關,但在市面上可以讓消費者自由選擇的機會。所以理論上台灣進口的美國肉類,也是可以鼓勵業者出示或取得美國農業部的認證,(當然,如同有機食品,相關肉類產品應該比較貴)。

那這時問題就變成,民眾應該要有心理準備,沒有相關認證的進口肉類,就是有可能會吃到用萊克多巴胺養的肉。

這時有些業者就又會不滿了,在萊克多巴胺被污名化的今天,覺得自己沒花那個錢去取得認證就被歧視,「明明沒有證據顯示自己使用的肉有萊克多巴胺」。

記者陳正興/攝影
記者陳正興/攝影
分享

這時就出現萊肉的定義問題,一個萊肉,各自表述,到底「非萊肉」,是「飼養過程完全沒有使用萊克多巴胺」,還是「未檢驗出萊克多巴胺」?兩者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

美國農業部的定義是前者,但在台灣如台北副市長黃姍姍的說法好像是後者。如最近吵得很兇的北市冠軍牛肉麵,(先說行政院前發言人的發言是很蠢沒錯),業者其實也只是出示抽樣結果零檢出,而不是美國農業部的認證。

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我是沒看到有人在標,兩地的消費者也完全不在意,所以台灣該怎麼做,我也不知道,大家可以繼續關注。

順便補充,如果有人採取歐盟的嚴格標準,認為台灣就是不該進口和吃用萊克多巴胺養的肉,即使如此傷害台美貿易也沒關係,(會傷害多少我不知道,這要問國貿專家),這個立場其實是很 valid 的,我個人絕對是尊重這個立場。

如同前文所述,最重要的,不要執政時美國標準,在野時歐盟標準。

(延伸閱讀:台灣政治最荒謬「瘦肉精」神話 泛政治化和反智的最好現例

延伸閱讀
回應